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2章,我笑那個幼稚的男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2章,我笑那個幼稚的男人

    他站在她的咫尺之處,俊美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那雙透著冷厲的眸子直直地盯haoboce白胤寧。

    在看到他的那一刻,林辛言愣了愣,完全沒有料到他會出現在這里。

    一時間竟愣怔住了。

    她預想過,會在b市,或者c市見面,卻獨獨沒有想到是在白城,還是在白胤寧的婚禮上,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他在這里,那么兩個孩子呢

    “宗總是趕來喝我喜酒的嗎”白胤寧笑著。

    宗景灝就那樣邁著沉穩有些沉重的步子,徑直走過來,目光陰沉沉地盯了白胤寧兩秒,“我和白總有交情嗎”

    嗯,看到他生氣,白胤寧的心情越發的好了,笑的也特別欠揍,“你我交情不深,但是我和你妻子還是有些交情的,不是說夫妻是一體嗎難道你和言言不是一條心”

    每次聽到白胤寧叫親昵的稱呼林辛言為言言兩個字,他就有沖動掐死這個男人。

    “宗總別生氣,為了不讓你吃醋,我把婚都結了,你應該感謝我。”白胤寧笑著繼續說,“我是很想和宗總把手言歡的,只是宗總對我成見很深,好像我是什么作惡多端的壞人。”

    “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作惡多端形容不了你,你是卑鄙無恥。”宗景灝站在林辛言身邊,握住她的手,不急不緩地說著,“比起惡貫滿盈的壞人,表面端著正人君子,實則厚顏無恥的人更令人討厭。”

    說完他拉著林辛言離開。

    白胤寧看著他們穿過人群離開的背影,唇角揚起一抹淺笑。

    “胤寧你在笑什么”周純純覺得他們好像在吵架,但是又有些不太懂,他們為什么吵架。

    “我笑那個幼稚的男人,看到他生氣,我就很開心。”給他添點堵,也算報了他整自己的仇,白胤寧轉頭看周純純,問道,“你覺得剛剛那個女人長的好看嗎”

    周純純點頭,“好看,她肚子里有寶寶了是嗎”

    “是啊。”白胤寧臉上的笑容斂了下去,只剩求而不得的惆悵之情。

    “他們是夫妻”周純純問。

    白胤寧嗯了一聲。

    “那現在我們也是夫妻了是嗎”周純純又問。

    白胤寧很有耐心的說是。

    “走吧。”他并不想談論這個話題。

    周純純很乖巧,“我推著你。”她攥住輪椅把手,“我們去我爸爸那邊吧。”

    白胤寧說,“好,聽你的。”

    周純純笑,如同孩童般毫無城府,天真又爛漫。

    白胤寧看著她笑,也笑了。

    酒店外,宗景灝拉著林辛言一直走,像是要她遠離白胤寧,忘記她還懷著孕,走的快,一直沒有停下來的意思,林辛言回過神來,說道,“你慢點”

    宗景灝這才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四目相視之時,竟是無言以對。

    過了許久。

    “你抱抱我,我怕我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宗景灝先開的口。

    一想到白胤寧摸她的肚子,他的胸腔內就充斥著一團火,想要質問她,為什么當時不推開白胤寧,拒絕他,又不是他的孩子,他憑什么碰

    不提還好,一提,林辛言比他還生氣。

    沒看到他人,也只是生悶氣,看到他的人就在眼前,那股憋在胸腔里的悶氣翻騰的就更加厲害了。

    “你比我還難受嗎是我和別的男人上床了,照片送到你眼前了”

    宗景灝,“”

    “那些是假的,我都不認識那上面的女人。”他焦急的解釋。

    “是嗎,那你說說看,是怎么一回事情還有你怎么會在這里,言曦和言晨呢”林辛言快速的問。

    這兩天她很擔心他們,生怕他們出了什么事情,整顆心都是沉甸甸的,像是壓了一塊石頭。

    “是有人陷害我,這件事情說來話長,回去我慢慢和你解釋,言曦和言晨在程家老宅子,言言”

    宗景灝的聲音低了下來,緩慢的喊了她的名字,原本躁動的心情,慢慢地在這一聲言言中沉淀下來,他看著她的目光,夏日里灼灼烈日,也不及他的眼神的火熱。

    周圍的空氣停止流動了一般,她甚至忘記了呼吸,就這么站著,忘記反應,忘記一切。

    他伸手環抱住她,低啞的說,“這段時間我很想你。”

    apnb 林辛言僵硬的身軀有了知覺,周圍的空氣也流動起來,千思萬緒,百感交集,不足以形容她此刻復雜的心情。

    她機械般的抬起手臂,回抱住他的腰,臉埋在了他的懷里,想要深藏的眼淚,還是落了下來。

    沒有心痛,沒有委屈,沒有久別重逢的感慨,不知道為什么,眼淚就這么滑出眼眶,沒有任何征兆,落的她猝不及防,難以掩飾,“對不起,我本想把他們兩個留在你身邊的”

    “我知道你比我更需要他們。”他從來沒有責怪過,也沒有埋怨過,她作為母親,比他更需要孩子在身邊。

    那段日子太難熬,擁抱著她的這一刻,那些難熬的日子又顯得無不足道。

    對于過往,誰都只字不提。

    就這么靜靜地抱著,這一刻相擁的熱情,把炎陽似火的天都比了下去。

    直到林辛言的手機響了,才打斷兩人,她掏出手機,來電屏幕上面顯示著二叔兩個字,是邵云打過來的。

    她按下接聽鍵的時候,宗景灝拉著她的手,站在路邊的梧桐樹下,茂密的枝葉擁擠在一起,遮擋住太陽的光。

    他給她擦拭著額頭滲出細細的汗珠,撩起黏在臉頰的一絲黑色的頭發。

    她抬頭看他。

    手機里是邵云的聲音傳過來,“你讓我幫你查的事情,我已經查清楚了,他沒在b市,houzt好像也沒發生什么事情,只不過,我聽說了另一件事情。”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