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03章,他就是我在外面的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03章,他就是我在外面的男人

    陸晚晚一直懷恨在心呢,偏偏前幾天她暗戀的學長和桑榆表白了,讓她積壓在心里的嫉妒,一下就爆發了,今天看到她從沈培川的車上下來,就把她攔了學校門口,試圖羞辱她,讓她在學校名譽掃地。

    桑榆臉上沒有什么表情,以前爸爸的事情,她就受盡指指點點,現在長大了,更加能穩住,她沒做過的事情,她不會承認,更不會任由別人胡亂污蔑。

    “我出現在夜總會,你怎么會知道的難道你也出現在那里所以看見我的那么我想問問你怎么會出現在那里呢我陪睡,你也站在旁邊看著了”她目光凌厲,毫無閃躲的和陸晚晚對峙。

    她這話好像有道理。

    大家又都紛紛看向陸晚晚好像再問,你怎么知道人家去過夜總會

    陸晚晚慌亂了幾秒,說道,“我聽朋友說的,我有沒有說謊,大家可以問問她們兩個。”她指著另外兩個同學,“桑榆今天中午是不是從一輛男人開的車上下來的”

    她們回來的時候確實看到桑榆從一輛男人開的車子上下來,所以就如實的和大家說了。

    “看吧,我沒有說謊吧她一直在學校裝窮人,裝可憐,來博取男同學的憐惜,其實在外面做見不得人的勾當,還有臉來學校,如果是我,我就找個地縫鉆下去了。”

    桑榆咬著唇氣的發抖,因為自己無法解釋,她的確是從沈培川的車上下來的。

    見桑榆無法反駁,陸晚晚更猖狂了,“不要臉的賤貨,竟然有臉拒絕江學長的表白,就是靠騷,勾引男人的吧”

    桑榆臉色鐵青,看著陸晚晚的眼神像是要射出花火一般,“胡說八道”

    “哈哈,我胡說八道,和你相好的男人都來學校了,怎么,躺人家床上的時候,沒想到會有今天吧知道羞恥二字怎么寫嗎”陸晚晚越說越離譜,越說越放肆,越說越難聽,“你看看這么多同學看著你呢,要不你把衣服掀開,讓我們也欣賞欣賞你那一身賤肉是怎么勾引男人的”

    桑榆氣急了,只覺得心口有團火在燒。

    “瞧瞧你那惱羞成怒的樣子,怎么,還想來打我”陸晚晚大笑。

    桑榆雙手攥緊,閉了閉眼,咽下這口氣,冷聲道,“打你,會臟了我的手。”

    說完朝著校園內走去,陸晚晚卻不依不饒,一把扯住她的衣服,夏天的衣服本來就薄,她一扯,露出一截白細的腰,陸晚晚發現男同學都到兩眼都放光了,便起了壞心思,故意往上掀她的衣服,“怪不得讓能勾引男人,看看這腰,能讓男人玩出不少花樣吧”

    桑榆用手往下捂住,怒視著陸晚晚,大聲呵斥,“放開我”

    “賤貨,又不是處女裝什么清純”陸晚晚齜牙咧嘴,模樣有些猙獰,心里嫉妒桑榆的身材,她雖然也不賴,但是看過桑榆的之后,才發現,自己b2b2的真不咋地,她再瘦可是骨架大,胯骨也大,不像桑榆的,腰又細又圓潤,肌膚緊致,而且很白胯骨不寬不窄剛剛好。

    桑榆真的被陸晚晚惹惱了,最后的底線都被踩了,她的大腦短暫無法思考,反手就推了出去,桑榆的動作太突然,陸晚晚被推猝不及防,倉促后退了好幾步差點摔倒,滑稽的動作引來同學們嘲笑。

    陸晚晚覺得桑榆讓自己出丑了,瞪著眼睛,抬手就要打她,然而在手才甩起來,就被人抓住手腕,她正在氣頭上,仰頭咒罵,“誰多管閑事”

