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1章,上次真的是夢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1章,上次真的是夢嗎

    秦雅帶著兩個孩子回到住處,林辛言興許是這段時間累了,在房間里睡著了,因為宗景灝說等會蘇湛會過來,所以她把林辛言叫醒了。

    林辛言慵懶的睜開眼睛,睡眼朦朧地瞧著站在床邊的秦雅,她起身坐了起來,揉了揉眼睛,“你們回來了”

    秦雅嗯了一聲,“你要吃的蘿卜,給你買回來了。”

    林辛言剛睡醒,眼神有些惺忪,似乎還不是很清醒。

    秦雅給她倒了一杯水,她伸手接過來喝了半杯,人清醒了不少,她將水杯放在床頭柜上,下床穿上了鞋,問道,“你們ddgyf出去吃什么了”

    說話時她看了一眼時間,又看向秦雅,“這么晚了”

    從她帶孩子出去,到現在已經三個多小時了。

    他們吃什么,吃這么久啊

    “我們吃了紙包魚。”秦雅隨便扯了一個謊,因為這個慢,魚要現殺,再做熟起碼要半個多小時,他們吃好,再去趟超市就差不多了。

    “你該餓了吧,給你買吃的了。”秦雅和她一起往客廳走,兩個孩子在客廳的沙發里看電視。

    在超市買東西的時候,路過烘焙區,兩個孩子說林辛言喜歡吃紅豆酥,一層層紅豆,表面起酥里面軟糯。

    之前林辛言買過幾次,所以兩個孩子知道她喜歡吃。

    知道林辛言喜歡,宗景灝便買了兩盒,還買了別的小甜點,蘿卜也不能當飯吃,而且營養也不夠。

    秦雅伸了一個懶腰,“我去洗個澡。”

    她是不想看見蘇湛,就算此刻蘇湛死在她的面前,她都不會心軟或者原諒,她不是放不下逃避,只是單純的不想看見他。

    他的樣子,總是能讓她想起很多不愉快很多痛苦的事情。

    她可以改變容貌,改變聲音,但是,卻抹除不了記憶。

    林辛言點頭,她從冰箱里拿出純牛奶倒了一杯放在桌子上。

    宗言晨特別體貼的將買來的吃食都拿過來,放到桌子上,“媽咪,我們給你買了紅豆酥,還有菠蘿面包。”

    “還有這個。”宗言曦把林辛言想要吃的蘿卜遞過來。

    林辛言坐到椅子上,看著兩個孩子笑,覺得孩子們長大了,都知道體貼人了。

    她摸摸女兒的頭頂,“你去幫媽咪洗洗”

    “好。”

    宗言曦覺得能幫媽咪做事,是很值得驕傲的事情,故而特別開心。

    林辛言伸手拿了一塊兒子給打開的紅豆酥咬了一口,還是那個味道,她隨意的和兒子說話,“今天吃什么好吃的了”

    “牛排。”宗言曦回答。

    他哪里知道秦雅為了讓時間合理化,說吃了紙包魚。

    林辛言端牛奶的動作一頓,抬眸看著兒子,是她聽錯話了嗎

    秦雅說吃了紙包魚,他卻說吃了牛排

    她又問了一遍,“你們吃了什么”

    “牛排啊。”宗言晨眨了眨眼睛,“媽咪你也想吃嗎”

    林辛言搖頭,眉頭不由的皺起,吃了牛排秦雅為什么說吃了紙包魚

    而且這附近沒有西餐廳。

    秦雅為什么要說謊

    她笑著,像是和兒子拉家常一樣問,“你們在哪家店吃的呀”

    “曼巴西餐廳,上次邵爺爺請我們吃飯的地方。”宗言晨如實的說。

    “哦。”林辛言輕輕地垂下眼眸,那是一家高檔西餐廳,最低消費八千以上,而且離他們住的地方也遠。

    秦雅怎么會帶他們去哪里而且還要對她撒謊

    這時宗言曦把洗好的蘿卜拿給林辛言,“媽咪給,我洗的很干凈哦。”

    林辛言伸手接過來卻失去了胃口,她看著兩個孩子有些心神不寧。

    好好的秦雅為什么要騙她呢

    還是她做了什么,故意隱瞞她

    叮咚。

    房門鈴聲忽然響起,打斷了林辛言的思緒,她剛想起身去開門,宗言曦道,“我去開。”

    她跑的可快了。

    林辛言坐回椅子上,目光投向門口一般這個時候沒有人來,邵云也很少會在晚上過來。

    很快房門打開,蘇湛站在門口,看到他的那一刻林辛言瞠目結舌,耳朵哄的一聲如同被尖針刺了一下,全身都麻木了。

    蘇湛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她的雙手緊握,震驚的同時似乎又有些期待的往他身后看。

    “蘇叔叔。”宗言曦笑著和他打招呼,讓他進來。

    因為剛剛見過面沒有多久,所以絲毫驚訝都沒有。

    蘇湛走進來看著林辛言叫了一聲嫂子。

    “你,你怎么會知道我在這里”她極力的忍耐著,才能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

    “景灝他太過思念兩個孩子了,所以一直讓我調查你的行蹤,所以,我也是剛查到你的住處。”蘇湛解釋著他會這個時候,出現在這里的理由。

    林辛言攥緊雙手,濕濕黏黏的出了一層汗,當時她是想把兩個孩子留在他身邊的,畢竟那個時候他需要有人陪伴。

    從未離開過兩個孩子的她,發現自己并做不到,離開他就已經很痛苦,兩個孩子不在身邊,她怕自己會撐不下去。

    “我能帶兩個孩子去b市過幾天嗎”蘇湛說明來意。

    林辛言緩緩的抬起眼眸,想要問一句他還好嗎,卻未問出口,低低地說,“可以。”

    兩個孩子也是他的。

    她站起來,“我去給他們收拾幾件換洗的衣服,你在屋里坐一會兒。”

    “好。”

    蘇湛坐到沙發上。

    “要喝點什么嗎”林辛言問。

    “給我一杯水吧。”

    “我去倒。”宗言曦很開心。

    林辛言看著女兒,她這么高興應該知道要去見爸爸,所以才這么興奮和欣喜吧。

    她轉身回了房間,兩個孩子的衣物放在她臥室里的衣柜里。

    她打開柜門拿衣服時,忽然間想到自己上次做的那個夢,因為太過真實,她甚至清楚記得他身上帶著汗渭的氣息,他說我想你時的沙啞。

    上次真的是做夢嗎

    真的只有蘇湛一個人來嗎

    她開始猶疑起來,念頭一旦蹦出便不可抹除,她像是懷抱期待,又像是無意識身體不受大腦的控制,邁步走向窗臺,輕輕撩起白色的紗簾,望下看去。

    寂寥靜謐hh126的街口停泊著一輛,她似曾見過的車輛,她想不起是在醫院的停車場,還是在吃飯的餐廳門口。

    很快,她的目光觸及到一抹熟悉的身形。

    宗景灝逆著路燈黯淡的光影,倚靠在車門,在和關勁通電話,在向他匯報工作,暫且他回不去,都是線上辦公。

    他像是感覺有目光在看著自己,抬起頭望向窗口。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