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1章,只為買一個心安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1章,只為買一個心安

    新聞的大意是c市一家大公司,一夕間被b市的萬越集團收購而引起的轟動。

    輪番滾動的畫面,忽然出現一張宗景灝在萬越集團大廈前下車的畫面,只有側面,依稀可見那道分明的輪廓,更加的立體堅硬,隔著屏幕也有種生人勿進的冷漠感。

    “這是萬越集團老總在收購南龍公司以后,首次露面,因為不接受采訪,所以對于這次收購內幕不得而知。”

    畫面里的照片是偷拍的,現在宗景灝不接受一切采訪,所以沒有正面。

    她早已經降下車窗,試圖聽到更多關于他的小心,看道帆畫面時,她雙手抓在了車門上,只是一瞬不瞬的望著畫面,但是很快畫面又被翻過,再次出現的是被收購南龍公司的負責人,模樣頹廢,胡子拉碴,儼然一副喪家犬的模樣。

    秦雅專心的在等前面的紅燈,沒有注意到后面的林辛言在看什么,紅燈一過,她就啟動車子開走。

    畫面很快就被別的大樓擋住,隔絕了她的視線。

    她的雙手慢慢的收回,她縮著身體,將自己卷入很小的空間內,咬著唇瓣,尖厲的牙齒往肉里刺,隱隱要冒血但是她似乎感覺不到疼痛,只想抑制住內心那想要控制卻又控制不住的想念在血液里蔓延奔涌。

    那種孤獨到嗓子眼,想哭又因沒有他在身邊安慰而咽下。

    她睜著眼睛,逼回去那層不受控制涌出的水氣。

    過了一會兒車子停在了樓前,秀坊在三樓。

    旁邊是邵云的車子,下車的秦雅看了一眼,伸手去來后車座的車門,說道,“他倒是勤快,天天往這邊跑。”

    林辛言已經恢復平靜,只是內心的波動未曾徹底消失,相隔一個月后,再次聽到關于他的消息,內心的復雜比更離開的時候更甚。

    誰說時間可以淡化一切

    可是她怎么比那個時候更加的想他了呢

    原來時間也未必是愈合傷口的良藥。

    “林姐”不見林辛言下車,秦雅提醒了一聲。

    林辛言回神,抬頭看著她,扯出僵硬的笑容,“這大概是老了,總是容易走神。”

    秦雅笑而不語,心里猜到她大概是因為什么事情而出神。

    林辛言下了車兩人一起走進去,坐上電梯到達三樓,這個時候大家已經來上班了,一共十一位師傅,他們都住在這棟樓內,這棟樓一共四層,三層秀坊,二樓織布,四樓居住,一樓空著。

    這地方是邵云幫她找的,環境也不錯,主要一年租金也不是很貴她能力范圍內。

    邵云似乎對這些挺有興趣,她們走進來的時候看見他正趴在一個師傅跟前看那一位師傅,用金線繡鳳凰戲牡丹。

    這位師傅也是這十一位師傅中最特殊的一位,這些刺繡手藝好的,大多是上了點年紀的女性,而且這一位是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孩,面龐白凈,五官長得秀氣,那雙手跟女人的一樣,手指細長而且靈活,繡針在他的手中像是有生命一般,沒次下針都準確無誤,恰到好處的勾勒出圖形最好的畫面。

    邵云盯著他來回穿梭的手,嘖嘖了兩聲,“可惜了。”

    他沒有發現有人走過來。

    秦雅瞧他一眼,“可惜什么”

    有什么可惜的

    邵云看的認真,被忽然出聲的人給嚇了一跳,抬頭看見是秦雅,一副驚嚇到的模樣,“你,你什么時候來的怎么走路沒有聲”

    秦雅啜了一聲,“是你耳朵聾,不是我走路沒聲,還有,你說什么可惜”

    她以為是哪個地方繡壞了,忙低頭去看繡品,全用金線刺繡的這朵盛開的牡丹,是做裹胸的,壞了就得重新繡。

    浪費的不止是金錢,還有時間。

    邵云感慨了一聲,“是個男的可惜了。”

    這么秀氣的,應該是個美人才對。

    秦雅,“”

    “再有一次,你給我多少錢,我都不給你繡了。”黎昕沒有抬頭,聲音很冷的說道。

    因為他的長相和職業,受盡了指指點點,說他是娘娘腔之類的,他厭煩身邊有這樣的人,也不善個別人打交道,所以他沒有什么朋友,很孤傲的一個人。

    “對不起沒有下一次。”邵云一秒鐘認慫,林辛言對他很欣賞,十二件里的壓軸之作就是由他刺繡的,他可不敢把人氣走了。

    秦雅好笑的看邵云,他雖然和自己不是一個輩分的,但是性格像是老頑童,成天嬉皮笑臉的,天天穿著也是很趕時髦。

    “言言呢”邵云在車間里瞅了眼,沒有看到林辛言而問了一句。

    她是每天都會來的,從來不會間隔。

    秦雅走到桌前,整理圖紙,說道,“可能在二樓吧。”

    她也沒有看見林辛言去哪里了。

    一般的情況下,她不是在三樓就是在二樓。

    邵云戴上眼鏡,“我去找她。”

    秦雅回頭看他,笑著調侃他一句,“在屋里戴墨鏡,你在耍酷嗎”

    邵云扶了扶鏡框,問,“我帥不帥”

    “帥。”秦雅很給面的說道。

    林辛言確實在二樓,這些工人在紡織廠里做過,但是并沒有做過這種料子,所以她看的緊,絲毫瑕疵不允許有,前面作廢了不少。

    這幾天才好些,沒有出現次品現象。

    林辛言穿著鵝黃色寬松的裙子,腳上踩著一雙白色平底單鞋,她身材高挑纖細,加之穿著寬松,幾乎看不出來已經懷孕三個月了。

    她站在紡織機前,彎身看出來的料子是否好,邵云走過來,“以后這活兒交給我,你別什么都親自盯著,不累啊”

    “不累。”林辛言沒抬頭,扯出一卷,迎著光看,很均勻細膩,她抽空看了一眼邵云,“對這東西你又不懂,交給你我放心嗎”

    邵云說也是,他不懂這些,他不明白林辛言為什么要這么累去弄這些,“我想你應該知道,整個jk都是你的,只要你愿意,現在立刻可以接手,你不想管,可以雇人來打理,你完全不需要這么辛苦。”

    那些錢她幾輩子也花不完,帶著孩子享清福不好嗎

    為什么要這么累

    而且還懷著孕,不是和自己過不去嗎

    林辛言極認真的表情看著邵云,“那些錢不是我賺來的,所以我不會花”

    “可卻是你父母留給你的”

    “我沒見過他們。”林辛言打斷邵云,如果人的命運可以選擇的話,她寧愿出生在平常家庭,不需要太富有,但是父母健在,讓她能夠在一個溫馨健全的家庭里長大。

    她看ioa著邵云,很鄭重的口氣,“我做的這些不是為了賺錢,也不是為了名,我只是想買個心安。”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