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1章 他會不會氣的七竅生煙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1章 他會不會氣的七竅生煙

    邁入酒店就有種喜氣撲面而來的感覺,這并不是一場現代婚禮,而是一場中式主題婚禮,整個婚禮場景布置以喜慶的大紅色為主,為了營造濃厚的中式色彩,禮堂作為整個現場的焦點,從布置上就突出了主色調和主題。

    現場很熱鬧,白胤寧這邊并沒有多少親戚,商場上的合作伙伴來了不少,還有些公司內部高管,剩下的都是女方親朋好友人很多,讓婚禮現場熱鬧非凡。

    沒有人會注意有人進來,目光都在禮堂上,婚禮最引人注目的時刻,因為是中式婚禮,并沒有宣誓那套說辭,而是用拜天地代替了。

    新娘穿著繡花裙褂的中式婚服,頭頂鳳冠霞帔,上面蓋著一塊紅色帶穗方巾,含蓄而美麗。

    而白胤寧并未穿著相應的中式長衫,而是著西服正裝,臉上一直帶著笑,似乎是很滿意樁婚事。

    宗景灝并沒有心情去欣賞這樣一場婚禮,只想快點找到林辛言,奈何現場人很多,一時間并未看到她的身影。

    女方父母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上臺講了話,也表達了對女婿的滿意。

    白胤寧除了腿之外,能力也好,長相也好,都是比較出眾的。

    要說唯一的缺憾,也就是雙腿不能像平常人那樣行走。

    婚禮雖然辦的盛大,但是也省略了不少細節性上的禮節,新娘講話,敬酒之類的全部都沒有。

    林辛言站在禮堂右方的紅色幔帳下,靜靜的望著禮堂,因為離的還算近,她能看清楚新娘的長相,五官清秀,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也沒有第一眼就給人很驚艷的感覺,反而是那種,讓人看得越久越舒服的人。

    那雙看人的眼睛,像是一汪從未污染的水,清澈見底。

    拜堂結束白胤寧帶著新娘走下來,朝著林辛言而來。

    “你帶我去哪兒”周純純老實的跟著他,又有些好奇的問。

    白胤寧笑,“帶你去見一個人。”

    很快他們來到林辛言的面前,白胤寧笑著給林辛言介紹“這位我妻子,周純純。”

    林辛言禮貌的打招呼,“你好。”

    周純純眨了眨無辜的大眼睛,說道,“我見過她。”

    白胤寧笑著說道,“哦,是嗎,在什么地方見到的”

    林辛言也在腦海里搜索著她的樣子,可是并沒有找到屬于她的記憶。

    周純純臉上沒有什么表情,淡淡的說,“云之繡,定做我身上的婚服時見過,另外一個設計師接待的我和媽媽,她沒注意到我們。”

    林辛言恍然大悟,怪不得看她身上的婚服時覺得眼熟,這才想起來,這個設計她在秦雅的畫案上見過,云之繡開張之后,秦雅接的第一個設計。

    經過周純純這么一說,她才想起來。

    記性越來越不好了,難道孕婦真的會記憶減退

    可是有言曦和言晨的時候,并沒有這種情況,還是因為她太累了雖然很想回去休息,然后快點回c市,但這是白胤寧的婚禮,總要結束才能說走。

    “來的匆忙,并沒有給你準備特殊的新婚禮物,只能隨禮一個大點的紅包,希望你新婚快樂。”林辛言笑著說。

    白胤寧佯裝生氣,“這就是你沒誠意了,一個紅包就想打發我”

    “是你沒提前告訴我,不是我不給你準備,如果知道這位是你的妻子,我當時就不讓秦雅收錢了,就當是送你妻子的禮物了,要不我把定制婚服的錢退給你”

    白胤寧,“”

    他就這么缺錢嗎

    “如今我已經結婚,你還有顧慮嗎說話這么疏遠”白胤寧問。

    林辛言皺眉,他都不考慮新婚妻子的感受嗎說著這么不顧場合

    她不由的去看周純純,周純純臉上并沒有因為白胤寧的話而有異樣的表情,一直都很平靜,總是睜著那雙大大的眼睛。

    “她”

    林辛言感覺到了不對勁。

    白胤寧仰頭看周純純,朝她伸出手,她蹲下乖乖地把手放進他的掌心內,笑著叫,“胤寧。”

    “你喜歡我嗎”白胤寧問。

    周cxj05純純誠實的點了點頭,“喜歡。”

    “她是不是很單純像她的名字一樣”白胤寧的目光轉瞬看向林辛言。

    林辛言抿唇并未言語。

    白胤寧伸手撫周純純的額頭,她很乖巧,他和她說話時總是喜歡蹲在他的身邊,“她今年23,卻只有13歲孩子的智商,很單純,不諳世事,沒見過人間黑暗,是我見過最簡單的人。”

    林辛言,“”

    她半天說不出話來,不知道白胤寧到底想要干什么

    “瘸子配傻子,是不是很般配”白胤寧自我調侃道。

    林辛言一點都不覺得好笑,低聲問,“為什么做這樣的選擇”

    “有什么不好嗎她是周家的掌上明珠,對我的事業也有很大的幫助,只是太過單純而已,我見過太多的陰謀詭計,爾虞我詐,有這樣一個單純的人躺在我的身邊,至少我能安心入眠,不用害怕有人在我睡覺之時捅我一刀,多好”

    他話語未落,看到從人群中往這邊走來的男人,笑容更加深了,“言言,看在我新婚的份上,送我一個禮物如何”

    “什么禮物”林辛言完全沒察覺身后靠近的身影。

    只是沉浸白胤寧和周純純結婚的震驚里,如果這個周純純是個正常的女孩子,她不會覺得有什么,可是現在

    白胤寧盯著她的肚子,眼底有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面上卻是笑著,“讓我摸摸你的寶寶,這輩子,我怕是沒有機會有孩子了,這可能是我,唯一的愿望。”

    林辛言,“”

    她眉頭深皺。

    “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說著他的手就伸了過來。

    林辛言知道她應該拒絕,不管從那個方面,她都必須拒絕,可是在白胤寧的手覆上她的肚子時,她卻沒有立刻躲開。

    不知道為什么,就是覺得他很可憐,是的,是可憐,她找不到別的形容詞。

    就像是一個可憐沒飯吃的人,問她要飯,她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有的吃食施舍。

    “你說,如果被你家小氣男人看到我這樣,他會不會氣的七竅生煙”白胤寧笑著說。

    林辛言低垂著眼眸,一想到那個男人,連帶著也會想到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心口悶悶地難以喘息。

    她沒有回答白胤寧的話,而是說道,“我想我該回去了。”

    “好,我想你應該不需要我派人送你了。”白胤寧答應的很爽快,臉上的笑也越發的深刻。

    她身后的男人臉色越難看,他就越高興,笑容越燦爛。

    “為什么這么說”林辛言總覺得他的笑不懷好意

    白胤寧拉著周純純的手,看著她身后笑而不語。

    林辛言這才察覺,自己身后有什么,緩緩地轉過身。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