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3章 不準可憐他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3章 不準可憐他

    林辛言收回目光沒在看他,低著頭問,“什么事情”

    “你舅舅文傾的事情。”邵云說。

    因為文嫻是他大哥的女人,所以對文嫻的事情知道一些,他本來是答應林辛言調查宗景灝的事情,結果知道了文傾的事情。

    他不知道文傾和宗景灝之間的恩怨,只知道文傾出事了。

    林辛言作為文嫻的女兒,文傾的外甥女,應該知情或者給予幫助。

    因為離的近,宗景灝也聽見了電話里邵云的聲音,他的目光移到林辛言的臉上,想要看到她是什么表情,是不是會因為文傾的事情不高興,只是林辛言低著頭,他并未看見她此刻的神情。

    林辛言已經看過新聞早就知道了,心情的波動早就過去,而且有宗景灝在,就算有,她也不會表現出來。

    她挪動腳步往路邊走了兩步,拉開和宗景灝的距離,她并不是要遠離他,只是不想他聽見邵云的聲音。

    她依舊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說,“我都知道了,你不要多問,也不要插手,我沒在c市,工廠那邊的事情麻煩你幫我照看。”

    “他是你舅舅”

    “二叔。”林辛言打斷他,明顯是不想說這個話題的語氣。

    邵云又不傻,自然聽出她的排斥,頓了頓

    轉變了話題,“你沒在c市,你去哪里了”

    “我參加一個朋友的婚禮,很快就回去了。”

    “好,放心這邊有我呢,不用擔心。”

    林辛言嗯了一聲,說,“那我掛電話了。”聽到那邊應聲她才將電話掛斷,裝手機裝回包里,抬頭,正好對上宗景灝的目光,他正看著自己,幽深的眸子晦暗不明。

    像是在探究,又像是在故作淡然。

    剛剛她站的離他很近,邵云的聲音他肯定聽見了。

    林辛言怕他誤會,解釋了一句,“我收到那些照片,害怕是有人沖著你,我就讓他幫著打聽你的情況。”

    所以才會知道文傾的事情,但是她沒說出口,這個人像是橫在他們之間的障礙,提到這個名字,都會覺得不自在。

    宗景灝抿著唇,知道她在顧慮什么,他也不想提,不想被無關緊要的人破壞了氣氛。

    他笑著問,“所以你是在擔心我嗎怕我遇到危險”

    林辛言看他一眼,“我是擔心兩個孩子,他們跟在你身邊。”

    宗景灝過來攬住她的肩膀,“承認關心我這么難嗎”

    林辛言將臉撇向別處,宗景灝不允許,掰著她的臉,讓她看著自己,“說,有沒有想我”

    “沒有。”林辛言故意不承認。

    其實這段時間,她很想他。

    很想。

    “真的”他扯著唇角,明顯是不信的表情,那晚她可是很熱情奔放的。gstreetcap

    “假的。”忽地,林辛言側過身雙手穿過他的腰側抱住他勁瘦的腰際,這段時間她過的很累,心里壓力很大,“我過的很累。”

    他撫著她的脊背,知道她承受的比他還多,“我們就在c市安家吧,等回去,我就買個大點的房子,我們一家人住一起,你說好嗎”

    “可以嗎”她確實不想再回b市,就算他們兩個不提起那些人,那些事,可是生活在那個地方,總是能聽到關于發生過的事情。

    畢竟事情在那城市發生的,知道的人多,嘴雜。

    林辛言心里有顧慮,畢竟宗景灝的事業在那邊,“公司怎么辦”

    “我雇個人打理。”他笑,“我就在這邊安心陪你和兩個孩子,實在不行,你養我,反正你現在養得起我。”

    林辛言白他,“我才養不起你。”

    “那我少吃點,也不需要給我另外準備房間,我就和你一屋,你的床分我一小半,反正我也不占空,費不了你多少錢。”

    林辛言,“”

    “外面太熱,我們回去接兩個孩子。”宗景灝摟著她,站在路邊打車,現在沒有車過來,他問,“你累不累我們休息一天再回去”

    “還是回去吧,照片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人做的嗎”林辛言仰頭看他。

    這事沒解決,她總是心不安。

    宗景灝抱著她的臂彎收攏,將她的身體摟的特別緊,“知道,只是還沒確定,我讓沈培川去調查了。”他看她,認真的說道,“我真的沒有。”

    林辛言聽懂了,故意裝沒懂,問道,“你真的沒有什么”

    宗景灝,“”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非要他說那么明白嗎

    “我不知道。”

    就算是別人故意弄出來的,可是給她心里上留下了一片陰影,總是會臆想他真的出軌,和別的女人上床時就是那樣的一副場景。

    “我沒和除了你之外的女人睡過。”宗景灝一字一句的解釋,這時有出租車,他抬手攔下。

    “就算你睡過了,我也不知道。”林辛言是信任他的,就是心里不舒服,膈應的慌。

    宗景灝,“”

    出租車沿著路邊停下來,宗景灝拉開車門,用手護在她頭頂以防碰到,林辛言彎身坐進去,他后面上去。

    因為是坐在出租車里,前面有司機,一路上兩個人沒有說話,到了地方,付錢下車后宗景灝拉住她的手,“要不,你檢查檢查”

    “檢查什么”林辛言一時沒反應過來。

    他一本正經地說,“檢查,我有沒有出軌。”

    “這,這,這怎么檢查”林辛言結結巴巴,這個除了捉奸在床,找到實質性的證據,還能怎么檢查出來

    宗景灝扯了扯領口,因為熱,皮膚表面附著一層薄薄的細汗,他嘴角含笑,“當然是在床上檢查了。”

    林辛言,“”

    她半天才憋出三個字,“不要臉。”

    宗景灝渾不在意,伸手摸摸她的肚子,隔著布料依稀能感覺到她身體的溫度,“你以后離那個姓白的遠一點。”

    “你吃醋了”林辛言看他。

    “我想把他的手剁了。”想到白胤寧當時帶笑的臉,恨不得把他的臉皮扯下來,看他是不是還能笑出來。

    林辛言知道自己當時沒撤開很不對,畢竟男女有別,更何況他們都已經結婚,特別是白胤寧,不管周純純是否腦筋正常,他都不該那樣做,當著她的面。

    “你知道嗎白胤寧娶的那個女孩,很單純。”林辛言說的婉轉,宗景灝還是明白了。

    當著新婚妻子的面,敢這么放肆,除非他的新婚妻子腦筋不好使。

    不然哪個女人能容得了

    “可憐他”宗景灝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等她回答,繼續說道,“你給他臉,他蹬鼻子上臉,不準可憐他。”

    他霸道的攥住林辛言的手,嚴肅地說,“聽到沒有”

    林辛言不想讓他不高興,順從的點了點頭,“知道了。”

    宗景灝捏她的鼻子,“這才乖,走進去吧,小曦和小蕊在里面呢。”

    “他們兩個改名字了。”林辛言以為他忘記了,提醒道。

    宗景灝扭頭看她,很認真的表情。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