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3章,我覬覦人家老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3章,我覬覦人家老婆

    見白胤寧在看林辛言,和他談生意的李總低頭問,“您認識她”

    白胤寧搖頭,說,“不認識。”

    不是要和林辛言故意撇開關系,只是不想李總知道他和林辛言之間的關系,生意是生意,私生活他一點也不想暴露在別人面前。

    他淡淡的吩咐高原,“走吧。”

    高原往林辛言那里看了一眼,又低頭看看白胤寧,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天天跟著他,還能不知道他的心思嘛。

    面上多冷,內心就有多火熱。

    林辛言光顧著化解剛剛尷尬的氣氛,沒有注意到白胤寧的出現。

    她將喝完的果汁杯放下,看著大家,“大家來自不同的地方,卻在這個地方相遇,我覺得都是緣分,希望大家能和睦相處。”

    “自然,剛剛是我唐突,問了不該問的。”那個開啟話端的女人忙接話,本來她就是好奇,也沒想和誰結仇,林辛言說的對,大家都要一起共事的,真吵的面紅耳赤,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難為情。

    “來來我們干一杯,以茶水代酒,過往不究,這自己的牙齒還有咬到舌頭的時候,磕絆肯定有,但是喝了這杯水,事情就此揭過,大家還是好同事。”秦雅先端的水,舉起來和大家碰杯,林辛言和秦雅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誰也不會再去揪著不放。

    吃完飯邵云代替林辛言和大家說了幾句話,大意是感謝大家,其次是希望大家能夠團結和睦。

    相對很多老板,他們算是平易近人的了,才來上班沒多久,就有聚餐,大家還是很滿意的,也愿意負責任的工作,畢竟工資不低,沒有人和錢過不去。

    后來飯場散了,人都是由邵云送回去,林辛言和秦雅帶著孩子后面走的。

    感覺這頓飯并沒有吃多長時間,外面的天已經徹底黑了下來,來的時候天還是有些亮的,林辛言拉開停在路邊車子的車門讓兩個孩子上車。

    “可以和你說兩句話嗎”

    這時身后傳來一道聲音,好像有些熟悉,但是又不敢確定,林辛言慢慢的轉過身來,就看到路邊坐在輪椅上的白胤寧,她有些錯愕,白胤寧怎么會在這里

    “有空嗎”不見林辛言回答,白胤寧又問了一句。

    林辛言回神點頭說有,她看向秦雅,“你先帶兩個孩子回去。”

    宗言晨拉了一下她的衣角,“媽咪,你早點回來,我和妹妹等著你。”

    不是不喜歡白胤寧,而是怕他趁爸爸不在的時候,使手段搶走媽咪。

    如果要選,他當然要選親爸,而且媽咪和爸爸不是感情不好才分開,白胤寧忽然出現他不得不提防。

    他要替爸爸守住媽咪,不能讓有心思的人搶走。

    林辛言沒有意識到兒子會有這么多的心思,只當他是關心自己,伸手摸摸他的腦袋,笑著說,“知道了,我會很快回去的。”

    秦雅往路邊看了一眼,很快就收回視線啟動車子離開。

    看著車子遠去,林辛言才轉身看著白胤寧,問出心中疑惑,“你怎么會來這里”

    “來談生意,公司出了不少問題,不得不出來拓展業務,不能讓白家企業,在我手里倒閉了,不然我對不起我養父啊。”他說的云淡風輕,但其實這段時間他很累,也很忙,雖然沒有倒閉也受到了重創,而且退出了房地產這一行業。

    以前林辛言不懂這些,但是在她創建了這個秀坊和織布廠以后知道了管理企業不是一件輕松的事兒。

    雖然她廠子里沒有幾個人,但是遇到的事情也不少。

    今天吃飯不就差點有人吵架嘛,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有紛爭,這話一點不假。

    “我們走走”白胤寧提議。

    林辛言說好,他們沒有去特別的挑地方,只是沿著路邊漫無目的的往前走。

    “我怕是又要食言了,說好了不再見你,偏偏又要遇見。”他垂著眸子。

    他說不再踏入b市,真的是下了莫大的決心,用盡了所有的勇氣和堅持,告訴自己,該放下了。

    老天爺又一次安排他們見面,是什么意思呢

    是看他不夠卑微,還是要再戲耍他一次明知道不會有結果還要去癡心妄想

    林辛言不語,只是邁著清淺的步伐走在他旁邊。

    “你為什么會在這里。”其實他是想問,是不是和宗景灝出現了感情問題,但是沒有貿然問出口,畢竟不是什么好話。

    她不是一個人出現在這里,兩個孩子也在,這不得不讓他多想。

    “有些事情要做,所以就來了。”林辛言不知道要怎么開口說自己,她都覺得自己的身份太過荒唐。

    白胤寧一聽就知道林辛言沒有說實話,太過敷衍。

    但是也沒戳破,他問的含蓄,“是和他有關系嗎”

    他們心照不宣,都知道這個他指的是宗景灝。

    林辛言淡淡地說,“我們很好,不要多想。”

    白胤寧笑,“心里還真有幾分幸災樂禍呢,真希望你出現在這里,是因為他移情別戀了,你傷心欲絕跑這里療情傷,然后老天爺又安排我們見面,讓我照顧你。”

    “你可以去當編劇了。”

    “我倒是想,放下手里那堆爛攤子,去過自在的日子,可是作為人不能太沒良心,不能一走了之。”他悵然若失的望著前方,悲喜都習慣用笑掩飾的白胤寧,此刻也裝不出笑臉。

    林辛言聽他的話好像是遇到了事情,關心的問,“是公司遇到難事了”

    她的關心無關于任何感情,只是單純的對他遇到困難表達出的心情。

    白胤寧淡淡的嗯了一聲。

    “是同行競爭太激烈嗎”林辛言問。

    “不是,應該是泄私憤。”白胤寧深知,這絕對不單單是同行競爭這么簡單,白氏的三個核心業務都同時受到打擊,明顯更像是預謀好的要整他。

    林辛言挑眉,商場就像是沒有硝煙的戰爭,為了利益不擇手段。

    不過聽白胤寧這話音是私人恩怨了,“你怎么得罪人了讓人家這么恨你”

    白胤寧剎住輪椅,林辛言也跟著停住腳步,他起頭看著她,沒有言語,就是這么靜靜迎著微弱的光線,凝視著她。

    林辛言伸手摸了摸臉,“你這么看著我,是我臉上有東西”

    他搖頭,神色蒙塵眼底躲進一縷令人猜不透的光,“我覬覦人家老婆,人家才這么對待我,算是我活該嗎”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