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0章,為了拴住自家老公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0章,為了拴住自家老公

    回去洗漱完的宗景灝收到了秦雅的信息,說是后天林辛言去做產檢,并且附上了要去產檢的醫院的地址和名稱。

    去與不去,反正她做到了通知他。

    沈培川給她號碼以后,她立刻就給宗景灝發了信息,讓他不要告訴蘇湛自己的身份,宗景灝答應了,但是也提了一個條件,隨時把林辛言動態傳給他。

    讓他知道她每天都是干什么。

    秦雅當然答應了,一方面是不想宗景灝告訴蘇湛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是想為林辛言和宗景灝兩個人牽線,希望他們盡快放下心結,重新回到一起。

    媳婦兒產檢宗景灝肯定得去,況且秦雅都提前告訴他了,就是給他留時間準備了。

    這次去,他打算小住幾天,還拿了換洗衣物,不會像上次那樣來匆匆去匆匆。

    在林辛言去產檢的那天,他安排好了一切,有錢有人脈,想要做點什么事情并不難。

    兩個孩子去上學,秦雅陪林辛言一起來的醫院。

    她到c市以后,一直來這一家醫院,并且有固定的醫生看。

    門診室里醫生給林辛言開了幾個檢查單,因為已經四個月了,上次來檢查的時候,醫生就告訴林辛言了,四個月的時候要做個唐氏篩查,交代她過來的時候要空腹,因為要抽血,還有一個四維byovgs超,這個階段基本是在排除畸形胎兒。

    醫生看過林辛言之前的病歷,所以對她的情況也比較了解,這個醫生也是這方面的專家,很多人稱贊她的醫術。

    林辛言對她也很信任。

    “你這都懷孕四個多月了,有些偏瘦,注意休息,營養要均衡。”

    醫生交代道。

    林辛言笑笑說,“我可能就這體質,沒吃胖過。”

    醫生笑,“這是多少女孩的夢想啊。”

    現在不管男人女人都在減肥健身,就是想擁有一個好身材,這種吃不胖的體質,是多少女孩夢寐以求的體質。

    很快醫生的話鋒一轉,對林辛言笑著說,“你這是第一次去化驗血,應該不知道抽血部門在哪里,我讓實習醫生帶你去。”

    啊

    林辛言有些茫然,醫院還有這樣的服務嗎

    “有人陪我,不用麻煩的。”林辛言笑著說,感覺太麻煩別人了。

    況且,她從未在哪個醫院,遇到過這種服務。

    “剛畢業的大學生,還是個男生,沒有臨床經驗,讓他多看看也是歷練。”醫生依舊笑著,總之就是在說服林辛言必須要接受。

    醫生把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林辛言也不好拒絕,只能答應,“那,麻煩了。”

    醫生擺擺手,“不麻煩,是你幫了我的忙呢。”

    林辛言眨眨眼睛,不解的問,“幫你的忙幫你什么忙”

    站在林辛言身后的秦雅,一瞬不瞬的盯著站在醫生后面那個高大的實習醫生。

    一身白大褂,頭上戴著藍色醫生專用帽,口罩,一張臉連雙眼睛都沒露出來,戴著眼鏡。

    如果不是她知道宗景灝知道林辛言今天會來醫院,她絕對不會往他身上猜。

    可是結合醫生的話,讓她不得不往他身上猜。

    看著身高,看著打扮她在心里想,幸虧臉捂的嚴實,不然,真的會被認出來吧

    醫生連忙解釋道,“是啊,你是在幫我的忙,現在沒有幾個男人愿意當產科醫生,你看嘛,剛開始都不好意思,把自己武裝的都看不見臉,就是不好意思見人,我就是想讓他多鍛煉鍛煉。”

    林辛言有注意到今天診室里多了一個人,也是進來的時候看了一眼,就沒再注意。

    秦雅拿起醫生開的單子,扶起林辛言,“好了,你就別再問了,人家醫生也不能騙你,瞧你謹慎的問這么多。”

    林辛言,“”

    她問的多嗎

    她無語的看著秦雅,“我問的多嗎”

    “不多,我只是不想浪費時間,你還沒吃早餐呢,我們趕緊去檢查,做好檢查,你去吃點東西。”秦雅一邊解釋,一邊扶著她往外走,到了外面她把林辛言交給了實習醫生,“你帶她去做檢查,我去交錢。”

    ap 說完秦雅拿著單子走了。

    林辛言想要喊住她,結果秦雅走的快,人都沒影了,她也只能麻煩實習醫生了。

    “麻煩了。”她禮貌的說道。

    實習醫生沒說話,而是朝她做一個請的手勢,林辛言以為他是像醫生說的那樣,因為是產科男醫生,剛開始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才不說話,就沒在意,便跟著他走了。

