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2章,她老公都不心疼的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2章,她老公都不心疼的嗎

    程毓秀已經逝世,她無法去改變這個事實,唯一能做的就是將程家的香云紗發揚光大,重新回到原來的輝煌,它不該因為那一個人而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或許只有這么做,她的內心才會好受一些。

    邵云皺著眉,不懂她是什么意思,林辛言也并未要解釋給他聽,事情太復雜,真要講一兩句話也說不清楚,于是朝他俏皮的道,“二叔別皺眉,會變丑的。”

    邵云就喜歡別人夸他帥,夸他年輕,林辛言的話成功的將他逗笑了,“今天晚上,叫大家一起出去吃個飯吧,我來安排,怎么樣”

    好像是怕林辛言會拒絕,他又慌忙補充道,“這秀坊紡織廠也算步入正軌了,雖然規模小但是發展的平穩,應該慶祝一下,你說呢”

    林辛言沒有掃邵云的興致,說,“好,你安排吧。”

    “這樣才對,對于這些工人,不但要給工資,適當的也該表示一下,這樣他們會更加的賣力干活。”邵云壓低聲音在林辛言耳邊道。

    apczhuixi 別看他整天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其實也是有些能力的,只是性格就是這樣。

    apnbnxaasp晚上五點鐘大家下班,三樓人少就十一個人,二樓有二十個,一共三十來個人,邵云安排了三桌,在大酒店內設的桌環境布置都上檔次,大家都挺開心的。

    兩個孩子也接來了,坐在她和秦雅旁邊,應酬的事情,林辛言都交給了邵云,她應酬不來這樣的場合。

    她這一桌都是三樓的人,女性居多,不喝酒,秦雅將打開的白酒,放在了黎昕跟前,“你如果能喝別客氣,這里都是女人,沒有人能陪你,你要是能喝,一個人小酌兩口,但是也別喝醉,醉了也沒有人管你。”

    黎昕話少,也不愛喝酒,他抬頭看秦雅將酒又拿回去,“我不想耽擱明天的活兒。”

    秦雅挑眉,倒也沒有說什么。

    另外兩桌可就不安靜了,有邵云在氣氛搞的很好,那邊都是男人自然要喝酒。

    宗言晨給林辛言夾菜,“媽咪,你多吃點兒。”

    她都懷孕三個月了,體重沒增加一點。

    他都擔心的慌。

    林辛言笑,摸摸兒子的腦袋,覺得這孩子沒白養,吃再多的苦都是值得的,老天也給了她這么好的禮物。

    宗言曦也不甘示弱,往林辛言的餐盤里夾菜,“媽咪多吃點,讓小寶寶快快長大。”

    她不是嫉妒哥哥,以后她都要跟著哥哥混,才能學到很多東西。

    “我吃的太胖,長的太丑,以后送你們去上學,不會嫌棄我嗎”

    以前她在一本雜質上看到一篇育兒文章,具體那本雜質叫什么名字她已經記不得了,但是其中是講的一個例子,她現在還記憶猶新,里面是講一位上班媽媽的故事,她其實不是干苦力的,只是需要下車間,平時都是她婆婆接送孩子,有一次婆婆有事來不及去學校,她只能請一個小時的假去接孩子,因為著急,她穿著公司規定下車間必須要穿的廠服,車間生產機械的,會有機油,進去難免會弄到身上。

    她就那樣出現在幼兒園里接走兒子。

    坐在車里的時候,兒子對媽媽說,“以后來接我的時候,可不可以穿干凈一點”

    有人說這孩子是嫌貧愛富,其實不然。

    有專家說,孩子越在乎一個人,越會對他有要求。

    孩子說的干凈,不是要你穿的多奢華,而是要干凈,媽媽的象形在一個幾歲的孩子眼里是家的象征,如果你不修邊幅,家里又有多整潔呢

    一個愛干凈懂得打扮自己的女人,不但自信自己,孩子也會在這種范圍里變得自信,勇于表現。

    “媽咪長的好看,胖了也不會丑。”在宗言晨和宗言曦的眼里,他們的媽咪是最好看的。

    他們長這么大,就沒有見過她吃胖。

    林辛言笑摸摸他們的腦袋。

    “你丈夫沒有來嗎”一個刺繡師傅忽然問道。

    平時就林辛言出現在秀坊,兩個孩子星期天的時候也去過,唯獨沒有見過她老公。

    對她老公好奇才問,一個女人在外面打拼,帶著兩個孩子,還身懷有孕,她老公都不心疼的嗎

    雖然林辛言不怎么顯懷,但是作為過來人的大姐大娘們,一眼就能看出來。

    大家似乎都對這個問題感興趣,目光都朝著林辛言投了過來。

    林辛言一時間愣住了,腦子亂糟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這個問題。

    秦雅忙笑著打圓場,“林姐的丈夫不在這個城市,他工作很忙,所以趕不回來。”

    “爸爸都不知道我們在這里吧。”宗言曦想爸爸,連飯也不想吃了。

    秦雅剛解釋完,宗言曦就來了這么一句,桌上的氣氛一時間變得尷尬起來。

    明顯是有人說謊,但是大家更相信孩子的話。

    “吃飯就吃飯,問這么多干什么”黎昕冷冷的開口,“都說女人是長舌婦,這話不假,吃個飯都不安寧。”

    他話中有話,含沙射影說那個開啟這個話題的,他的話也不算含蓄,人家自然聽得懂,便不依不饒,“你什么意思我就是關心問問而已,她一個人懷著孕帶兩個孩子,沒見她丈夫出現過,就隨口問一句,怎么就是長舌婦了”

    “你是想打ruichengtech聽人家隱私。”黎昕目光冷冽,盯著說話的女人,“你不就是好奇,人家是不是離婚了,是不是婚姻被插足,好奇那些八卦嗎”

    的確,她確實這樣想的,正常的家庭就算女人好強,丈夫也會時常出現在身邊才對。

    林辛言站了起來,怕他們鬧不愉快,畢竟之后大家都要一起工作的,鬧矛盾影響工作,那是她不想看到的。

    她對著眾人大方的笑笑,“大家都是同事,沒有必要弄的面紅耳赤,免得見面尷尬,關于我先生的事情,是這樣的,我們現在的確不生活在一起,不是感情出現問題,是家庭問題,所以決定大家冷靜一下,很謝謝對我的關心,很感謝大家對我的信任,對我的支持,我不能喝酒,就用果汁代替吧,我敬你們一杯。”

    來這里談事情的白胤寧從樓上的包間里下來,路過大廳時,就聽見林辛言的聲音,一開始他以為自己聽錯了,是自己的耳朵出現了幻覺,但是目光投過來的時候,看到的確實是她。

    她站在那群人中,是那樣的惹眼。

    白胤寧的眉頭皺起來,她不在b市,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