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08章,思念好過相對無言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08章,思念好過相對無言

    蘇湛扭頭驚訝地看著沈培川,真是太陽打西邊兒出來了,他竟然也有問題問自己。

    平時他可是最看不慣他的,難道是y國和z國的月亮不一樣讓人變了性子

    “你說。”

    對上蘇湛那八卦又蠢蠢欲動的眸子,他將想要問的話咽了下去,他如果和蘇湛說桑榆親他的事情,蘇湛不知道得怎么挖苦嘲笑他呢。

    到嘴邊的話,又拐了一個彎,“那個,你沒注意那個叫秦晏晏的女人,挺漂亮的嗎”

    沈培川將秦這個字眼咬的極重,想要提醒他。

    然而蘇湛的關注點都在那個女人很漂亮上,他第一次聽到沈培川夸獎一個女人。

    他呵呵的笑了一聲,腔調有些冷。

    沈培川被他的笑弄的莫名其妙,心里直發毛,“你笑什么”

    “我笑你和景灝都被那個女人迷惑了。”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沈培川,認真的道,“聽我的,找那個大學生去,沒出入過社會呢,好勾引,這個,你駕馭不了,不要想了。”

    沈培川,“”

    他提醒的還不夠明顯嗎

    難道這貨腦子里裝了屎

    不是他想爆粗口,而是這貨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蠢了

    簡直蠢的無藥可救

    35tak “不說了,回去喝酒去。”沈培川已經不想在和蘇湛說話了,再說,他怕自己會被活活的氣死。

    蘇湛還是好奇宗景灝去干什么了,問道,“你都不好奇景灝去哪里了嗎”

    沈培川淡淡的撇他一眼,“你說他現在對什么事情最上心”

    蘇湛想了想,“難道他突然走,是去找嫂子去了”

    沈培川在心里想,這腦子是好用的啊,還知道宗景灝對什么事情最上心的呢,也不像腦筋不清晰啊,怎么到他自己的事,就跟個二傻子似的呢

    “他不是一直和我們在一起嗎哪里來的線索”蘇湛一頭霧水,而后,很快猜測道,“難道是他暗地里派人去調查了”

    沈培川,“”

    蘇湛沒察覺到沈培川生無可戀的臉,自顧自的說道,“太不夠意思了,連我們兩個也瞞著,虧我們看他難受,還想替他去調,呢,誰知道人家自己都去查過了。”

    “人家都知道對人家媳婦兒上心,你呢”沈培川還是忍不住想要說一句。

    提到秦雅蘇湛的表情就不似剛剛輕松,惆悵的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況,當時都瞞著我秦雅的下落,我唯一能知道的渠道就是嫂子那里,現在她也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也不敢貿然去找,我怕嚇到她,我怕她看到我情緒激動,再對她造成再次傷害。”

    他扭頭看向沈培川,“培川,我心里苦。”

    沈培川砸了砸嘴,“啥都不說了,去喝酒。”

    作為兄弟,他已經盡最大的努力去提醒他,是他沒往那方面想,不怪他。

    他們兩個回到酒店,叫的酒在房間里喝的,都喝醉了,而且醉的不輕。

    早上都沒醒來,兩個大男人一個躺在沙發上,一個趴在床上沒有人管也沒有人問,任他們呼呼大睡,醒來時已經接近傍晚,兩人洗漱修整,買了機票準備回國。

    而另一邊,宗景灝在y國機場附近的酒店休息了一晚,一大早就登機去了c市,下午四點多飛機降落在z國c市。

    apkyotojoyaku 這個時間段的天兒很亮,太陽還有些刺眼,但是熱度不如中午烈,卻還能感受到炙熱。

    擱平時宗景灝去哪里都有人隨行,衣食住行都有人給安排好根本不用他操心,這次他來的匆忙,就他一個人什么都沒帶,因為天氣熱,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領口微微敞著,長時間坐飛機,身上的襯衫也褶皺嚴重,西裝搭在右手臂,他邁步穿過人群走出機場。

    機場人流量大,所以載客的出租車也多,門口都是空車,等這波乘客。

    宗景灝隨便上了一輛出租車,說了地址。

    很快司機便將車子開了出去,沒過多久車子就停在了雍景和府小區門口,宗景灝從錢包里掏出錢遞給司機師傅,一枚皮夾和一個手機,是他身上唯一的行李。

    他推開車門下車,小區門口設有道閘桿,有保安站崗,上方高聳的石砌,雕刻著雍景和府四個大字,他站在門口,一時間卻又不敢邁動腳步了。

    他不知道這樣忽然出現在她面前,能對她說什么。

    是否能夠做到,心無雜念。

    答案是不能,文傾的事情還未塵埃落定,他不知道自己能用什么表情面對她,不知道第一句話能對她說什么。

    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體會那種矛盾的心里,知道她為什么一定要走。

    如果她沒有離開,這段時間,不管是對她,還是他,都是一種極大的折磨。

    思念好過相對無言。

    “媽咪,晏晏阿姨,什么時候回來”宗言曦問,因為秦雅改了模樣,她換了名字以后,兩個孩子叫的特別順口,比叫秦雅阿姨還來的自然。

    林辛言從秀坊那邊回來,便去學前班接兩個孩子,回來的路上她們順便去了一趟超市,因為離的很近,所以他們沒有開車,而是順著路邊梧桐樹遮出的涼影往回走,宗言晨拉著宗言曦的手,晃晃悠悠,身上還背著書包,里面放著簡單的書籍,都是上課需要用到的。

    “應該快了,明天就能回來吧。”林辛言接到了秦雅的電話,知道那邊的情況,結束之后,也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所以不能立刻回來。

    手里提著買回來的東西。

    兩個孩子要吃混沌,林辛言買了餛飩皮和肉,準備回去做給他們兩個吃。

    聽到這聲音站在小區門口的宗景灝扭頭看過去,不遠處兩小一大的身影,映入眼簾中。

    兩個孩子倒是沒什么變化,宗言晨穿著白色的短袖,米色的褲子,腳上踩著白色的板鞋,宗言曦穿著粉色帶蕾絲邊的連衣裙,穿著一雙鑲著水鉆的涼鞋,露著白白的半截小腿,兄妹兩個人手牽手,相親又親愛。

    相對宗言晨,宗言曦總是不夠穩重,就連走路都要挑著有落葉的地方踩。

    林辛言同樣穿著雪紡連衣裙,腰上系著根細細的帶子,打著蝴蝶結,隨意的落在右側,原本不凸出的肚子,如今已經顯懷,迎著微微的風,布料貼著身體,就更加的明顯了,裸露出細白的手臂,拎著東西,她低眸看著兩個孩子,臉上呈現著淡淡的笑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