    可能覺得對方是男生,所以林辛言也沒有多少眼神往他身上瞟。

    只是安靜的跟在他身后。

    抽血部門在一樓,門診是二樓,所以要下到一樓去,一樓和二樓之間的電梯只有不能行走的病人用,兩邊的滑動電梯也是長時間不開的,基本都是走中間的樓梯,一樓和二樓之間,就一個直梯,沒有彎彎繞繞也方便。

    到臺階時,實習醫生出于本能的伸手要去扶她,林辛言忙撇了過去,并且及時解釋,怕傷了人家自尊,“我自己行的,不用扶我。”

    其實她是覺得不合適,畢竟是個男生,而且她確實能自己走。

    實習醫生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很快意識到自己有些沖動,悻悻的收了回來。

    只是小心翼翼的走在她身邊,生怕她不小心踩滑了,自己能及時接住她。

    林辛言別別扭扭,挨著樓梯邊手扶著扶手往下走。

    走下樓梯之后,實習醫生又主動走到前面帶路。

    林辛言覺得這個實習醫生太過小心翼翼了,走在他身邊特別不自在。

    她往后看了一眼,希望秦雅快點回來,可是連個人影也都沒看到,她只好收回視線跟著實習醫生繼續走。

    很快實習醫生將林辛言帶到抽血的地方,抽血的人很多,需要排隊,等叫號。

    主要是秦雅還沒繳費過來,要把單子交給護士排號,然后才能等叫號。

    似乎秦雅也想到這一點,所以本來要找個地方安靜等著實習醫生把林辛言需要做的檢查檢查完,再來的,結果想到這點提前來了。

    就在林辛言準備給她打電話的時候,她跑過來了,將繳費的單子還有需要做檢查的單子都交給了實習一聲,“既然你是來實習的,那么就交給你了,讓也你多看看。”

    她把讓你也多看看這幾個字,加重了語氣。

    像是在提醒他,女人十月懷胎不容易。

    實習醫生抬眸看了她一眼,伸手將那些單子都接了過來,林辛言伸手想要阻止,不巧碰到了實習醫生的手,她如觸了電一樣,猛的就縮了回去,她瞪著秦雅,“你陪我來產檢的,你把東西都交出了,你干嘛去”

    她和這個實習醫生在一起不自在。

    “你沒吃飯,我去看看外面有沒有賣好吃的,我給你買回來,等你檢查完,就可以吃了。”秦雅說。

    “不用,我檢查完出去隨便吃點東西就行了,你”

    “好啦,好啦。”秦雅打斷她,很不舒服的樣子,“這里需要排隊,我不喜歡醫院里的味道,之前聞的太多了,我去給你買吃的。”說完秦雅就走了。

    林辛言也不好再繼續說什么了,之前秦雅在醫院里呆了很久,一定吃了很多苦頭,畢竟之前傷的那么重,她能理解秦雅對醫院里消毒水味的敏感,微微地嘆了口氣,她找了個空的椅子坐下來,等著實習醫生把單子交給護士排隊,等著叫號。

    實習醫生將單子交給護士以后,就回到她身邊,站在她的身后。

    林辛言旁邊坐的也是個孕婦,看著比林辛言的月份還大些,年紀看著卻比林辛言大不少,但是很健談,似乎是等待的過程很無聊,就主動和林辛言說話,她看著林辛言的肚子問,“你幾個月了”

    林辛言說自己四個多月,然后看向她的肚子,有生養過的經驗,所以大概能看出來一點,于是說道,“你肯定有六七個月了吧”

    那女人笑笑,“你看的真準,我快七個月了。”

    “你一個人來的嗎你老公沒和你一起嗎”那女人問。

    林辛言的臉色有那么一秒鐘的不自然,很快又變得平靜,“他忙,我和朋友一起來。”

    那女人嘆息,“我也是一個人,我老公也是很忙,自從和他結婚,我身邊連個朋友也沒了,對了,你這是第一胎吧你看著很年輕啊。”

    林辛言扯了扯唇,沒吭聲,十八歲懷孕,十九歲生養是太早了,她現在不過二十幾,這都第三個孩子了。

    站在她身后的實習醫生低眸看著她,因為臉都被捂住了,也沒有人能看到他的表情。

    女人以為林辛言沒吭聲,是自己說對了呢,笑瞇瞇地靠過來問道,“你打算剖腹產,還是順產”

    “順產吧。”林辛言回答道,宗言晨和宗言曦都是順產,因為他們兩個都很小,生的時候雖然也很痛苦,但是傷害不大。

    女人眉頭一皺說道,“我準備剖腹產的。”

    林辛言不解,可以順產為什么剖腹產

    “為什么,順產不是更好嗎”

    “一看你就是年輕,對這方面不了解,我勸你也最好剖腹產。”女人好像很懂的樣子,就連林辛言身后的實習醫生都很有興趣。

    女人靠近林辛言,“我聽說,女人生過孩子,下面就松了,為了拴住自家老公,還是剖腹產比較好。”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