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18章,阻止都來不及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18章,阻止都來不及

    看著看著,讓他想起林辛言抱著他胡亂吻他的樣子,雖然她的意識并不那么清晰,但是他好喜歡那個樣子的她,有血有肉,七情六欲,真實的情感展現的淋漓盡致,毫無保留。

    她是那樣的生動,那樣的讓他歡喜。

    雖然和她只呆了幾個小時,但是足以填補這段時間的虛空。

    或是,因為見到她心情很好,所以沒注意收斂,表情都露在了臉上,站在辦公桌前的蘇湛,看到宗景灝臉上難得露出的笑,一度覺得自己看花眼了,揉了揉,可是他還是在笑。

    “你,你撿到錢了”不然怎么笑的這么開心吶

    真是西洋景,難得見。

    他高興好像是因為手機上有什么,蘇湛伸著頭想要一探究竟,結果,還沒看清,回過神的宗景灝按滅了手機屏幕,斂下了臉色,沉沉的撇他一眼。

    蘇湛抓了一下腦袋,心想真小氣。

    不就看一眼嘛,不給看就不給看,干嘛這么兇

    這時電話接通,公關部部長的聲音傳過來,“宗總,您找我”

    宗景灝的目光重新回到電腦屏幕上,“新聞看了嗎”

    那邊回應看了。

    “我看了一下,這照片屬于偶然傳開,背后沒有人操作,你找一下傳媒方,阻止傳播。”

    看到新聞之后,他就特意查看了首發渠道,是一個個人小號,原本也沒有什么人看,下面也就三三兩兩個人討論,是一個傳媒大號看見之后,轉發,才引起的轟動。

    只要沒有人操作,并不難解決。

    “好的,宗總,我這就去辦。”

    宗景灝嗯了一聲掛斷電話,他拿起桌子上的手機,站起來,抓過搭在椅子上的西服外套,看了蘇湛一眼,“學校那邊你還得跑一趟,有個學生的微博叫我是番茄醬讓校方叫他寫個聲明,之后我會讓公關部和媒體聯絡轉發澄清。”

    說完他邁步走出去。

    蘇湛還有不解,喊了他一聲,“那照片的事情怎么解釋”

    畢竟真人在上面呢,這個怎么說得清楚

    宗景灝沒回頭,“這個公關部會處理。”

    現在只要阻止事件發酵,把這側新聞撤掉,讓首發者站出來澄清,關于照片的真與假,還不是他們給一個合理的解釋就可以解決的事情

    蘇湛點頭,“那行,我這就再過去一趟。”

    宗景灝沒回應邁步走了出去,他已經需要回去洗個澡,換一身衣服,襯衫早就黏在了身上,這種感覺十分難受。

    蘇湛回頭看了一眼桑榆,他總不能把桑榆再帶回學校吧,這不是來回折騰人嘛。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安排桑榆時,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是沈培川打過來的,看到來電顯示,他立刻接了起來率先開口道,“你怎么樣了”

    “剛回局里,等會去見領導,見到桑榆了嗎她怎么樣了”

    蘇湛回頭看向安靜不語的桑榆,心里想這兩個還挺有默契啊,第一時間都是在問對方的情況。

    “她沒事,在我這兒呢,你還是關心你自己吧,別把工作也給丟了,你這樣的木頭疙瘩,干不了職場上的活兒。”蘇湛故意在桑榆面前這樣說,要是處理不好肯定會被處分,但是不至于丟工作。

    “沈隊長,宋局讓你去他辦公室。”

    蘇湛聽到沈培川那邊有聲音,緊接著沈培川的聲音很快就傳了過來,“我有事,等會聯絡。”

    說完都沒給他說話的機會那邊就掛斷了。

    桑榆上前問,“剛剛是沈隊長嗎”

    蘇湛點頭,“估摸著要去挨罵了吧。”

    “你能告訴我他在那個局嗎,我想去看看他。”桑榆知道現在去見他并不合適,但是她不會添亂,“我在外面等著,不會露臉出來給他點麻煩。”

    蘇湛靜靜的看她兩秒,點頭,“好吧,我送你。”

    他盤算好了,把桑送過去之后讓沈培川的手下安排一下,他再去學校。

    把桑榆送過去,他是想給沈培川制造和桑榆相處的時間。

    雖然她們親密的照片傳的沸沸揚揚,但是蘇湛知道,依照沈培川的性子,就算對桑榆有好感,也不會當眾主動親吻他。

    角度看上去,更像桑榆主動。

    apnbsyouboosp 他抬眸看了看桑榆,沒想到她還挺開放。

    走出了宗景灝的辦公室,他去找了關勁,他沒開自己的車,總是坐出租車不大方便,有時候還得等,所以打算借一下關勁的車開。

    關勁今天不出去,就把車鑰匙給他了。

    他帶著桑榆去了市局,路上他給沈培川的手下打了電話,讓他在門口等著。

    到地方他把桑榆交給沈培川的屬下他就開車離開去學校。

    即使不用蘇湛說明桑榆是誰,恐怕沈培川的屬下也能認清楚這個女孩是誰,畢竟現在傳的人盡皆知。

    當時,忽然爆出這樣的事情,跟著沈培川的人,都不相信那是真的。

    然而當時人卻站在了眼前,讓人不得不相信,沈培川真的找女人了,還找了個小女孩兒。

    “你跟我進去吧。”沈培川的一個屬下小劉對桑榆說道。

    apnb 桑榆站著沒動,而是問道,“我這樣出現在這里,會不會給他添麻煩”

    這件事情以后,讓她變得小心翼翼。

    小劉說話不太婉轉,直接道,“麻煩已經添過了。”

    桑榆抿唇。

    小劉驚覺自己說話太直,讓人家不舒服了,解釋了一句,“我是粗人,不太會說話,你不要介意。”

    “沒有。”桑榆忙說。

    “我帶你去沈隊的辦公室等他吧。”小劉說完走到前面帶路,怕自己又說錯話,于是就什么都不說了。

    跟著小劉的過程,桑榆試著從他嘴里打聽沈培川的情況,“沈隊長現在怎么樣了”

    “在局長辦公室。”小劉道。

    “會對他不利嗎”桑榆又問。

    小劉想了一下,“不清楚會怎么處置,不利肯定有,他這樣的身份傳出這樣的事情,造成了很壞的影響。”

    “能讓我去見你們局長嗎這件事其實都是我的錯,不關沈隊長的事情。”桑榆道。

    小劉扭頭看她,沉思了片刻,“行吧。”

    他在心里想既然桑榆是當時人,和沈隊長一起局長解釋解釋也好

    本來是要帶桑榆去沈培川的辦公室的,后來小劉改了道,去了局長的辦公室。

    到門口,他正準備抬手敲門時,里面傳來摔杯子的聲音,小劉的動作一頓,一時間不敢下手敲門了,都氣的摔東西了,這是氣的不輕啊。

    這個時候進去,不上往槍口上撞嗎

    沈隊長這個時候估摸著也被罵的很慘。

    桑榆離的近自然也聽到了聲音,走了過來,抬手敲門。

    她的錯,不能讓沈隊長提她承擔。

    小劉不可思議的看她,沒有想到她會主動敲門,“你沒聽見里面的動靜嗎”

    “我就是聽見了才,才敲的門。”桑榆攥緊雙手,語氣格外的堅決。

    雖然心里害怕,但,還是想要和沈培川的領導解釋清楚。

    “進來。”

    這時里面傳出聲音,小劉想要阻止都來不及。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