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4章 終究是沒躲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4章 終究是沒躲過

    “我這有一份東西,是給你寄去公司,還是你過來拿”秦雅的聲音傳過來。

    其實到現在秦雅都不知道他為什么忽然間要蘇湛出面帶走兩個孩子。

    更不知道他去了白城。

    “什么東西”宗景灝望著窗外,按照程毓溫發來的定位,前去的方向,越來越不像是有醫院的地方。

    “是一份快件,收件人是林辛言,但是上面沒有寄件人的名字和地址,林姐看過之后,讓我交給你,具體里面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話末落她又解釋了一句,“你忽然讓蘇湛帶走兩個孩子,她應該是有所察覺。”

    宗景灝知道蘇湛出現在她住的地方,她肯定會察覺,沈培川給他發信息說,文傾的案子這幾天就會有結果。

    所以他想,等到他從白城回去,文傾的案子就該判下來了。

    “先放你那里,我過去之后,你再交給我。”

    apnb他來白城也是一時的,看完宗啟封還是要回去的,他現在沒有在b市,寄去公司也沒有用。

    “那好,你過來之后聯系我。”

    “這里會有醫院嗎”蘇湛在前面開車子,往后看了一眼,“這地方有些眼熟啊。”

    那邊秦雅聽到了蘇湛的聲音,說了一聲沒事我掛電話了,便斷了通話。

    宗景灝收起手機,他早察覺出來,這里很像上次林辛言跟著程毓溫學習制作香云紗的地方。

    “按照地址走吧。”想來宗啟封怕是沒在醫院里。

    沿著水泥路又開了一會兒,很快看到一片宅子,占地面積極大,特色建筑,很氣派的四合院。

    “這里是什么地方”蘇湛疑惑。

    “這里是奶奶的家。”宗言晨道,上次林辛言帶他和妹妹來過,所以知道。

    蘇湛往后看他一眼,目光又移向宗景灝,很明顯宗言晨口中的奶奶就是程毓秀,那么這里是程家了

    宗景灝的表情并未有大幅度的波動,就算有也壓在了心底,并未表現在臉上。

    車子在院前停下來,他推開車門下來,來到以前來過的地方,兩個孩子也安耐不住舊地重游的喜悅,從車上下來。

    “爺爺在這里嗎”宗言曦問。

    apnb“應該是吧。”宗啟封來到白城,能夠落腳的地方也就程家了吧。

    這時程毓溫從屋里走了出來,看到兩個孩子也來了,腳步快了幾分,“呦,你們兩個也來了。”

    “我們來看爺爺。”兩個孩子異口同聲。

    “好,好,好。”程毓溫連連說了三個好,可見他有多高興。

    如今真相大白,宗景灝能帶著孩子踏進程家,他的內心怎么能不激動

    他萬分欣喜,抬起頭看宗景灝時,卻發現他并沒有和自己一樣的心情,依舊是平時那副冷淡樣。

    他臉上的笑容有些掛不住,不過看到兩個孩子,還是笑著,“都進來吧。”

    踏上臺階,邁過門檻進入了院子內,蘇湛環視一圈后,發出一聲感慨。

    單單看這片宅子,也能看出程家之前也是大戶之家,且很有底蘊,這種建筑更像是祖上傳下來的,現在很少有能夠保存這么好的這種建筑大面積的宅子。

    “哇,我的大鵝秋千還在。”進到院子,宗言曦放開了爸爸的手,朝著樹下的秋千跑去。

    宗景灝看著女兒,心想,上次來白城,林辛言借口帶他們出來,應該來的就是這里吧,在這里她知道了所有的秘密。

    “你爸在那間屋子,他在里面等你,他想見你,怕你不來,才讓我說他生病住院了。”程毓溫解釋道。

    宗景灝在發現不像是去醫院的路,便猜到了,他淡淡的嗯,“蘇湛,你看著他們兩個。”

    “你放心,我在這里呢。”程毓溫連忙道,這里是程家他們來到這里,他有責任照顧好他們。

    宗景灝不是不信任他,只是和他沒有相處過,沒有感情,潛意識里還是偏向蘇湛。

    蘇湛對他點頭,“你進去吧。”

    他嗯了一聲。

    程毓溫不免有幾分失落,微微地嘆了一口氣,蘇湛替他解釋了一句,“他就這性子,你別介意。”

    “你坐。”程毓溫沒有接話茬,樹下程毓溫擺放了藤椅和桌子,上面放了水壺喝水的杯子,他給蘇湛倒了一杯水,“這一路累了吧。”

    蘇湛說還好。

    這邊,宗景灝走進廂房,屋內的陳設儼然是女孩子的閨房,窗前宗啟封腿上蓋著薄毯子,半躺在搖椅上,年輕時烏黑的頭發猶如嚴冬初雪落地,原本雙鬢白發已經布滿頭,臉上條條皺紋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

    “你來了。”宗啟封沒有回頭。

    宗景灝未應聲,只是很沉默地走來,他叫自己來,應該是有話和他說。

    此刻,他更愿意做個聆聽者。

    他站在窗前,望著窗外的林子,這個時節綠樹成蔭,茂盛的枝葉,遮出大片大片的陰涼,斑駁光影墜落地面。

    “你應該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吧。”宗啟封未曾抬眸,眼皮微垂,深深嘆息一聲,“這輩子,我做過很多后悔的事情。”

    “我希望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轍,等到失去后才后悔。”他的聲音低沉滄桑,透著無盡的凄涼。

    他這一輩子,仔細追究下來,就如一下笑話,看似沒有對不起誰,可是又因為他的不夠果斷,才發生很多不該發生的事情。

    如果他當初明知道文嫻心里有人,而果斷拒絕那樁婚姻,就不會出現接下來所有的事情。

    “她當初嫁給我,都是因為你,這二十多年來我們看似夫妻恩愛,可我卻不知,她可曾愛過我。”

    畢竟之前她和白宏飛情投意合,又是彼此的初戀,為此,白宏飛終身未娶,這份情實屬不易,不是有人從中作梗,或許他們平淡一生白頭到老。

    因為知道她有白宏飛這個初戀,生活在一個屋檐下他總是端著,即使后來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也未曾對程毓秀表達過自己的感情。

    直到她離開,他才追悔莫及。

    他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因為上一代的事情,做出什么讓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

    他語重心長,“我想,以她對你的愛,一定希望你幸福,而不是為了報仇,去傷害自己喜歡的人,你不是小孩子,你肯定很明白你自己的心。”

    “我也曾想要阻止過,本想你和何家小姐結婚,也就斷了日后知道真相的麻煩不曾想,兜兜轉轉,終究是沒躲過,或許是緣分,躲都躲不掉。”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