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4章,你就是人面獸心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4章,你就是人面獸心

    虛虛浮浮如夢似幻,真與假都已經不重要,只是遵從本心的去回應他和他糾纏,她的靈魂好似被硬生生的抽離,只剩下一具不會思考的軀殼。

    堆砌如山的濃烈熱情,使她的身體一寸寸在他的懷里沉淪。

    恍惚間她聽到他說“我好想你”,沒來由的,她紅了眼睛,意識漸沉,只感覺一只大手不停地撫摸著她的肚子,不停的親,不停的吻。

    她就這樣卷縮在他的懷里,有他在身邊會將所有的恐懼都趕走,安心的入眠。

    翌日,太陽升起,林辛言翻身想要摟住他,然而觸及的回應只剩下冰涼和空蕩,并沒有人躺在她的身邊。

    睫毛來回扇動數次,她才緩緩的睜開眼睛,這一邊是空的,床單也是整齊的,明顯是沒有人,可是昨晚的感覺又那么真實深刻。

    她覺得自己不是在做夢,氣息聲音都那么熟悉,她快速起身下床,推開浴室的門里面并沒有人,她想也許不再這里,她快步走到客廳,聽到廚房有聲音,一個念頭在腦海里浮現,是他

    她幾乎小跑過來,滿懷期待地脫口而出,“宗”

    話未出口,卻看清了里面的人,并不是她所想的那個人,在廚房里的是秦雅。

    秦雅一大早回來,有些餓,就到廚房弄點吃的,看到林辛言還穿著睡衣,問道,“你睡醒了我煮了酸辣粉,你要不要吃”

    林辛言回神,抓了抓凌亂的頭發,是她出現了幻覺嗎回頭看看屋子,里面根本沒有人來過的痕跡。

    仔細想想,他又怎么會半夜出現呢

    她摁了摁太陽穴,一定是自己出現了幻覺,他怎么可能會忽然出現在她的房間里

    這太不符合整常理了,就算他能找到這里來,也不可能悄無聲息的潛到她的房間里。

    秦雅端著煮好的酸辣粉出來,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酸辣味,她皺眉看著秦雅,“大清早的你吃這個胃不會不舒服嗎”

    秦雅將酸辣粉放到桌子上,拉開椅子坐了下來,“就忽然想吃這個,一餐應該沒事兒。”

    林辛言轉身進屋,似乎想到什么,回頭看她,“你有沒有遇到什么人”

    “沒有。”秦雅低著頭,早就做好了心里準備,所以面對林辛言的詢問也能夠做到對答如流,頂多是不敢看她的眼睛。

    因為心虛啊。

    邵云給林辛言的u盤,她在里面也未見到宗景灝的身影,當時他們三個比較低調,人多,他們又坐在角落里,所以并未拍到他們。

    這么看來宗景灝并未知道這件事情,所以在宗景灝出現完全是沒可能的。

    她垂下眼眸遮住了思緒。

    “你干嘛這么問”秦雅看著她,試探性的問,“是想見到什么人嗎”

    說著目光落在到她光著的雙腳上。

    林辛言順著她的目光低頭,這才發現自己光著腳就走了出來,連拖鞋都忘記穿,她急忙解釋道,“沒有,我就隨便問問,我渴了出來的急。”

    她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真的,走到桌前倒了一杯水,喝完之后放下水杯,“我回房間換衣服。”

    說完她匆匆地走回了房間,故意逃避這個話題,房間里和她昨晚睡覺前一樣,每一樣東西都沒有被動過,也沒有留下什么痕跡,她坐到床邊,穿上拖鞋,苦笑了一聲,一定是自己最近累了,才會出現這樣幻覺。

    她的手肘抵著桌子,閉著眼睛揉捻眉骨。

    宗言晨推門走進來,環視一圈,屋里已經沒有宗景灝影子,知道他肯定走了,早上迷迷糊糊的時候,他感覺有人去過他的房間,因為太困所以并未睜開眼睛。

    apytfeiyong 他撲到林辛言的懷里,仰著腦袋問試探地問,“媽咪,昨晚你睡的好嗎”

    林辛言睜開眼睛看著兒子,伸手摸摸他的臉,“我睡的很好,你睡的好嗎”

    前半夜被噩夢糾纏,后來夢到了他,睡的就安穩了。

    雖然是夢,也覺得很溫暖。

    宗言晨點了點頭,說睡的好,然后仔細的看著她的表情,好像完全沒發現有人來過一樣,他放心了,問道,“今天周末了,你要不要在家陪我們一天”

    “好,今天我哪里也不去,就陪你們兩個。”雖然接下來還有很多事情,不過也該休息一下了,她都很久沒好好陪伴他們兩個了。

    宗言晨伸手摸摸她的肚子,有些期待的道,“寶寶什么時候能夠出生”

    “再過五個月吧。”林辛言淡淡的地說道。

    十月懷胎并不是說懷孕十個月嬰兒才能出生,這個十月是從懷孕的那個月算起,到生的那個月,兩頭算起是十個月,其實按整月算,是九個月。

    “媽咪,今天你帶我和妹妹去電影院看電影吧。”宗言晨拉著林辛言的手,撒嬌,“好不好媽咪”

    他不輕易的對林辛言撒嬌,一旦撒嬌就很難讓人拒絕。

    林辛言寵溺的笑,說,“好。”

    “我要買爆米花,還有可樂”

    林辛言無情的打斷他,“先去換衣服,洗臉刷牙好嗎吃完早餐之后,再想這些行不行”

    “好吧。”宗言晨撇撇嘴巴,從她的懷里撤了出來,跑回自己的房間去,林辛言也收拾好情緒,站起來走到柜子前,找今天要穿的衣服。

    b市。

    從y國回來的沈培川和蘇湛,被一個新聞給砸暈了。

    那天沈培川在大學門口和桑榆接吻的事情,被一個學生拍了下來,還發布到了網絡上。

    一下子就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那天沈培川穿著制服,明顯是公職人員,若是平常人倒也沒什么,但是沈培川不是,畢竟公職人員身份特殊,一舉一動都被人盯著呢,發生這樣的事情,自然會引起社會輿論。

    會被人說生活作風問題。

    蘇湛看到新聞的時候,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所認識的沈培川可是個木頭疙瘩。

    apnb然而這個新聞,刷新了他對這個男人的認知。

    他砸著嘴巴,“果然,你就是人面獸心,人家還這么小,你說你下手就下手吧,還搞得這么轟動,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炫耀你的吻技很牛逼嗎”

    從照片上看,后面有不少人看著呢。

    而且照片拍的是側面,兩人的臉都露了出來,能看清長相。

    沈培川沒理會他,他和桑榆的身份被人雙雙扒出來,這樣的新聞對他的影響不小,不過他是男人,這樣的事情也能經受的住,大不了被調查,可是桑榆的影響就比較大了。

    這樣的事情女人更容易受傷害,況且她還只是大一的學生。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