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5章,明目張膽的騙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5章,明目張膽的騙

    此刻他剛下飛機,不知道去哪里。

    對c市他也不熟悉,沒怎么來過。

    宗景灝說我在c市,蘇湛立馬說道,“來機場接我。”

    這邊他沒有朋友也沒有親戚,只能靠宗景灝了。

    宗景灝抬手看了一眼時間,說,“我十分鐘到。”

    說完他掛了電話。

    他到機場給蘇湛打了個電話,讓他出來,大熱的天兒他沒空下車去找人。

    很快蘇湛就從機場走了出來,找到他的車子,拉開車門坐上來,二話不說直奔主題,“你找到嫂子了”

    不然什么能夠讓他不辭辛勞的總往這邊跑

    除了林辛言對他有這個吸引力。

    宗景灝目不斜視,淡淡的語氣,“怎么,跑來找我就是特意問我這個問題的”

    “不是,不是。”蘇湛連忙解釋,“沈培川不是忙嗎,我沒人玩,就跑來了。”

    “是嗎”宗景灝明顯不信,朋友這么久,他那點心思瞞不了人。

    他不告訴蘇湛,不光是因為答應了秦雅不能告訴他,還有就是他心里有些顧忌。

    林辛言和秦雅的關系不一般,畢竟蘇湛把秦雅傷的不輕,他這樣說出來,萬一蘇湛再犯渾,連帶著他也遭殃。

    蘇湛此刻要是知道宗景灝心里在想什么,肯定會大喊,重色輕友,我要和你絕交

    只要媳婦兒,不要兄弟了是不

    當然就算蘇湛知道了,他肯定也是先選擇媳婦兒,然后才是兄弟。

    嗯,在心里媳婦兒最重要。

    畢竟和他同床共枕,陪伴他到老的是媳婦兒,他相信等到蘇湛和沈培川也有了心愛之人,之后也是媳婦兒更重要。

    蘇湛正了正神色,“說真的,你真的找到嫂子了”

    宗景灝嗯了一聲。

    蘇湛驚訝的同時又在預料內,他笑著說,“和好了”

    只是文傾的審判還沒下來,等下回去b市,聽到消息,林辛言心里會不會不舒服

    不管怎么樣文傾是她舅舅是事實。

    宗景灝的臉色往下沉了幾分,冷淡的道,“沒有,她不知道我在這里。”

    蘇湛,“”

    這是什么意思

    林辛言不知道他在這里,那他在這里干什么當偷窺狂天天偷著看

    那不是變tai嗎

    “你準備這樣多久”總不能一直躲躲藏藏吧。

    宗景灝的想法和蘇湛差不多,現在和林辛言想見不是時候,怎么也得等到文傾的事情塵埃落定,現在肯定不是好時機,左右他能看到兩個孩子,也能看到她,免了相思的苦。

    “在等等吧。”

    蘇湛點頭,不過他怎么辦宗景灝和林辛言沒有相見,他怎么去詢問林辛言秦雅的情況,這都好久了,上次她說秦雅恢復的挺好的,現在出院了沒有

    “那個,我能去見嫂子嗎”蘇湛小心謹慎的問。

    他和宗景灝的關系,如果他去見了林辛言,就和是宗景灝知道了差不多,畢竟關系擺著呢。

    他怎么解釋知道她下落的

    這里面有很多問題,沒想好說辭不能貿然去找。

    宗景灝撇他,認識這么久還能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他來這一趟不就是想知道秦雅的下落,這里和他耍心眼兒。

    “秦雅已經出院了。”

    為了蘇湛不去找秦雅,為了蘇湛的幸福,他提醒了一句。

    希望他能夠想明白。

    蘇湛一下就來了精神,“那她去哪里了回國了嗎可是b市的服裝店不是關門了嗎她去哪里了”

    宗景灝沉默不語,希望他自己能往林辛言身上想。

    蘇湛左思右想,“難道是回a國了”

