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0章 會不會趁火打劫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0章 會不會趁火打劫

    窩在他懷里的宗言曦動了動,問道,“爸爸,我們什么時候能見到媽咪”

    宗景灝低頭看女兒,拍拍她的背哄著,“你睡會兒,醒了,就見到她了。”

    他們這個時候出發,天不黑應該就能到c市。

    車窗外面快速的掠過河邊的兩個人影。

    宗景灝再看向窗外時,已經過了那段路,錯過了林辛言。

    而站在河邊的林辛言,完全不知道身后兒子和女兒還有宗景灝的經過。

    還震驚于白胤寧結婚,只為了事業。

    她無法茍同這樣的做法。

    “你所要娶的女人,是要陪你過一輩子的人,怎么能只圖人家的家庭好”

    “那我應該圖什么”白胤寧仰頭看她。

    “總要有點好感,喜歡人家,不然嫁給你的女孩知道,你只為了事業,將來怕是會恨你吧”

    婚姻對于女人來說,是第二次投胎,前半生沒有機會選擇出生在什么樣的家庭,擁有什么父母。

    可是對于丈夫是可以選擇的,選擇一個什么樣的人,陪自己過完后半生。

    白胤寧這明顯是在利用別人。

    “我也想喜歡上,可是,我怎么樣才能控制自己的心呢”他笑著問,“你有好方法嗎教教我”

    林辛言撇過他灼灼目光,“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白胤寧其實特別想說,如果不能是你,那么是誰對他來說都一樣。

    “你今天很漂亮。”他的目光落在林辛言的裙子上,粉色大型v領的小禮服,綢面及膝蓋的裙子裹住她纖柔的身軀,裸露著白細的小腿,用細小珍珠拼成一朵朵小巧的珠花,灑落在裙上,微微凸起的腹部,讓淡雅而高貴的禮服無故平添了幾分柔和的美。

    或許是做了母親的女人,身上才能給人這種溫熙柔和的感覺。

    林辛言禮貌的笑笑,并未作答。

    她覺得自己說什么,都能被白胤寧說出一翻她無法回答的話語。

    索性就不在開口。

    后來兩人都沒有再說話,就這么靜靜的站著,太陽越來越高,河邊的涼影也移了位置。

    林辛言說,“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應該有很多事情要忙,還是早點回去吧。”

    白胤寧嗯了一聲,叫來高原他們離開了河邊。

    另一邊,已經上了高速的宗景灝,收到了秦雅發過來的信息,沒有任何文字,都是一張張照片。

    得到林辛言的允許,秦雅看了文件袋里的東西,看過之后她整gdzqr個人都不好了,也明白了為什么林辛言會臉色看起來那么差。

    她不知道里面有什么陰謀,也沒有林辛言想的多,她只想告訴宗景灝有這么一件事情發生,問一問他這是真還是假

    因為她怕林辛言受到傷害。

    她經歷過背叛,知道那種感覺。

    和她一樣震驚的還有宗景灝,他都沒見過照片上的女人,怎么就有這么多這樣的照片。

    秦雅從哪里弄來的

    他快速的回撥了號碼,很快那端就接了起來。

    秦雅急切的聲音傳過來,“怎么回事真的假的”

    “你哪來的這些照片”宗景灝的聲音很冷答非所問的問,是誰弄的這些照片,秦雅都知道了,林辛言有沒有看到

    有沒有誤會

    “我上次不是和你說過,有人寄東西過來嗎,沒有署名和地址,林姐看過之后,讓我交給你,你說先放我這里的。”

    “她,她知道,她也看過是嗎”宗景灝愈發的不淡定了,害怕林辛言當了真,誤會,害怕她生氣,氣壞了身子,畢竟現在她身懷有孕。

    平心而論,如果是林辛言有這樣的照片出現在他的眼前,他也會抓狂的。

    “當然看過,看過之后臉色和精神一直都不好,我才好奇,這些是真的嗎”

    “當然不是,幫我看著她,我很快就回去。”宗景灝欲掛斷電話的時候,秦雅的聲音再次傳過來,“她不在,去白城了。”

    “你說什么”

    “她去白城了,白胤寧結婚,她受邀去參加婚禮了。”

    “我知道了。”他掛斷電話,朝著開車的蘇湛說道,“找個地方掉頭,我們回白城。”

    蘇湛不明所以,問,“為什么剛剛你給誰打的電話,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宗景灝厲聲,“讓你掉頭,那來那么多的廢話”

    他著急,這個節骨眼上她來白城,誰知道白胤寧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會不會趁林辛言心思不定的時候趁火打劫

    結婚

    他和誰結婚這么快就結婚是不是故意騙林辛言來的詭計

    他知道白胤寧對林辛言的心思,才這么暴躁。

    蘇湛往后看了一眼,這才發現,他鐵青的臉色,屆時一句多余的話也不敢說,從前面的出口處下了高速,從下面的路,再上相反的車道。

    宗景灝閉了閉眼,也覺得自己太過沖動了,現在冷靜下來想想,這些照片怎么就出現在林辛言的眼前了

    明顯是沖著他來的,而且還知道他和林辛言之間的關系。

    他緩了緩,撥了沈培川的號碼。

    很快電話接通,不等他說話,沈培川的聲音就先傳了過來,“我正想給你打電話呢。”

    “發生了什么事情了”如果沒有事情不會想要給他打電話的。

    “你讓我盯著顧北,我沒找到人,他好像沒在b市。”沈培川覺得奇怪。

    宗景灝一瞬間就明白了,那些照片恐怕都是顧北弄出來的。

    沒在b市,在c市

    他問,“最近你忙嗎”

    aphhn沈培川的上司很器重他,想要給他升職,最近手上給他的事情也比較多。

    但,還是對宗景灝說,不忙。

    宗景灝問了,肯定就是有事情要他幫忙做。

    “你去趟c市,如果我沒猜錯,他應該在那邊,看看他都干了些什么。”

    沈培川一驚,“他找嫂子的麻煩了”

    “你先查一下,詳細的等我回去再說。”

    沈培川張了張口想要問你沒在c市嗎

    可是話到嘴邊轉了一個彎,“我知道了,今天就過去。”

    如果宗景灝自己在c市,應該也不會再讓他去一趟c市了。

    蘇湛安靜的開著車子,不敢再說話。

    過了大概一個小時,他們又反回了白城。

    要辦婚禮應該是白城最大酒店,宗景灝讓蘇湛去酒店。

    離酒店還有一段路,就已經能看出來這里像是在辦什么喜事,鮮花落了滿地,路邊停著一排一排的車,街道兩旁有不少看熱鬧的人。

    宗景灝皺眉,白胤寧真要結婚

    這時車子停在了酒店門口,睡著的兩個孩子醒了,問,“我們到家了嗎”

    宗景灝拍拍他們,“還沒有,乖乖的先和蘇叔叔回去,我辦點事情。”

    他不知道里面什么情況,所以先讓蘇湛把兩個孩子帶回程家,他自己進去。

    宗言曦雖然有點不情愿,還是點了點頭。

    宗景灝推開車門下來,看著蘇湛開著車子帶兩個孩子離開,他才邁步走進酒店。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