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5章 不曾入我夢里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5章 不曾入我夢里來

    也許是上天注定的不解之緣,再怎么人為,也破解不了。

    “小曦和小蕊,應該快上小學了吧把她找回來,好好過日子上。”

    上輩子的恩怨,終究不是他們的錯,不該他們來承擔這個后果。

    自從在白胤寧嘴里知道林辛言走了,這些日子,他總是不能安寧,怕宗景灝做出后悔一輩子的事情。

    他已經體會到后悔的滋味了,不想兒子走自己的老路。

    “不知道她是不是在怨我,走了這么久,也不曾入我夢里來。”他的聲音斷斷續續,藏不住的哽咽。

    宗景灝未曾回應半句,只是這么站著,聽著。

    偶爾刮來一陣風,吹的樹葉嘩嘩響。

    時間如梭,轉瞬即逝,原本高掛的太陽,被西山遮擋,遮住炙熱的光,讓白天變成黑夜。

    父子兩個在房間里呆了半天,沒有人進去打擾過,直到飯前,宗景灝才從房間里走出來。

    程毓溫準備了晚飯,在院子里的圓桌上,宗言曦過來拉著他的手,“爸爸。”

    宗景灝伸手揉揉她的頭頂。

    “快點來吃飯。”宗言曦拉著他朝著桌子走來。

    嗡嗡

    這時他口袋里的手機震動了起來,他讓女兒先坐下吃飯,然后走到一旁掏出手機,屏幕上顯示著沈培川的名字,他按下接聽鍵放于耳畔。

    很快沈培川的聲音傳了過來,“文傾的結果下來了。”

    車禍當場造成三死一傷,情節嚴重,按照法律應當嚴懲,司法部門對此事展開的調查,查到這本是一起綁架案,造成的車禍,文傾主動自首,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并且還當眾為此事作出道歉,認罪的態度很誠懇,司法部門從輕處理。

    “有期徒刑兩年,緩期執行。”沈培川說。

    宣判時,審判長是這樣宣布的,“文傾,身為公職人員知法犯法,嚴重破壞了公職人員在大眾心目中形象,毀壞公職人員聲譽,在此,我們將給予嚴重處理,犯罪嫌疑人有主動自首情節,并且主動向我院主動供述罪行,向廣大民眾道歉,有悔改之意,酌情處理。判有期徒刑兩年,zhangyiji緩期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對此宗景灝并未有心情波動,更沒有報仇的快感,只是淡淡的道,“我知道了。”

    “別的相關人員也給予了相對的處置,只是顧北并未受到相關處罰。”

    文傾找顧北,文傾是主謀,而且顧北并未親自出面去找小混混劫車,是他手下那個經理去的。

    當初為了拉顧北下水,拍了那個經理和小混混頭子接觸的視屏,并且故意套出經理經理的話,說是顧北讓他去的,但是經理被抓之后咬死是他一個人去找的人,和顧北并沒有關系。

    加上顧老爺子在上面找人活動了關系,所以他逃脫了罪責。

    能在風頭上開夜總會的,勢力肯定不小。

    “經過此事,他肯定知道我們騙了他,利用他,會不會心懷報復”畢竟顧北可不是什么好人。

    這次差點再栽了一個大跟頭,怎么不會善罷甘休。

    apnbpuedysp“你盯著他的動向,等我回去再說。”

    “好。”

    電話掛斷,他扭頭看向兩個孩子,月色下兩個孩子安靜的吃著飯,宗啟封的話他聽心里去了,就算為程毓秀報仇的時候,他也從未想過要放棄林辛言,放棄這個家。

    他走過來,程毓溫給他拉椅子,“很晚了,快點坐下吃點東西吧。”

    宗景灝看他一眼坐下來,說道,“謝謝。”

    “不用,不用,我也是外人,不用客氣的。”程毓溫給他拿筷子。

    “以后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說。”宗景灝接過他遞過來的筷子,“他以后在這里,還麻煩你幫著照顧。”

    宗啟封說他要留在這里,他身體沒病,精神不好是心病。

    程毓溫說,“那是自然,我也沒把他當外人,不管他和我妹妹之間是否有愛,他們也以夫妻名義過了二十多年,我早把他當妹夫看待。”

    說著他竟有些心酸,二十多年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程毓溫給他倒酒,“說起來,我還想謝謝你。”

    他將自己的酒杯也倒滿,雖然窩在白城這個不大的地方,但是對于外面的情況,卻時刻關注著。

    “你看到了,這座宅子是祖上留下來的,以前就是靠紡織起家,香云紗是我爺爺那輩研制出來的,傳到我爸手里時,它已經有了很大的知名度,在我爸那個時代,大家生活水平在逐漸上升,對于穿也講究起來,香云紗被推崇,在布料界有很高的地位。”程毓溫有些感慨,“本以為它會從此隕落,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中,不曾想它還有重見天日的時候。”

    自從林辛言舉辦的會展成功,讓香云紗以一種極具個性化的方式走入大眾視野,在業內,早已經傳開。

    作為曾經的業內知名企業,對于業內的動向他都有關注。

    “我想,一定是你做的吧,沒有你,誰還能對程家的基業如此上心。”程毓溫擦了一把臉,端起酒杯舉起,“謝謝你。”

    宗景灝抿唇,聽明白了他的話,可,這一切都不是他做0754hr。

    在會展的時候,他以為林辛言是在為程毓的事情贖罪,到這一刻,才真正的明白,她讓香云紗重新走進大眾視野的意義。

    并非只是為了程毓秀的死贖罪,更多是傳承。或許一切冥冥之中都早已經注定。

    她成為香云紗的技術繼承人,承載著程家的祖業延續。

    此時此刻,他真的很想和林辛言說一聲謝謝。

    謝謝她為他,為程家所做的一切。

    宗景灝和程毓溫喝了那杯酒,之后也是程毓溫在說,一些過往的事情。

    蘇湛沒有沾酒,明天他要開車,今晚在這里過一夜,明天一早他們就要回c市了。

    c市。

    林辛言從店里出門以后,站在路邊打車,車子她留給秦雅了。

    一輛黑色的私家車停在不遠處,里面的男人看著她,左右上下的打量,而后問身邊的人,“你確定就是這個女人”

    “顧少,你放心我查的很清楚,宗景灝出現在這個城市就是為她。”老四說道。

    “可我看她怎么跟沒事人一樣”那些照片是他故意送到林辛言的跟前,就是想看看她的反應。

    可是她太過平靜,平靜的好像沒事人一樣。

    一般情況下,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其他女人上床,不都是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嗎

    “我非常的肯定,之前他取消和何家小姐的婚約,就是因為這個女人,和文傾的矛盾,好像也是因為她。”

    “哦,是嗎”顧北越來越有興趣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