章節目錄 第489章,全新的一個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89章,全新的一個人

    而這個時候的c市。

    睡到夜里渴醒的林辛言起來倒了水,喝下去之后再回到床上她怎么也睡不著了,索性就起來,拿了一本書坐在床邊看。

    她自己睡一個房間,兩個孩子在另外的房間睡也不怕驚擾了孩子,她住的這里不是獨棟住宅,是在一個環境和設施很好的小區,而且也很靜,一梯一戶,面積也不算大,但是也不小了,一百六十平方,四房兩衛一廚一廳。

    秦雅回來也住她這里,是她要求秦雅住這里的,秦雅之前受到創傷,在這里人多,免得她一個人會胡思亂想,四房剛好夠他們住。

    aprongyaoss她的房間挨著窗戶的右側,放置了一個書架,上面放滿了書籍,不是關于服裝設計類的,而是z國歷史文化書,作為一個歷史五千年的泱泱大國,祖先遺留下來博大精深的非物質遺產多不勝數。

    這些書籍還有部分是關于刺繡的。

    光是刺繡就有很多種,手推秀,打籽秀,盤金繡,雙面繡等,以前她就有注意,但是并未深研究,現在靜下來之后發現這些東西真的很美。

    特別是國內的傳統文化,紅色的象征,寓意就特別好。

    她在一篇書籍里看到一段關于古代婚嫁的文章,她被里面的婚服深深的吸引了。

    現在世界上流通的婚服婚紗,是很多年輕人結婚的首選。

    它潔白無瑕,象征著愛情的純真。

    其實這是并不是最初的寓意,是后來的人賦予它的解說,追溯婚紗的起源要到羅馬時代,因為在那個時候,白色象征著喜慶,就這么簡單,就如我國紅色是喜慶的顏色是一個道理。

    在視覺上,林辛言覺得紅色更能體現喜慶的熱鬧。

    紅色,它熱情奔放,嬌艷似火,深沉而熱烈,在她看來這是比婚紗更能體現一個人在走進婚姻殿堂的心情,它積極熱誠,又有一種朦朧的憧憬。

    在她看來,在剛走進婚姻殿堂的那一刻,便是這樣的心情,有憧憬有期待,也有熱情。

    這次,她做了一個系列,一共十二件,設計全部都是參考古代婚服,結合現代一些元素設計出來的,每一件款式都不一樣,刺繡也不一樣,但是主布料都是同一款。

    香云紗和各種刺繡的結合,古代婚服和現在元素的融合,全新的一種款式和象征,她把這個系列叫新中式。

    她發現國內最近流行起來新中式裝修家居很火熱,所以人們骨子里對老祖宗留下的東西還是有深厚感情的。

    她不但想讓香云紗再次走入人們的視野,還想讓這一文化發揚光大,她有人脈,想要在國際上辦一場時裝秀并不難,現在她要做的是,要將這個系列做到毫無瑕疵,定要在國際的舞臺上綻放光芒。

    在制作的過程中她遇到不少問題,這段時間,她一直在研究這些,雖然有些累但是很充實,偶爾空下來,也會想念那個人,但是更多的時間里她會陷入解決問題的鉆研中,會反復試驗,款式也會根據花樣改變,所以不知不覺時間便過去了。

    這天夜里也是,看著看著書自己靠在床上就睡著了,書還拿在手里。

    天亮了她也沒有醒來。

    兩個孩子現在越來越獨立,幾乎不用別人幫忙,自己穿衣服洗臉刷牙。

    秦雅早上去看了一眼林辛言,知道她昨天夜里又熬夜看書了,便沒有叫醒她,身上穿著寬松居家吊帶長裙,頭發沒有特意疏過,蓬蓬的有些亂,但是有幾分慵懶的美,她到廚房準備早餐,家里定了早餐奶,每天都會七點準時送來,這種奶很新鮮,不添加任何添加劑,比較健康,就是味道沒有加工過的好。

    她一邊煎雞蛋一邊將吐司放進烤面包機里,也已經起來的兩個小家伙,跑進來,說要幫她的忙。

    秦雅皺眉,“你們能干什么”

    “幫你準備早餐呀”宗言曦伸著手要幫忙煎雞蛋,他們這么熱心秦雅不好打擊他們,但是危險的也不能讓他們碰,便給他們安排了他們能干的活兒,“言曦你去到門口把牛奶拿進來,言晨負責烤面包。”

    宗言曦很積極,邁著小短腿往外跑,宗言晨站在面包機前,看著秦雅切水果的背影,問道,“秦雅阿姨,我每次見到你,都覺得像是在看另外一個人。”

    秦雅的面貌變了樣,這個阿姨也叫秦雅,但卻不是原來的樣子了,說話也不是以前的聲音。

    在爆炸中,她的聲帶受了損傷,模樣和聲音都改變了,所以宗言晨覺得這個秦雅阿姨讓他很不適應。

    秦雅沒有回頭,將切好的水果擺放在餐盤里,問道,“是現在的我漂亮,還是以前漂亮”

    宗言晨托腮思考,而且還是很認真的模樣,“要單看模樣,現在更加精致,但我還是喜歡以前的模樣,更加有親切感。”

    現在的秦雅阿姨性子都冷了,沒有以前活波,叫她秦雅阿姨就像是在叫另外一個人。

    秦雅將煎好的雞蛋,放進餐盤里,回頭看了一眼宗言晨,“你這是在夸我,還是在損我”

    “當然是夸你了,長的好壞,都是表象,要心里美才真的美,以前的秦雅阿姨外表美,心里更美。”

    “你小子,嘴巴越來越會說了,也不怕閃了舌頭。”

    宗言晨嘻嘻的笑了一聲,“我說的都是真話。”很快他話鋒一轉,“秦雅阿姨,我可以給你提個建議嗎”

    “嗯”

    秦雅關了火,荷包蛋都煎好了,她轉身靠在灶臺上,看著宗言晨,問道,“什么建議”

    “我這樣覺得,現在的秦雅阿姨,不應該是秦雅阿姨。”

    秦雅皺眉,“你小子什么意思”

    “不是,你別急,聽我說完。”宗言晨著急解釋,語氣顯得急切。

    秦雅這次安定下來,雙手環胸,耐心等待他接下來的話,她倒要看看這小子嘴里能吐出什么話。

    “我覺得秦雅阿姨應該屬于重生,不但改了面貌還有聲音,我覺得名字也得改,這樣才是全新的一個人。”

    然后他和妹妹再叫她也不會覺得別扭了。

    每次叫秦雅阿姨,他都要糾結好一會兒。

    秦雅陷入沉思,這小子說的話好像有幾分道理,現在她除了名字還和以前有牽扯,可是從模樣上來講,又沒有了原來的樣子。

    算是一個新的自己,名字確實可以考慮改一下。

    “這個任務交給你了,你幫想個好聽,又有魅力的名字。”秦雅朝宗言晨揚下巴。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