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4章,偷偷的想,偷偷的念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4章,偷偷的想,偷偷的念

    林辛言先是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這句話是在說誰。

    這意思是宗景灝給他使絆子了

    那個男人啊,怎么會這么幼稚呢

    “你都不想說些什么嗎”白胤寧竟有些期待的看著她,就算吃點苦頭也沒有關系,若是能得到她的些許關心依舊是值得的。

    同時又在心里苦笑,自己怎么會這么荒唐呢

    這是得了失心瘋不成或者是有自虐的傾向只為她能說一句關心的話

    “你會不會弄錯了”林辛言沒直接承認。

    白胤寧,“”

    ap這是和他裝瘋賣傻么還是不愿意承認她男人小心眼

    “不會,除了他之外我沒有得罪人,我的那些個商場對手沒有一個敢輕易對我出手,如果敢動早就動了,等不到現在,這次如約好了一樣同時對我出手,如果要說這背后沒有人支持策劃,我絕對不相信。”白胤寧沒有去調查,因為他被打的猝不及防,根本沒有時間去查證,但是他可以肯定,這背后的策劃者就是宗景灝。

    tejiaygu “知道嗎如果不是跟著我的那些人足夠忠心,早就被人高價挖走了,現在的白氏,恐怕也早就倒閉了。”

    “我個人是對你表示關心的。”聽完白胤寧的話,林辛言直想扶額,她是真沒有想到宗景灝會對付白胤寧的。

    要說沖突,似乎也沒有過多的利益矛盾。

    而且白胤寧老早就回了白城,便不輕易的大踏入b市,這點林辛言挺想不通的,想不通宗景灝為何這么下狠手對付白胤寧。

    憑良心講,確實有些過分了。

    “嗯”白胤寧挑眉這是什么意思

    林辛言沒有看他,只是隨意的望著路邊被路燈投射到地面斑駁的樹影,“俗話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我嫁了他,不管他做什么我都必須支持,這是作為妻子的責任。”

    心里是不贊同宗景灝的做法,對白胤寧也感到十分的抱歉,但是,她卻不能說宗景灝的不是,第一那是她的丈夫,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白胤寧對她的心思昭然若揭,她再去表示自己的同情和歉意,不是故意讓人家多想嗎

    所以她要做的就是維護自己的丈夫,打消白胤寧的念頭。

    白胤寧動了動唇,而后大笑了一聲,“好一個嫁雞隨雞,嫁狗隨狗,雖然俗,可是卻異常動聽,這要是讓姓宗的聽到,恐怕睡覺也要被笑醒。”

    笑過之后,他的聲音低了下來,“果然你們是夫妻,傷起人來都是絲毫不手軟,一樣的狠。”

    林辛言裝作聽不懂,“時間不早,我該回去了,孩子說要等我回去,我不好在外面呆的太久。”

    “我送你。”白胤寧怕林辛言拒絕,說道,“大晚上的,你一個人我不放心,畢竟是我叫你留下來的,要是因為我出點什么事情,那我就罪過了。”

    他都這么說了,林辛言倒是不能拒絕了,白胤寧給高原打電話讓他過來,高原就在這附近所以來的也快,白胤寧的車特殊改造過,車門處可以放踏板,一個人也可以輕松的將他推上車。

    車里有個空位置,是用來放置輪椅用的,旁邊是座位。

    坐到車上白胤寧問,“住什么地方”

    林辛言將自己所住的那個小區告訴了他,高原把車子開出去。

    這一路上兩人沒在搭腔說話,這樣以來車廂里變得安靜起來,

    白胤寧不說話,是因為心里難受,再有怎么強大的內心,面對林辛言的直白也會受傷。

    他氣自己,起自己不爭氣,可是對于一個人的感情又無法控制。

    想必這是個從古至今的難題吧,不然古代詩人也寫不出,那些動人綿長的詩句。

    記得他曾看到這樣一首無題詩句,特別能表達他此刻的心情:所愛隔山海,山海不可平。所思隔云端,奈何凡肉身。

    過了大約三十分鐘,車子停在了小區門口。

    白胤寧嘆息一聲,收起所思所想看向她溫和地說道,“很晚了,回去早點休息。”

    林辛言沒有立刻下車,而是對高原說,“你可以回避一下嗎我想和你家白總單獨說幾句話。”

    高原回頭看白胤寧,見到他點頭,才將車子停穩推開車門下去。

    很快車廂里就剩下他們兩個人。

    林辛言想了一下,很沉靜的表情看著他,“我和他之間出現了一些問題,說嚴重也很嚴重”

    “這是你出現在這里的原因”白胤寧意外她會對自己坦白,一直這個女人都冷靜的不像是女人。

    此刻卻愿意敞開心扉,令他欣喜若狂。

    “是。”

    他迫不及待的問出心中所想,“我有機會嗎”

    “沒有。”林辛言近乎殘忍的說道,“我和你說這些,就是想要告訴你,在我決定暫時離開他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那么喜歡他,所以,除他之外我不會再喜歡其他人。”

    白胤寧前一刻有多開心,這一刻就有多潰敗,多無地自容。

    林辛言推開車門下車,她站在車門前看著白胤寧,“年紀不小了,趕緊找個人吧,別等到年紀大了沒人要,孤獨終生,可是浪費了大好時光,很期待收到的你的結婚請柬。”

    白胤寧苦笑,“你對我,還真是無情呢,也不怕我被扎死”

    “你不會,你還沒有替你養父報仇呢,怎么會輕易死你會活的很好。”林辛言朝他擺擺手,最后說了一句路上注意安全,便關上了車門,踏著鋪在地面的燈光朝小區走去。

    白胤寧5tx瞇著眸子,隔著車窗玻璃望著她的背影,不知不覺勾起了唇角,扯出一抹復雜的笑。

    他所欣賞的不就是她這份干凈利落嗎

    果斷,清楚自己的內心,做事不拖泥帶水,比很多男人都拎得清。

    多想恨她啊,可是卻又恨不起來。

    他降下車窗,朝著她喊,“我會結婚。”

    今天她的態度,讓他知道,他真的沒有機會和希望了,能做的就是把她偷偷的藏在心里了吧。

    偷偷的想,偷偷的念。

    如果不能是她,和誰都無所謂了。

    林辛言聽見了但是沒有回頭,只是抬手揮動了一下,告訴他自聽見了。

    白胤寧把叫高原叫回來,他沒有回住處,而是說道,“我們去b市。”

    高原有些懵,怎么忽然決定去b市,林辛言和他說什么了還是受刺激了

    “現在嗎”

    白胤寧輕嗯了一聲。

    “可是我們和李總的合作還沒有談妥,現在走”

    “我說的話沒有用了是嗎”白胤寧極其不悅的打斷高原。

    現在他的心情不好,不要在這個時候和他說多余的話,讓他靜一會兒。

    高原閉口,安靜的啟動車子,按照他說的做。

    抵達b市已經早上。

    這注定不是平凡的一天,白胤寧沒有想到,他來到b市聽到的就是這么大的一個新聞。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