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0章,爸爸我害怕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0章,爸爸我害怕

    宗言晨剛想走過去時,林辛言在廚房里叫了他一聲,“言晨,你來幫媽咪一個忙行嗎”

    “好的。”宗言晨往廚房走去,林辛言指著放在菜籃子里的小蔥,“你幫媽咪剝一下小蔥好嗎”

    宗言晨拿起小蔥,用行動給了林辛言答案。

    等到宗言晨剝好小蔥,林辛言已經將餛飩煮熟,她拿過兒子剝好的小蔥,洗過之后切成蔥花放到碗里,餛飩的湯都是直接調在碗里的,她放了蝦米和豬油,一點生抽和蔥花,然后盛點湯把碗里的食材用開水沖開,再將餛飩盛入碗中,這樣餛飩就做好了。

    “洗洗手吃飯了。”林辛言對兒子說道,她將盛好的餛飩放在了托盤里,這樣端不會燙手。

    宗言晨嗅了嗅了,已經聞到了香味,也顧不得去看傻子了,洗了手,坐到餐桌前的椅子上qtaobao,等著吃飯。

    因為放了豬油的關系,湯很香,蝦米又增添了鮮味,餛飩皮用堿面制作的所以很細滑,林辛言將給兩個孩子的碗端到他們的跟前,然后將剩下的兩碗其中一碗端給邵云,“你要是不夠吃,我再給你做別的。”

    林辛言不知道他會這么早回來,以為得和秦雅一起呢,所以并未準備的太多,怕他一碗吃不飽。

    邵云擺手,笑說,“不用不用,在飛機上的時候,我吃了一點了,這些足夠了,倒是我搶了你們的。”

    他看著兩個孩子問道,“你們夠吃嗎”

    宗言曦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笑瞇瞇的看著邵云,嘴巴甜的跟抹了蜜一樣,“邵爺爺,等會兒我吃完餛飩,你帶我去外面散散步好嗎”

    她想吃冰激凌,但是林辛言不給她買,說是太涼吃多了對胃不好,但是她很想吃。

    宗言晨一眼就知道妹妹想要干什么,于是說道,“我也想去,帶上我一起吧。”

    他也想吃,特別是吃了熱飯以后,就想吃個冰激凌。

    林辛言皺眉,“你們一個一個的想干什么嗯”

    “哎呀,吃多了想要到外面去消化消化食嘛。”宗言曦撅著小嘴巴,看向宗言晨說道,“對吧,哥哥。”

    難得宗言晨配合,“就是,吃完飯散散步對身體好。”

    林辛言還想再說些什么,邵云截住了她的話,“哎呀,兩個孩子想出去,就出去一下唄,有我帶著你不放心啊”

    邵云都這么說,她反而不好說什么了,吃完飯,林辛言收拾桌子上的碗筷,邵云將一個u盤放到桌子上,“這是我讓人錄下來的現場,你有空看看,現場很熱鬧,你沒去真是太可惜了。”

    apn他來,就是為了給林辛言送這個東西的,想著不由的嘆了一口氣,“真想不明白,你辛辛苦苦兩個月出的成果,為什么不愿意露面。”

    林辛言低著頭,并未解釋,只是淡淡地說道,“帶他們出去別太久,早點回來。”

    邵云說道,“好。”

    林辛言端著碗去廚房,兩個孩子自己就穿上了鞋,現在不用別人伺候,自己就能照顧自己。

    邵云帶著他們出門,坐上電梯時,說道,“你們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和這兩個孩子好歹相處兩個月了,散步明顯不像是他們兩個的作風。

    宗言曦嘻嘻的笑,拉著邵云的手,晃了晃撒嬌道,“我們又不是醫生,賣什么藥我們就是想吃個冰激凌。”

    邵云揉揉女孩兒的頭發,“就知道你們不會有飯后散步的這個覺悟,有空就懶洋洋的窩在家里看電視,讓你們出來,說什么熱,現在想吃冰激凌不閑熱了”

    “冰激凌是涼的,吃了自然就不熱了。”宗言晨說道。

    叮的一聲,這時候的電梯停了下來,邵云帶著他們兩個走下電梯,笑著揉了一下宗言晨的腦袋,“就你小子嘴巴會說。”

    走出小區的宗言曦眼尖的看到對面的路邊有人在接電話,雖然是背對著她的,沒看到臉,但是她還是認出了那個背影屬于誰,不由地脫口而出喊了一句爸爸。

    正在和關勁通電話的宗景灝聽見聲音,回頭,便看見小區門口的兩個孩子,宗言曦放開邵云的手就往這邊跑,一邊跑一邊喊著爸爸。

    “小心。”邵云喊她,跑到對面是要穿過馬路的,太危險了。

    這時不遠處就有疾馳而來的車子,宗言曦沒看到了,就一心的往宗景灝這里撲,兩個月了,她看見爸爸了,她怕晚了爸爸會消失不見。

    她要爸爸,冰激凌都忘記了,哪里會注意危險不危險。

    路上的車子速度放的快,沒注意到路邊會忽然沖出來人,急忙剎車,饒是這樣,車子也沒有立刻停住,眼看就要撞到,就在千鈞一發之際,只見一個黑影略過,風馳電摯之速,如風一般卷起她小小的身軀,她被卷起的那一刻,車子與他們擦身而過。

    一秒鐘的時間,若是再晚一點,宗言曦一定會被撞到,車子開到不遠出停了下來,邵云沖了過去,朝著車身就踹了一腳,大罵司機,“開車不長眼嗎小區門口開這么快,找死呢”

    司機也嚇到了,他沒想到會有人忽然沖到馬路上。

    不見司機有動靜,邵云又踹了一腳,車門上凹出一個窩,“不想死,給老子下來”

    司機嚇得瑟瑟發抖,臉色煞白的推開車門下來。

    邵云平時嬉皮笑臉的,看著沒什么性子,發起火來也是很火爆的,主要是觸碰了他的底線,宗言曦是誰啊那是林辛言的孩子,林辛言是誰那是他一直敬重大哥的女兒,剛剛差點因為這個人,遇到了危險,他怎么能不惱火。

    真有危險他怎么交代

    這邊,被宗景灝抱在懷里的宗言曦嚇的魂飛魄散,好久沒回過神來,一直是目瞪口呆的模樣,明顯是嚇的不輕。

    宗景灝順著她的脊背,柔聲哄著,“沒事兒,沒事了,爸爸在呢,不怕。”

    回過神來的宗言曦,回想到剛剛的驚心動魄,哇的一聲哭了。

    宗言曦這一哭,把正在氣頭上的邵云也拉回了神,狠狠的瞪了一眼司機,“這要是放在以前,我非把你揍個半死,在著給我站著別動,不要想著逃,小區門口就有監控。”

    說完邵云忙跑過來看宗言曦,此時她趴在宗景灝的懷里抽泣著,一個勁的喊,“爸爸我害怕。”

    宗景灝親吻她的臉頰,因為她哭的臉上都是眼淚,沾到嘴里有咸咸的味道,他并不嫌棄,反而滿心地心疼,嘴唇蹭著她的眼角,低聲安慰著,“不怕,不怕,爸爸在呢。”

    聽到爸爸這兩個字眼,宗言曦哭的更兇了,心里委屈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