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6章,我和你媳婦劈腿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496章,我和你媳婦劈腿了

    無精打采的蘇湛看到這個不速之客,也來了精神,對這個覬覦別人老婆的男人,可沒有好感,“呦,這可是稀客,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白胤寧并不愿意和他多談,而是看向關勁,“麻煩幫我通報一聲。”

    “少在這里裝深沉,明明有個顆齷齪的心,非要裝的跟君子一樣,怎么能這么不要臉呢”

    “我不要臉”他干笑了一聲,本來他真不想和蘇湛一般見識,但是,是人就有脾氣他也一樣,“我和你媳婦劈腿了讓你這么憎恨我”

    “你”

    沈培川拉住蘇湛,免得在這里兩個人打起來,“都是有頭有臉的人,說話這么刻薄,不怕失了臉面。”

    白胤寧仰頭看著他們兩個,“沈隊長是他先挑釁的我,我是腿瘸,不是沒脾氣ok”

    沈培川的目光從他的腿上掃了一眼,冷哼了一聲,拉著蘇湛離開,蘇湛咽不下這口氣,試圖掙開沈培川的手。

    “別鬧,真要在這里和他打上一架”沈培川地上勸阻,拉著他,“走去吃飯。”

    蘇湛心里憋氣,“沒心情吃。”

    “沒心情吃也得吃,怎么,都想靠空氣活著”沈培川恨鐵不成鋼,一個一個的虐待自己算是怎么回事兒

    “如果不是要引顧北上套兒,需要人手,我就抽出人讓去調查嫂子和秦雅的下落了,等事情一結束,我就派人去找。”

    不是人手不夠,他早就派人去調查了。

    “我是惱白胤寧說話太難聽。”

    “知道,教訓他也不急在這一時,早晚落我們手里。”沈培川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一聲。

    蘇湛嗯了一聲,對面的樓里有家早餐店,沈培川和蘇湛穿過馬路朝著對面走去。

    早餐點在三樓,環著右側一整面玻璃墻,坐在任何一個位置,都可以看到外面,視野不錯,兩個人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做下來,沈培川點的菜,這里的皮蛋瘦肉粥很有名,他點了三分,還有一些可口的餐點,將菜單遞給服務員的時候,沈培川說道,“有一份幫我打包帶走的。”

    “好的,請稍等,很快為您上餐。”服務員禮貌的退下去。

    沈培川端起桌子上送的免費白水喝了一口,放下水杯時,看著蘇湛問道,“我發現你好像不對勁,你怎么了你”

    蘇湛嘆了一口氣,“你沒有覺得我們三個很奇葩”

    “哪里奇葩了”沈培川皺眉,這是又抽什么風

    “到了咱們這個歲數,除了事業能過的去,還剩下了什么”

    沈培川第一次看到蘇湛這么消極,他們三個里,蘇湛是最開朗的一個,雖然有時候話很多,可是如果他變得沉默了,還會覺得很不適應。

    他寧愿蘇湛拿他沒睡過女人的事情開涮,也想他回到那個灑脫的模樣。

    面對這樣的蘇湛,沈培川吃飯都覺得沒了食欲,嘴里明明死美味,卻如同嚼蠟。

    嘭有水杯摔碎的聲音,一個新來的服務員,不小心撞到了一位來這里用早餐的客人,盤子里的水杯灑到了客人身上,水杯也掉地上摔碎了。

    “對不起,對不起。”新來的服務員,連忙道歉。

    這聲音有些熟沈培川扭有看過去,就看見桑榆穿著這里服務員統一著裝的工作服,腰間系這白色縫制花邊的圍裙,彎著腰像客人道歉。

    其實是這位男客人起來沒有看到她,才撞上的,她來上班時經理說,“來這里吃飯的人,都是在這附近大樓里上班的人,都有些身份,不管發生什么沖突,作為服務業的我們,必須要先道歉,顧客就是我們的上帝。”

    這是經理對她們的要求,所以第一時間桑榆先道歉。

    然而這個西裝革履的中年男人,卻不依不饒了,“長眼睛是干什么用的我等下還要和一個重要客戶會面,你看看給我身上弄的,怎么去見人”

    桑榆繼續道歉,“實在對不起。”

    “對不起有什么用”中年男人帶著眼睛,看起來倒是那種隨和的人,卻沒有想到,如此難說話。

    這時店里的經歷走了過來,“實在不好意思,對您服務不周,我感到十分抱歉,她第一次來上班,環境還不是很熟,請您大人大量多擔待。”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聲,“知道我這身西裝多少錢嗎看看上面弄的都是水印,我怎么去見客戶”

    經理繼續道歉,“實在對不起,我一定會好好教導她的,請您原諒。”

    “說一句對不起,求一句原諒,是真的想決事情的態度嗎”

    中年男人不依不饒。

    “那你想怎么解決”沈培川邁步走過來,這里是b市的金融商業區,來這里吃飯的男士,基本都是西裝革履,女人也是非常正式的服裝,這個圈子就是這個狀態,但是沈培川不是這個圈子里的人,因為沒有上班,身上也沒穿制服是很隨意的休閑裝,但是一米八幾的的個頭就這么走來,也壓了那個中年男人一頭,加上英俊冷厲的臉上沒有半分表情,給人的氣場很強。

    像他這種身份,舉槍手刃犯罪份子都是長常有的事情,那身凌厲一般人比不了。

    中年男人仰頭看看沈培川,“你誰啊”

    沈培川不是第一次來這里吃飯,以前和宗景灝來過不少次,經理對沈培川也熟,畢竟萬越大少就在對面,她笑著,“沈隊長。”

    沈培川并且回應,而是看向桑榆,問她,“怎么回事兒”

    這個男不依不饒就是想要錢,如果真是桑榆的錯,這個錢應該陪給人家,如果不是桑榆的錯,那么當然不會給他一分錢。

    中年男人愣了一下,這里都是大企業,隊長,什么隊長他怎么沒有聽說過

    想著狠狠的瞪了一眼經理,“少嚇唬我。”

    桑榆看了一眼跋扈的男人,如實的說道,“我端水是要送剛來客人的那桌,他就坐在這桌。”桑榆指著男人坐的位子,“他起來邊看手機邊往這邊走”

    “你胡說什么”男人急了。

    沈培川的目光掃了一眼他右手攥著的手機,男人本能的往后,蘇湛特別看不慣這種仗勢欺人,且不要臉的人,他懶洋洋的靠著椅子,“這位先生,在哪里高就”

    中年男人看看蘇湛在看看沈培川,貌似這兩人不好惹,冷哼了一聲,“算我iyit倒霉。”

    apnbs 說完就走。

    蘇湛一向喜歡說風涼話,“別走呀,怎么走了呢衣服還沒賠你呢,對面萬越集團知道路嗎我們隨時恭候你。”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