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7章,他的心變得柔軟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7章,他的心變得柔軟

    這么關心沈培川,要說沒有意思,他都不信,不對,其實他們兩個本來就有意思,不然怎么能當眾激吻

    看蘇湛的表情,桑榆就能猜到他大概在想什么,解釋道,“是我連累了沈隊長,這件事對他的影響應該也很大吧”

    “肯定的,他的身份特殊。”蘇湛在別人的事情上聰明著呢,就算很快能解決,他也要把沈培川的情況說的很慘,這樣才能讓桑榆對沈培川感到愧疚,這樣才能促進感情發展嘛。

    他在心里默默地想,他可能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能成為他兄弟的男人,都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有誰能像他,為兄弟的終身大事,這么費盡心思

    “哎,現在說不定沈培川正在挨罵,要是事情嚴重了,可能會影響他的仕途。”蘇湛嘆了一口氣,故意把事情說的嚴重。

    桑榆懊惱的咬著唇,覺得都是自己的錯,才害了他。

    “我能見到他嗎”畢竟年紀小,哪里是蘇湛的對手,三言兩語就把她給說懵了,只剩下了恐慌。

    蘇湛說,“我先帶你去一個地方,現在聯系他,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時間見我們。”

    走出校園,蘇湛和她站在路邊等出租車,他看著桑榆,“如果有需要你幫忙的,還請你要配合。”

    “我會的,我一定會配合的,只要能解決給他帶來的麻煩。”桑榆快速的說道,像是在朝蘇湛證明自己的決心,生怕自己的態度不夠明確,讓他有所懷疑。

    “不要太緊張,我們會幫助他的。”蘇湛笑笑,覺得自己可能給她的壓力太大了,她的臉都沒了血色,變得蒼白。

    這時有出租車經過,蘇湛伸手攔,很快車子靠邊停下來,蘇湛紳士地拉開后車門,讓桑榆先坐進去,等到桑榆坐好他才上車,關上車門時,往前看了一眼,“去萬越集團。”

    “好的。”很快出租車司機啟動車子開了出去。

    去萬越的路上這段過程,蘇湛對桑榆做起了自我介紹,“我和培川是好兄弟,你是知道的。”

    桑榆點頭,雙手緊握,內心始終不安,在為沈培川擔憂。

    “我和你介紹一下我自己,我叫蘇湛,你可以和培川一樣叫我蘇湛,我是律師,有自己的律師事務所,不過很久我自己不接案子了。”

    桑榆抿著唇,未言語,不過蘇湛的話她都聽進去了,那天在早餐店,她就知道他們三個都不是普通人。

    “你呢,不給我做個自我介紹嗎”蘇湛笑問。

    桑榆的頭埋的更加低了,在他們面前,她明顯感覺的到,自己和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本能的有些退怯,她的聲音很低,“我沒有什么親人,爸爸死了,母親在服刑。”

    蘇湛沒仔細問過沈培川關于桑榆的事情,不過他并不看重家世,誰不想父母健在,誰不想在一個幸福的家庭里成長

    可是出生在什么家庭,也不是他們能夠選擇的,就比如他,在外人眼里,他是成功人士,也算是年輕有為,有自己的事業,長得也還行,只要愿意就能找到女人結婚生子過日子。

    可是,他也有他無法向人訴說的苦楚。

    他拍了拍桑榆的肩膀,安慰道,“不要覺得有什么,大家其實都一樣,光鮮亮麗都是外表,誰都有自己的苦惱。”

    不是關于秦雅的事情,蘇湛的腦筋還是很清晰的,說話做事都很有章程,有條kcbc不絮,給人的感覺還是很穩重的。

    就是一遇到秦雅的事情,他就變得愚蠢無比。

    蘇湛很會說話,桑榆明顯不那么緊張了。

    他們說話這會兒車子停在了萬越集團的大廈下,蘇湛付了錢下車。

    他沒有立刻走,而是開著車門等桑榆下來。

    桑榆彎身下車,站在路邊抬頭看著近在咫尺的大廈,它拔地而起高聳入云,成為了b市金融街地標建筑物。

    這樣的地方她只是遠遠的看,從未離的這么近過。

    甚至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可以進入這樣的地方。

    蘇湛笑笑說,“不要拘束,這里面的也不是外人,跟我和沈培川都一樣,這次還得找他幫忙,所以,我只能把你帶來。”

    桑榆嗯了一聲,“沒事的,只要能盡快解決這件事情,讓我做什么都行。”

    她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場。

    蘇湛心里為沈培川高興,這女孩看著小,還是很有很有責任心的,家庭不好,沈培川也不是和她的家庭結婚,只要她好就行了。

    他一拍腦袋覺得自己想太多,這個時候不是想這些的時候,“走我們進去吧。”

    這里他熟悉,前臺也不會攔他,帶著桑榆很快就到頂樓,關勁正好從總裁辦公室出來,他喊住關勁問宗景灝在嗎。

    “剛回來,在里面呢,已經知道情況了。”關勁說話時,目光越過他,看向他身后的桑榆,笑了一下,“沈培川藏的挺深。”

    他都完全不知道沈培川有女人了,而且還這么年輕,聽說是大一的學生,這老男人要么不下手,一下手就挑嫩的勾引,不是這個新聞,他都一度覺得沈培川真的喜歡男人呢。

    蘇湛正經臉瞅著關勁,提醒道,“收斂點。”

    還沒到手呢,再給嚇跑了。

    關勁輕咳了一聲,自己好像剛剛的目光是有點太過直接,“你們進去吧。”他嘆了一口氣,“我還得被壓榨。”

    整天忙得跟條狗一樣。

    “讓他給漲工資。”蘇湛打趣他。

    關勁的臉立馬一繃,“不和你扯。”說完就走了,他的年薪比很多小公司老板賺的都多。

    他也很有錢,不比蘇湛差,可能比蘇湛還有錢。

    蘇湛也沒功夫和他扯,帶著桑榆敲響了辦公室的門,宗景灝正在看新聞,淡淡的說看一聲,“進來。”

    他推開門,帶著桑榆走進來,宗景灝并未抬頭,正在瀏覽沈培川的新聞,他身上還是之前穿的衣服,襯衫已經褶皺的不成樣子,神色也略顯倦怠,這兩天他沒怎么休息過,從c市趕回來就直接來了公司。

    “這事兒挺棘手的,現在傳的也火熱,對培川影響挺大。”蘇湛看了一眼電腦前的男人,眉梢微微挑起,宗景灝這個樣子真是少見,下巴的胡茬都特別的明顯,他不修邊幅的樣子,還挺有男人味。

    這個念頭一出,蘇湛就差給自己一把掌,他是男人,他性取向也正常,竟然承認宗景灝帥,不是腦筋不正常嗎

    他在心里默默的想,這就是傳說中臭男人的魅力了吧

    宗景灝的目光從電腦屏幕上抽出來,抬頭,看了他一眼,自然也看到了安靜站在蘇湛身后的桑榆,但是目光未作分秒停留,他拿起電話接通內線,讓秘書臺接公關部,“給我接公關部長。”

    他手里拿著電話,目光卻是停留在手機屏幕上的。

    手機屏保是一張照片,一張他握著林辛言的手拍的。

    他醒來的時候林辛言還在沉睡,他坐在床邊看她時,拿著她的手攥在手心里拍的,她的手實在是小,他用掌心就握的住,她的手指纖細,骨節分明,指甲沒有做現下流行yanggang的那些花哨的指甲,干干凈凈修剪的十分整潔,特別的好看。

    只是這么看著,都能感覺到當時握著她手的感覺,讓他的心變得柔軟。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