    看清映入眼簾的那張臉時,接下來的話,卡在了喉腔。

    大家都對這忽然出現的人,投來打量的目光,沈培川不笑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就很剛硬,今天一身制服,顯得更加凌厲。

    下面有人竊竊私語,“哇,警察叔叔都來了。”

    “你,你”陸晚晚就是再囂張,也能看懂他這裝束不是平凡人,緊張的說不出話來了。

    沈培川本就不善言辭,如果此時是蘇湛,恐怕能嘴毒的把陸晚晚羞辱的無顏見人。

    他冷冷的甩開陸晚晚,邁步朝著桑榆走去。

    桑榆就這么看著沈培川這樣當著同學的面,出現在她最狼狽的時候,不在乎別人的目光走到她的跟前。

    這是第三次。

    沈培川停留在她跟前,將包遞給她,低聲問,“要我幫你去和校長說說嗎”

    那些話太難聽,影響她在學校的名聲。

    桑榆心里難受的緊,沒有去接他遞過來的包,只是仰著頭直直的望著他,“你聽見她說什么了嗎”

    沈培川抿唇嗯。

    “這個世界上的人都喜歡看熱鬧,你解釋,別人只當你在辯解,所以我不需要解釋,既然她們覺得是那就是。”

    桑榆的話乍一聽不符合常理,遇到這樣的事情,應該是去說清楚,可是細細品,卻又是那么回事兒,你解釋別人也未必會信,可能還會覺得他是拿身份說事,故意欲蓋彌彰,就在沈培川不知道怎么辦時,忽地桑榆踮起腳尖,伸出纖細的手臂摟住他的脖子,將未用口紅渲染過的唇瓣,貼了上來。

    沈培川站的筆直,錯愕的睜著眼睛盯著近在咫尺而精致的小臉,一時間忘記反應,只覺得鼻息間縈繞的都是甜膩的清純氣息。

    嘴唇被兩片柔軟抵住,他僵硬的站著。

    等到他意識到桑榆在干什0451ubo么時,伸手想要推開她,她還那么小怎么能然而他的手還沒來及的抬起來,桑榆就放開了他,并且看向周圍看熱鬧的同學,“對,他就是我在外面的男人,就是這樣,我成年了,有規定我不可以談戀愛嗎”

    說完她抓過沈培川手里的包,推開擋在校門口的同學,跑進校園內。

    沈培川望著那抹嬌小的背影,孤孤零零,面對同學的侮辱,束手無策,忽然生出幾分保護欲,臉上的錯愕到冰冷,只是一瞬間。

    他轉身看著傻在原地的陸晚晚,聲音不高不低,卻震懾力十足,“你叫什么名字”

    陸晚晚吞了一口口水,嚇得只想往后退離他遠一點,再遠一點。

    邊上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同學,說了一句,“她叫陸晚晚,是桑榆的同學,還住一個宿舍。”

    沈培川點頭,唇角勾出的弧度出奇的冷,“如果下次我再讓我聽到你說侮辱她的話,我會找校長,把你的父母都請來,我想看看是什么樣的父母,才教出這么刻薄的孩子。”

    說完他掃了一眼還想看熱鬧些學生,冷聲道,“都散了。”

    大家陸陸續續的散開,走的慢,還想在看看有沒有熱鬧可以看。

    沈培川朝著車子走去,陸晚晚咬著唇,恨恨的瞪著沈培川覺得是他讓自己丟盡了臉面,以后她怎么在學校呆

    還怎么見人

    “你看著也是有身份的人,年紀也不小吧,竟然找大一的學生,再差個幾歲都能當你女兒了吧也不嫌害臊,這么打壓我,不就看我是個學生好欺負嗎”

    沈培川站定腳步,陸晚晚以為他會過來打人,嚇得拔腿就跑。

    他看著像跑走的陸晚晚嘆了一口氣,低著頭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而后拉開車門坐進車里,并沒有立刻啟動車子,只是坐著。

    像是在回憶剛剛發生的事情,太過突然,他自己都來不及去品味,第一次和一個女孩這么親近,印象尤其的深刻,特別是她的氣息。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