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5章,狗咬狗的戲碼很精彩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5章,狗咬狗的戲碼很精彩

    鋪天蓋地,大街小巷傳的沸沸揚揚,都是文傾一己私欲綁架自己看不慣的人,而引起的車禍,致三死一傷的新聞。

    關于文傾和程毓秀的不對付,眾人皆知,文傾一直覺得是程毓秀間接害死自己親妹妹,所以妹妹才會年紀輕輕就去世。

    現在爆出這則新聞,大家都愿意相信幾分,畢竟前不久,程毓秀的確是因為一場車禍而死,車內一共四個人,死了三人,當時大家還奇怪程毓秀怎么會坐面包車,現在恰好成了熱點。

    宗家可不是一般人家,就算是保姆出行也不會坐面包車,應該是說,整個宗家恐怕都找不到那么廉價的面包車,而程毓秀卻死在了面包車里,這不可疑嗎這里能沒有內幕嗎

    之前官方給出的答案,說是一場普通追尾事件造成的車禍,即使有很多懷疑,大家也不敢亂揣測,造謠生事是要承擔責任的,現在忽然爆出來這樣的消息,讓大家唏噓不已的同時,又在討論這件事的是非恩怨。

    豪門大家狗血事件屢見不鮮,也是吃瓜群眾最愛的八卦熱門,就喜歡看那些有錢人有勢的人撕逼。

    真是平頭百姓撕逼也沒有人會關注。

    就是有頭有臉的家人才會引起熱度。

    白胤寧很震驚,畢竟文傾的身份不容易撼動,現在卻被爆出這樣的新聞,事情絕對非同小可。

    難道是宗啟封因為程毓秀的死和文傾撕破臉皮白胤寧在心里默默的想。

    不然他實在想不出別的,等等

    忽然他睜大了眼睛,難道是宗景灝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而對文傾施展的報復行為

    如果真是這樣,那么程毓秀的死就真是文傾干的

    他更相信自己猜測的后者,畢竟如果宗啟封要和文傾撕破臉,不會等到現在,這些年文傾可是沒給過程毓秀好臉色,那么就只有后者了。

    宗景灝知道了程毓秀的身份,才會對文傾展開報復行為,現在他需要得到一個答案。

    文傾真的在這次事件里摔跟頭,他很樂意看見,也報了養父當年吃苦的仇。

    “現在我們去哪里”高原問,開了一夜的車,神色顯得有些疲憊。

    白胤寧看了他一眼說道,“去萬越集團。”

    高原嘆了一口氣,這個男人不笨,怎么會在女人的事情上這么固執明知道人家有孩子有丈夫,還要去喜歡,也不知道林辛言和他說了什么,連夜往b市跑,這做法多不理智

    不理解歸不理解,但是他不能說,只能按照他的要求去萬越集團。

    此刻,萬越集團總裁辦公室,用來開會和觀察市場走向的大屏幕,此刻成了看新聞的電視。

    蘇沈和沈培川懶洋洋的靠在沙發里看著新聞走向。

    宗景灝的反間計成功了,顧北派去調查的人,被沈培川安排的人,故意丟出線索,引著他的人查出的結果是陳清的下場有文傾的手筆。

    顧北本來陳清出事時,他就疑惑依照文傾和陳清的關系,一定會出手幫忙的,結果文傾并沒有出手幫忙,而是袖手旁觀,當時對文傾就挺失望的,覺得世態炎涼,人情淡薄。

    所以對屬下查到的結果很相信,加上還查到文傾真的逼迫過宗景灝娶妻,就確信不疑了。

    屬下給顧北關于宗景灝和文傾鬧矛盾的原因,是因為女人,當時宗景灝身邊有個女人,而且宗景灝對那個女人很喜歡,可是文傾不喜歡宗景灝身邊的那個女人,所以千方百計的拆散,這才惹惱宗景灝。

    當然,沈培川不會讓顧北的屬下發現文傾逼迫宗景灝要去的那個對象是陳清的女兒。

    只是讓他的屬下查到文傾確實逼迫過宗景灝娶妻,至于是誰家千金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讓顧北知道文傾逼迫宗景灝要娶的是陳清的女兒,那么陷害文傾害陳清的事情,就會不成立。

    兩件事情的調查結果,主要是讓顧北相信陳清的落敗是因為文傾,讓他知道文傾的無情與涼薄,關于宗景灝故意透露給他陳清的事情,是因為宗景灝和文傾鬧了矛盾,所以才會說。

    這樣以來,所有的事情都解釋的通,也只有這樣才能徹底瞞過顧北,讓他做出頭鳥先對付文傾。

    狗咬狗的戲碼總是很精彩,讓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接下來,我們只要再丟出另外兩個死者的人身,文傾是怎么也抵賴不了。”

    另外兩個是小混混的身份公布,就坐實了程毓秀是被綁架才會出車禍而死的。

    相信顧北手里應該有文傾找他幫忙綁架程毓秀的證據,不然他不會明知道文傾的身份,還貿然出手。

    既然出了肯定是有所準備。

    只是,宗景灝并未打算讓顧北獨善其身,參與綁架程毓秀的所有主謀,都要付出代價。

    接下來他們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等待顧北把所有的牌都打完,他們再出手。

    他們這幾天找到了,那個男孩嘴里所說找他堂哥的那個人,而找他堂哥的那個人,就是顧北身邊的那個經理派下去的。

    暗地里他們會安排這個人和經理接觸,然后拍下證據,到時候就可以證明顧北和此時有關系。

    借著文傾的熱度,再拉出來一個大咖,相信這次的事情會很精彩。

    “天都亮了,我們去吃點東西”沈培川看向辦公桌后快要被文件埋住的宗景灝,寬大的辦公桌上擺放的兩摞文件,又高又厚,堆積的像山。

    身上的襯衫皺皺巴巴,領帶被拉扯的斜掛在胸前,沒有計劃性的收購了兩個大公司,后續需要處理規劃性的工作很多,不想投入的大量資金打水漂,就必須要制定一個可行方案,將收購的公司加以利用,為收購者創造出最多的利益。

    沈培川給蘇湛使眼神,“我們給他帶點回來”

    總不能看著他把自己折磨死吧公司的事情,文傾的事情,兩頭抓,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

    蘇湛精神也不是很佳,無精打采的,不是沈培川拉著也不愿意站起來。

    打開辦公室的門迎上關勁要進來,身后還跟著人。

    沈培川倒是意外了,白胤寧怎么來了

    難道是聽說了文傾的事情,準備來插一杠子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