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02章,以后聽我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02章,以后聽我的

    沈培川微微蹙眉,這聲音有些耳熟,但是一時間又想不起來是誰的聲音。

    那邊似乎察覺到沈培川沒有認出自己,有些失落的道,“我是桑榆。”

    沈培川恍然大悟,“哦,找我有事兒”

    “是,你有空嗎中午我休息,你可以來找我一下嗎”那邊再次傳來桑榆的聲音。

    沈培川抬頭看了一眼墻上的鐘,說道,“行。”

    “那我在學校門口等你。”

    “好。”

    桑榆微微的皺著眉,精致的眉眼皺起來,這人真的是很冷,難道多說一句話,會浪費他很多時間

    “那掛了”又是桑榆先開的腔。

    “嗯。”

    桑榆拿著掛斷通話的手機,看著看著笑了,覺得這樣的男人也挺有趣兒。

    她其實有手機,那次沈培川問她要時,她并未拿出來,因為對沈培川還不算很信任,她能吃苦,就算沒有家人,她靠自己也能生活下去。

    手機不是很貴的那種,不過對她來說足夠用了,她學習成績好,這個學期還獲得了學期獎學金,加上她yanggang在外面打工,所以養活自己不難。

    她想等過兩年自己畢業了,有了穩定的工作之后,會更加穩定的。

    沈培川開著黑色的suv停在了華清大學校門口,降下車窗就看看到站在校門口的桑榆,她穿著白色的t恤,淺色的直筒牛仔褲,高腰的設計,顯得雙腿很長,腳上踩著一雙白色板鞋,背著一個黑色的雙肩包,長發扎著馬尾,青春活力的模樣,朝氣足,看到是沈培川她跑了過來,站在車窗前,問,“不好意思,我不能邀請你下來,我同學都知道我在這里沒有親人,忽然和你這樣的人接觸,我怕有話多的人傳閑話。”

    “上來吧。”沈培川按下保險鎖。

    桑榆拉開車門坐上來,她指著前方,“一直往前走,右拐。”

    沈培川也沒問為什么去哪里,反正就是按照她的要求開去,他目不斜視問,“找我有事”

    桑榆扭頭看他一眼,玩笑道,“是不是沒事,不可以找你”

    “沒有。”沈培川尷尬的笑笑,“我比較直接,別太在意。”

    “我知道,我沒在意。”她在心里想,這人真的和他朋友說的一樣,一點情趣都沒有的人。

    這樣的人有生活樂趣嗎

    很快車子開到桑榆說的地方,她擺手,“就這里停下來。”

    沈培川將車子靠著路邊停下來,桑榆推開車門下來,“你也下來吧。”

    她率先走進去路邊一家名為好再來炸醬面沈培川往外瞅了一眼,因為離學校不是很遠,所以這一條街上都是賣吃的,他推開車門下來,走進面館,桑榆正在點餐,他眉頭緊皺搞不清楚這女孩在干什么,難道叫他出來就是吃面的

    “就這些。”桑榆對老板說完,走過來,挑了一個位置,然后對沈培川說道,“我們坐這里吧。”

    沈培川倒也沒說什么,順著她的話坐了下來。

    “你不會嫌棄這里吧”面館不大,打掃的還算干凈,只是玻璃墻上的油污顯得有些日子沒有擦過了。

    “別看這里不怎么樣,但是這里的炸醬面很好吃,這店名也俗氣,不過擋不住味道好。”桑榆笑著,“你幫了我兩次,我請你吃飯,這樣算扯平了,你不會不給我這個面子吧”

    “舉手之勞,不用放在心上。”沈培川淡淡的道。

    桑榆在心里撇嘴,這個男人還真無趣,從頭到尾表情語氣都是淡淡的,好似不會有波動。

    面店老板將面端上來,青釉瓷碗,里面放著和米線差不多粗的圓面條,配上一個六角盤子,里面有六個格子,每個格子里都是不同的小配菜,最后一個格子里面是鹵子,筷子也比平時用的筷子長些。

    桑榆指著小菜,“這些都是配菜,你不喜歡的可以不加,不過鹵子一定要倒面里。”

    apnb沈培川點頭,他又不挑食,將配菜都倒了進去,然后拿起筷子攪拌,桑榆看著他笑了,“咦,你喜歡什么樣的女人”

    正想一嘗美味的沈培川,詫異的抬起看著桑榆。

    “別誤會,上次在早餐店里,你的那個朋友告訴我,你還沒有談過戀愛,也沒交過女朋友,他讓我給你介紹個女朋友,我得知道你喜歡什么樣,才好給你介紹嘛。”桑榆低頭往嘴里塞了一口面。

    沈培川沉了一口氣,現在他有把蘇湛暴打一頓的沖動,他怎么能把這種話和一個小孩子說呢

    讓他在她面前多丟臉

    “他肯定和你開玩笑的,不要在意,更不要放在心上。”

    “哦。”桑榆咽下嘴里的面條問,“也就是說你談過戀愛,現在也有女朋友是嗎”

    沈培川,“”

    他輕咳了一聲,“那個,我的意思不用給我介紹女朋友,我不喜歡小孩。”

    她自己都還是一個大學生,能給他介紹一個什么樣的

    蘇湛也真能說出口。

    他覺得自己交的不是朋友,而是損友。

    “那你談過戀愛嗎”桑榆問。

    沈培川正了正神色,“不要打聽大人的事情。”

    桑榆撅撅嘴巴,“那我不用給你介紹女朋友了是嗎”

    原本沈培川聞著面還挺香的,覺得應該很好吃,可是現在完全沒了胃口。

    他放下筷子,看著桑榆認真地說道,“我朋友那個人喜歡過嘴癮,所以他說的話都不用放在心上。”

    “嗯,那我以后聽你的”她看著他笑,眉眼清秀,笑起來的時候輕輕柔柔,如羽毛拂過人的心尖。

    沈培川愣了一下,急忙收回目光,低頭吃面,“嗯,以后聽我的。”

    桑榆托著下巴看著他笑,覺得他好可愛。

    可能這個詞用在他身上,不是很合適,可是她覺得這個詞,這個時候用在她的身上很恰當。

    吃完面,沈培川送她回學校,便開車走了,開到半路時才發現她的包落車里了,又調轉車頭返回來。

    他到學校門口,看見很多人都圍在學校門口,他把車子停在路邊,拿著桑榆的包推開車門走下來。

    “就是她,上次明明在夜總會跟著幾個男人走了,在學校里又裝清純,裝沒錢,我不信你陪睡的錢,不夠你揮霍,就愛裝出一副可憐樣來還勾引男同學的同情,桑榆,你還要不要臉了”

    這個說的女學生和桑榆一個寢室的,還是一個班的同學,名叫叫陸晚晚,自從那天桑榆被看上選走,她心里就一直怨恨著。

    她自認為自己的條件比桑榆好太多,心里不平衡,她長得也不咋地,而且都跟過男人了,憑什么還能得到學長的青睞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