    畢竟她是從那里回來的。

    宗景灝哼了一聲,從來沒覺得蘇湛能蠢成這樣。

    apnbsnztyp他真想敲開蘇湛的腦袋看看里面裝了什么。

    “會不會有可能來找嫂子了可是嫂子的服裝店都關門了,她來了,能干什么呢”蘇湛想著可能性,同時在心里琢磨著她來找了林辛言之后,她能做什么,這關系著她留下來的可能性。

    畢竟她不可能在這邊玩,林辛言是懷孕,還帶著兩個孩子,閑著不奇怪,可是她絕對不是能閑著的人。

    他越琢磨越遠。

    宗景灝已經不想和他說話了,蠢的沒邊了。

    蘇湛也煩,抓了抓頭發,“我去哪里找人你知道不”

    忽地蘇湛扭頭盯著他,當時他安排的醫院,都知道秦雅出院了,肯定知道她的去向吧

    他變得激動起來,兩眼放光,“你知道對嗎”

    宗景灝臉色不自然的變了變,畢竟是好兄弟,明目張膽的騙,還真有些于心不忍。

    “你說話啊。”蘇湛的目光探究起來,他猶豫了,就是知道點內幕,“你快點告訴我,我好去找人,我任憑她發落,絕對不會在犯渾。”

    “蘇湛啊。”宗景灝內心幾番掙扎,還是決定不說,畢竟他答應了秦雅,不能出爾反爾,可是蘇湛自己發現了,那他就沒食言。

    “她出院,去哪里了怎么會告訴我”他的聲音表情都極其平靜,在商場上都能收放自如,何況這么小的事情,怎么能亂了他的陣腳

    蘇湛如泄了氣的皮球,軟趴趴的靠著椅子。

    “我們現在去酒店,晚上我請你吃飯。”他在c市暫住酒店里,心還是向著蘇湛的,晚上他借口看孩子,讓秦雅帶孩子出來,這樣蘇湛再看見秦雅,應該能察覺點什么。

    雖然樣子變了,聲音變了,沒有了原來的樣子,可是畢竟是喜歡的人,總是有感覺的吧

    如果這樣蘇湛都發覺不了的話,那么,他就無話可說,無事可做了。

    他也只能幫到這個地步。

    蘇湛沒什么精神,“隨便你安排。”

    晚上,秦雅和林辛言從店里回來,會展的成功,迅速開拓了香云紗的市場,將消沉的它,又回到大眾視野。

    她創建的云之繡就設立在c市。

    因為會展那天接到很多單子,香云紗的,還有表示想要那些婚服的。

    國內刮起了一陣新中式的風潮。

    但是那些都不會賣,會放在店里作為展示,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好的,一方面是為了吸引客人,另一方面是為了主動權,這些是她開創的,那么之后再出現類似都是仿照剽竊。

    那12件婚服不會出售,但是可以接單,按照要求設計出新款。

    回到住處接回兩個孩子,林辛言覺得累,想要休息一會兒,進入臥室以后,她站在床頭,眉頭擰緊盯著亂了床單。

    她走時鋪的很整潔,可是現在看上去像是被睡過。

    白天她去了醫院,下午去了店里秦雅一直跟著她,兩個孩子去上學了,白天家里是沒人的,床怎么會亂了呢

    誰睡的

    秦雅準備洗個澡,換掉身上沾了汗的衣服,結果接到宗景灝的信息,讓她帶兩個孩子出去。

    她砸了砸嘴,心里同情這個男人兩秒,覺得他怪可憐的,看自己的孩子都是偷偷摸摸的,她收了洗澡的心思,出去吃飯,回來還得洗,索性等回來再洗。

    她走到林辛言的房間門口,“今天我帶兩個孩子出去吃,你想吃什么,我給你帶回來,晚上我們不做飯了。”

    帶孩子出去,她得和林辛言說一聲。

    秦雅經常帶孩子出去吃飯,林辛言沒有什么可奇怪的,就說了一聲好,“小雅,今天你回來過沒有”

    秦雅靠在門邊,搖頭,“我不是一整天都和你在一起嗎”

    “我記得我走的時候,床是鋪好的,現在怎么亂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