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27章,只要她肯見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27章,只要她肯見我

    很快房門從里面打開,是宗景灝開的門,看到他宗言曦立刻抱住他的腿,仰著腦袋甜甜地叫,“爸爸。”

    對于女兒宗景灝毫無招架之力,特別是她叫爸爸的時候,整顆心都是澎湃的。

    他彎身將女兒抱起來,對秦雅說道,“進來吧,今天我請客,想吃什么隨便點。”

    “那我不客”話還未說完,她看見包間里還有另外一個人,最后一個字,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沒說出來。

    目光轉瞬投向了宗景灝,似乎是在詢問,這是怎么一回事

    蘇湛怎么也在

    “他自己跑來的。”宗景灝算是解釋了一句,本來他就什么都沒有說。

    秦雅半信半疑。

    一直沒精神的蘇湛,久久不見他們進來,抬起頭看向他們,看到秦雅的時候,愣了一下,“咦,你不是那天會展的女人嗎”

    秦雅緩了緩情緒,從容的走進來,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拉開桌前的椅子坐下來。

    她拿起菜單問,“可以點菜了嗎”

    都還沒有人說話呢,宗言曦就先道,“晏晏阿姨,你盡管點,我爸爸請客。”

    宗景灝抱著女兒坐下,捏捏她的臉蛋兒,女孩咧嘴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爸爸可以嗎”

    “你說了算。”宗景灝笑說。

    女兒的話在他這里就是圣旨,管用的很。

    秦雅隨意的翻著菜單,“那我不客氣了。”

    ap“不用客氣,不用客氣,你多點點你喜歡的菜,晏晏阿姨照顧我們很辛苦的,要多吃點。”這會兒宗言曦的嘴巴像是抹了蜜,可是甜的不得了。

    包間里的氣氛有些怪,蘇湛靠著椅子,目光來回在秦雅和宗言曦之間巡視。

    他沒在林辛言身邊見過一個叫秦晏晏的女人。

    除了秦雅之外,就是艾倫,但是現在因為服裝店關了,艾倫回了a國。

    那天會展提到香云紗,他也只是聯想到林辛言,但是并沒有證據。

    現在看來香云紗和林辛言有直接關系,那場會展應該也是她主導,只是沒有露面。

    那么問題來了。

    她是誰

    秦晏晏,秦雅,都姓秦

    是巧合,還是貌似巧合性并不高,更像是秦雅換了一個名字。

    秦晏晏和林辛言認識,和兩個孩子也熟,這分明就是秦雅。

    宗言晨是個機靈鬼,看得透現在的狀況,這里的人都知道晏晏阿姨是秦雅,但是蘇湛不知道。

    但是想到他曾經傷害過秦雅,害她變了容貌,變了說話的聲音,就不會想要告訴他真相了。

    想要追回晏晏阿姨,他一定要拿出一百萬分的誠意。

    蘇湛眉頭緊皺擰成了疙瘩,直到此刻,他才察覺宗景灝安排的這場飯局不尋常。

    就算他再怎么蠢,這種關系也不得不讓他多想。

    他安耐住心里的翻滾,撐著面上的淡然和宗言曦套近乎,試圖從孩子嘴里套出話來,這里就宗言曦最天真無邪,好對付。

    “小蕊,還認識蘇叔叔不我們好久不見了,想我嗎”

    關于兩個孩子改名字的事情,宗景灝并沒有特意說過,所以蘇湛也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已經改掉了。

    似乎因為宗景灝這么叫她,所以她不排斥,畢竟之前叫了那么久,也習慣了這個稱呼。

    宗言曦摟著宗景灝的脖子,面朝他笑瞇瞇地說道,“當然記得。”

    apnb “那想我嗎”蘇湛伸著腦袋過來,想要和她套近乎。

    宗言曦搖了搖頭,“我想爸爸。”

    說話時,還往宗景灝的臉上親了一口,現在長大了,知道撅著嘴,不會啃的一臉流口水了。

    宗景灝給女兒擦嘴角,習慣了以前她親人時流口水,給她擦嘴,都成了下意識的動作。

    蘇湛,“”

