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39章 今天他的婚禮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39章 今天他的婚禮

    因為心情不好,林辛言并未聽清楚是誰的聲音,帶著情緒的問了一句,“你是誰”

    白胤寧拿著電話看看,一度覺得自己聽錯了,很少看到林辛言生氣,這是誰惹她了

    將電話從新放于耳畔說道,“我是白胤寧。”

    這次輪到林辛言看手機,意外他給自己打電話,“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機號碼”

    “我知道你在什么地方,想要查到你的手機號碼是什么很難的事情嗎”白胤寧苦笑,“是不高興我聯系你嗎”

    林辛言坐在玄關換鞋的小凳子上,解釋道,“沒有,只是心情不好。”

    “怎么心情不好了,能和我說說嗎”白胤寧問。

    “你打電話給我,應該是有什么事情吧”她才不會和別人說自己的心情為什么不好呢。

    難不成到處去宣傳宗景灝的那些不雅照

    除非她瘋了才會那么做。

    “是有事,無緣無故給你打電話,怕是要直接給我掛了吧”白胤寧笑說。

    林辛言抿唇不語。

    那邊白胤寧的聲音再次傳過來,“你來一趟白城吧。”

    “我怕沒時間。”林辛言果斷拒絕。

    她是真的沒有時間,一方面是因為店里和廠子里的事情,還有是關于宗景灝的事情。

    白胤寧苦笑,在預料之中還是難免失落。

    “我們還是朋友吧”白胤寧壓下苦澀笑著,“我結婚,給你遞請柬也不來嗎”

    什么

    是她聽錯了嗎

    白胤寧要結婚

    “真的”林辛言不確定的問。

    “當然,這個能開玩笑嗎怎么不舍得我和別的女人結婚”他笑著問。

    “沒有,我只是很意外。”之前一點風聲都沒聽到,這說結婚就結婚了。

    “所以,我的婚禮邀請你參加,你來嗎我們還是朋友吧”

    不等林辛言回答,白胤寧再次說道,“你應該不方便,我已經讓高原過去接你。”

    林辛言扶額,這是不給她拒絕的機會。

    不過這是他的婚禮,他邀請了,不去也不合適。

    她想了想,說好,就當是散心了,希望她去白城回來,那些照片的事情,宗景灝能解決完。

    “高原什么時候過來”林辛言問。

    “現在已經到了吧。”

    林辛言,“”

    “你這是都安排好了。”

    “你的事情,我必須按安排好。”白胤寧依舊是笑著的口吻。

    因為白胤寧的婚禮在明天就會舉行,所以今天她就要出發,現在過去剛好能趕上。

    她秦雅說了一聲,因為是夏天她帶了兩身換洗的衣物,還有一件小禮服,畢竟是參加人家的婚禮,總要穿的正式一點。

    秦雅知道白胤寧派人過來,所以也不擔心,只是和林辛言有一樣的驚訝,這說結婚就結婚了。

    行動很快。

    也不知道對象是什么女孩。

    高原開的商務過來的,空間大,也能休息。

    林辛言上車之后問了一句,“你家白總真結婚嗎”

    她只是覺得好快,像是做夢一樣。

    “嗯,這樣的玩笑開不得。”高原啟動車子回答。

    “對方是什么樣的女孩”林辛言問,純屬好奇。

    白胤寧雖然腿不好,可是她看得出,那也是一個很驕傲的男人。

    既然要結婚了,對方肯定也不錯。

    “這個你還是親自問白總吧。”高原不是要守口如瓶,而是覺得這個應該白胤寧自己和她說。

    林辛言畢竟是白胤寧喜歡過的人,怕是現在也還喜歡著,只是看明白了選擇了放手而已。

    “你可以在后面躺著休息,下方那個小冰箱內有些吃的和水。”高原說ijgshan。

    車內確實很舒適,車里開著空調,溫度調的不是很低剛剛好,后方的座椅全部放平,就像是一張大床,這樣躺著和家里的床沒有區別。

    主要是,還準備了吃的,林辛言看向高原,“怪不得你能受到白總的器重。”

    在照顧人上,心思還是很細膩的。

    高原像是明白了林辛言話里的意思,解釋了一句,“這些都是白宗交代的,怕你坐長途車勞累。”

    林辛言頓時語塞,半天才道,“見到他之后,我要說聲謝謝了。”

    高原往后看了她一眼,沒說話,那白胤寧對她的心思昭然若揭,會這么做,自然是因為心里有,才能想得到。

    “你好好休息吧,不到天亮我們就能到。”高原說。

    林辛言嗯了一聲便沒在說話,躺在后面休息,或許是車子會有輕微的晃動,反而讓人容易入眠。

    醒來時天已經麻麻亮,林辛言問,“到了嗎”

    “是的,已經到了白城的地界。”高原回答。

    “這一路你辛苦了。”開夜車很累。

    “去的時候是另外一個司機開的,回來是我開的。”高原說道。

    白胤寧怕他太累,路上出事,去的時候叫了代駕,所以去的時候路上他一直在車上休息,回來才開的,還好并不是很累。

    “幫我找個酒店吧,我洗漱一下。”林辛言說道。

    “好。”

    apn 到了白城就是他們的地盤了,所以辦什么事情也方便。

    高原很快就給林辛言安排好了酒店。

    林辛言到酒店短暫休息一下,洗漱穿戴整齊,已經早上6點半。

    高原來接她,說是白胤寧要見她。

    林辛言皺眉,“今天他的婚禮,婚禮上總是要見的。”

    現在沒有必要再見了。

    高原笑說,“我只負責傳達,你就別讓我為難了,去見見我家白總吧。”

    不等林辛言回答,高原又說道,“林小姐別有顧慮,我們白總都已經決定結婚了,不會做什么讓你為難的事情。”

    林辛言點頭答應,高原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再拒絕,顯得她矯情了。

    高原開著車子帶她到一處比較僻靜的鄉野之地,早上的太陽才剛升起,并不燥熱。

    走下車子之后,林辛言在河邊看到白胤寧的身影,這種地方,這個時間段尤其的安靜。

    她邁步踩著長滿雜草,到處亂石并沒有路的河岸走過去,白胤寧沒有回頭好像也知道她來了。

    “有沒有很意外”他問。

    “還好,你也到了該結婚的年紀。”林辛言淡淡的道。

    她站在他的旁邊,呼吸著清晨的空氣,好像人放松了些。

    白胤寧扭頭看她,“不好奇,我的結婚對象是什么人嗎。”

    林辛言看過來問,“什么人”

    白胤寧望著河面,“她的家庭很好,在事業上對我有幫助,你知道,因為你家的小心眼男人,讓白氏受到了重創,所以,我找了一個家庭極好的女人作為結婚對象。”

    他們身后的水泥路上,高原早就開車走了,只是從不遠處開來了另一輛車子。

    宗啟封知道兩個孩子跟著宗景灝一起過來了,就想要和兩個孩子親近親近,想著宗啟封暫時不回b市,他們這一走,不知道什么時候會再過來,便答應他多留一天,讓兩個孩子陪陪他,這樣以來回c市的計劃耽擱了一天。

    apnb 本來昨天早上就該回去的,拖到今天早上才走。

    昨天晚上睡的晚,兩個孩子上車之后也是懨懨的沒什么精神,宗景灝抱著女兒,路過這條路時,他正好看向窗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