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2章,真真實實的存在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2章,真真實實的存在過

    白色紗簾透著柔和的光,卻未發現看著自己的雙眸,他抿唇緊繃,或只是一時的錯覺

    此時此刻她應該在震驚蘇湛的出現吧

    apnb 林辛言背靠在窗邊的墻上,渾身止不住地哆嗦,雙手捂著心口,像是墜了一塊巨石,壓的喘不過來。

    她努力的大口呼吸著,才不會窒息,無法抑制那種百感交集的心情。

    看到他的那一刻,是喜悅的,也是復雜的。

    她閉上眼睛,顫抖的身體過了許久才穩住。

    他沒有明著出現在她的眼前,應該是關于文傾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吧。

    她睜開眼睛,伸手想要撩開窗簾再看他一眼,可不知為何,卻頓住了。

    手抬在半空中,始終落不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在糾結什么,還是在怕,怕自己沒有做到心無雜念。

    緩緩地她放下了手,

    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提起精神走到衣柜前給兩個孩子收拾衣物。

    夏天的衣服不占空間,來到c市以后她沒帶孩子出過遠門,所以家里沒有行李箱,她用手提袋裝著。

    收拾好她走出來,蘇湛在和兩個孩子說話。

    看到她出來,蘇湛站了起來。

    林辛言將袋子遞給他。

    “過幾天就把他們送回來。”蘇湛道,因為是要去白城看宗啟封,所以他現在就得把兩個孩子帶走。

    宗景灝讓蘇湛告訴她說,就幾天的時間。

    因為宗景灝知道,相比他,林辛言更需要兩個孩子在她身邊,她在不知道兩個孩子的父親是誰時,寧愿做單身媽媽也要生下他們,就足以表明她多愛他們,況且生下他們兩個后,又從未和他們分開過。

    感情比他深的多。

    “多過些日子也沒關系,他們兩個應該也想他了。”林辛言笑笑,“今天急著走嗎”

    蘇湛點頭,“嗯。”

    她看向兩個孩子,“你們過來。”

    “媽咪。”兩個孩子撲過來,一左一右抱著她的腿。

    林辛言摸摸他們的腦袋,“不是說想爸爸了,現在可以去見了,高興嗎”

    “嗯嗯。”宗言曦連連點頭。

    “可是我也不想離開媽咪。”宗言晨用臉在她身上蹭。

    蘇湛看孩子們舍不得林辛言,安撫道,“過幾天我還把你們送回來,今天我們現走,你們的爸爸應該很想見到你們。”

    “媽咪。”宗言晨依依不舍,如果不是要去見爺爺,他不會離開媽咪的,不會讓媽咪一個人的。

    “好了,快去吧,又不是不回來了。”林辛言將他們交給蘇湛,“麻煩你照顧他們兩個了。”

    “不麻煩。”蘇湛牽著宗言曦的手,看著林辛言,“嫂子,那我們走了。”

    林辛言輕嗯了一聲,他們走到門口時,林辛言想到回房間的秦雅,叫住了他,“蘇湛。”

    “嗯”蘇湛回頭。

    很快林辛言又搖頭,“沒事,路上慢點。”

    她本想和蘇湛說秦雅的事情,但是又覺得不妥。

    蘇湛說好,他猶豫了幾秒,覺得應該和她說一聲,“文傾是自己自首”

    “我不想知道這些事情。”蘇湛還沒說完,林辛言就打斷了她。

    現在她只想安靜的在這邊生活,把她想要做的事情,做好。

    當初選擇離開,就是不想插手任何。

    誰怎么樣了,是生是死,和她都沒有關系。

    說她冷血也好,說她無情也罷,對于從未相處過的血緣親人,她真的沒有太多感情。

    她不想背負太多,她也背負不了,她很累,只想簡單點。

    蘇湛抿唇沒在繼續說,他提這一茬,就是想要告訴她,文傾的審,判下來,不管是什么結果,都和宗景灝沒有多大關系,是他自己去自首的。

    這是文傾唯一做的一件好事吧。

    讓宗景灝和林辛言的關系,不至于不可回旋。

    文傾間接害死了程毓秀,但是文傾也自首了,算是一報還一報。

    知道她不想聽蘇湛沒在繼續說,帶著兩個孩子出了門。

    “媽咪,我們會很快回來的。”兩個孩子回頭和她揮手。

    她沒有出去送他們,就站在玄關,朝他們擺手,“好,我等你們。”

    很快電梯開了,蘇湛帶著兩個孩子上電梯。

    “我們走了。”蘇湛說。

    林辛言面上保持著微笑說,“好。”目送他們上了電梯,直到電梯的門已經合上,也沒曾收回視線。

    就這么站著,盯著電梯樓層跳動的數字。

    6,5,4,3,2,1

    她算著時間,他們什么時候下電梯,什么時候走出小區,什么時候和他見面。

    她緩緩的轉身走到客廳,站在陽臺就可以看見小區門口,可是她卻沒有去。

    沒有和孩子分開的她,怕自己會舍不得,還怕他發現自己。

    她邁步走到餐桌前,上面還放著女兒給洗的蘿卜,兒子給拿的紅豆酥,可是此刻卻什么也吃不下去。

    整顆心都是沉甸甸的。

    她就這么靜靜的坐著。

    墻上的時鐘滴滴答答的走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秦雅從臥室走出來,看到林辛言坐在那兒,什么話也沒說開冰箱拿了一瓶水,拉開椅子坐下。

    她想即使自己什么也不說,林辛言可能也有所發現。

    蘇湛的出現,就證明宗景灝也知道這個地方。

    “是舍不得兩個孩子嗎”秦雅問。

    “有點,沒分開過,不過這樣也好,畢竟也是他的兒女,我把他們帶走已經很自私了。”

    在他最需要有人陪伴的時候,她連孩子都沒有留給他。

    “很快就會回來,再說你現在也不是一個人。”秦雅看她的肚子。

    林辛低頭,強顏歡笑道,“是啊,我不是一個人,我還有他呢。”

    心里裝了事情,說話的欲望不大,后來林辛言回了臥室,她坐在床邊,望著窗口。

    他知道這里,那晚或許不是夢,而是真真實實的存在過。

    她回頭看著凌亂的床,傾身躺了下去,卻怎么也睡不著。

    未曾有過的孤獨被著黑暗的夜層層包裹。

    孩子不在身邊,她全身心的投入了工作,因為接到很多香云紗的訂單,原來的廠子早已經供應不上,在邵云的幫助下,她擴大了規模。

    中午的時候,秦雅從住處來給了林辛言一份快件。

    她給一個客戶設計的中式婚服,她把圖落家了,回去拿的時候門衛說有她們的快件,她一看了一眼是林辛言就給拿過來了。

    “我最近沒買過東西。”誰會給她寄快件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