    這孩子還能和人聊天不

    “沒良心啊你,以前在白城都是我和你秦雅阿姨照顧你,忘記了”說話時,蘇湛的目光往秦雅這邊瞟了一眼,秦雅臉上未起絲毫波瀾,好像完全不知道蘇湛說的是什么。

    蘇湛就是故意提起的,如果她是秦雅,一定會有表情波動,畢竟他們在白城走到一起的。

    那是一個充滿記憶的地方。

    可是,令他失望了,秦雅臉上并沒有他預想的表情。

    “沒忘。”宗言曦認真的回答道。

    蘇湛并沒有氣餒,準備繼續問。

    “蘇叔叔是想打聽秦雅阿姨的下落吧。”忽然宗言晨插話道。

    這一瞬,大家的目光都投向了他,有歡喜的,也有緊張的,還有旁觀的。

    歡喜的是蘇湛,聽這話他好像要說,忙說了一句,“是啊,你知道嗎”

    “知道啊。”宗言晨故意插話,是怕妹妹說漏嘴,這家伙沒長腦子,說不定蘇湛再問幾句,就會給套出來晏晏阿姨是秦雅的事情了。

    坐在宗言晨旁邊的秦雅不淡定了,偽裝出的平靜,終于出現了絲絲的裂痕。

    她有情緒波動,不是放不下蘇湛,而是不愿意和她再有瓜葛,就像宗言晨所說的,她重生了,重生的世界里,沒有叫蘇湛的這個男人。

    她從桌子下面抓住宗言晨的手,緊緊的握住,希望他不要說。

    宗言晨淡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面上卻是看著蘇湛的,“你曾經那么傷害秦雅阿姨,把她害的好慘,就算我告訴你她在哪里,但是,她能原諒你嗎”

    蘇湛梗著脖子,有紅色的血絲凝聚到瞳孔中間,他啞著嗓子,“我知道錯了,只要她肯見我,讓我干什么都行。”

    他說話時,沒有往秦雅這邊看,但是這話又像是對她說的。

    “那你愿意拿出誠意嗎”宗言晨又問。

    “當然。”蘇湛毫不猶豫。

    如要秦雅說要他的命,他也給。

    只要她肯原諒他,給他一次機會。

    apizufe 要是宗言晨能夠聽到蘇湛的心聲,一定會吐槽他,命都沒了,原諒你,給你機會還有什么用

    這時服務員敲門進來,將點的菜端上來,秦雅點的并不是很多,但都是貴的,怎么也得值個幾萬塊。

    秦雅知道宗言晨不會對蘇湛說出自己的身份時,心里松了一口氣,面上恢復了鎮定。

    她看向宗景灝,“我點的菜,合胃口嗎”

    心想,你還沒有你兒子靠譜,雖然沒有明著告訴蘇湛,也在旁敲側擊。

    宗景灝輕笑,“只要你樂意,隨便點。”

    嗯,是他不地道,破財消災也行。

    “能給我一個盆子嗎這樣的。”宗言晨指著盛湯的那個白瓷的湯盆,兩邊對稱著耳朵,口上折疊折疊形成一個花口,金邊封住,輕奢的造型。

    宗言晨覺得那兩個耳朵有意思。

    “哥哥你要盆子干什么”宗言曦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宗言晨非常淡定,“你仔細看,這湯盆的耳朵,像不像豬的耳朵”

    其實這是個很精致的餐具,被宗言晨這么一說,仔細一打量,還真有幾分像。

    “不能拿一個過來嗎”秦雅看向服務員問道,他以為宗言晨就是好奇,想要玩,并不知道他心里憋著壞呢。

    “能,您稍等,我這就拿。”

    很快服務員將盆子拿了過來,將盆子給了秦雅之后,退出了包間。

    宗景灝不著痕跡的撇了一眼蘇湛,但是什么都沒有說,他的兒子,他還是有點了解的,這怕是沒按好心,準備整蘇湛呢。

    不過也好,讓秦雅消消氣,說不定就原諒他了。

    秦雅將盆子遞給了宗言晨,“你喜歡這個盆子啊趕明兒我們買一個盛湯用。”

    宗言晨點頭,“好啊,這造型是特別。”

    說著他抬起頭看向蘇湛,“蘇叔叔你真心想知道秦雅阿姨的下落嗎”

    蘇湛點頭如搗蒜,“是的。”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要拿出你的誠意。”宗言晨道。

    蘇湛有股不好的預感,盯著他跟前的盆子,“你要我拿出什么樣的誠意”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