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4章,晚上我們再戰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4章,晚上我們再戰

    林辛言莫名其妙,不明白他為什么忽然變得嚴肅。

    “你怎么了是忘記他們改名字的事情了嗎”她問。

    宗景灝說沒有忘記,“叫習慣了,不想改。”說話時他的目光停留在她的腹部上,“等這個孩子出生,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都讓他跟隨你的姓氏。”

    他抬眸看著林辛言溫聲道,“你爸爸就你一個女兒,就當給他留個后。”

    他是認真的,林辛言在為他著想,他也得為她多想一點。

    要說不感動那是騙人的,林辛言瞪他,“真是,干嘛這么煽情,想要我哭不成”

    宗景灝笑,抱住她親吻她的額頭,“我舍不得你哭。”

    “嘖嘖,我是招誰惹誰了這一出門就被塞了一嘴狗糧,還讓不讓人活了”

    蘇湛踩在門檻上身體斜靠大門旁,雙手環胸,饒有興致的看著剛剛發生的那一幕。

    原本眼底蕩漾著溫柔的男人,此刻,只剩下了冷淡。

    宗景灝慢悠悠的抬起眼眸,不疾不徐地道,“嫉妒使人丑陋。”

    而后視若無睹的摟著林辛言走進去,完全把蘇湛當成了空氣。

    蘇湛,“”

    他嫉妒了嗎

    嗯,他的確嫉妒了。

    他還不夠可憐嗎為什么要刺激他

    看他好欺負是不

    他在心里吶喊,沒良心,有了媳婦忘了兄弟,他覺得此時的自己就是個小可憐蟲,一個被人拋棄的可憐蟲。

    秦雅不原諒他,就連兄弟也只要媳婦。

    他說了一句沒良心,沒走遠的宗景灝聽見他的聲音,回頭問道,“你剛剛說什么”

    “”蘇湛秒慫,大腦里快速的組織語言,“那個那個你家兩個孩子要吃冰激凌,我現在出去,我想問你們有什么要買的嗎我出去給你們捎回來。”

    宗景灝問林辛言,“你有沒有想吃的東西”

    “蛋糕,奶油蛋糕。”

    她從早上到現在還沒吃過東西,這會兒忽然想念奶油的那個味。

    “什么口味的”宗景灝又問。

    林辛言想了一下說道,“芒果。”

    蘇湛說知道了,“我順便再買點水果吧。”

    宗景灝嗯了一聲,今天怕是走不了,得等到明天,這里買東西并不是那么方便,要開車到外面去買。

    這里最好的地方就是安靜。

    院子里這個時間有太陽,他們進了堂屋,這樣用木頭建筑的房子,夏天很陰涼,進到屋里和外面完全是兩種感覺,像是進了空調房一樣,堂屋中間有張方桌,宗啟封在和宗言晨相對而坐,桌子上擺著棋盤,兩人在下國際象棋,宗言晨遇到了難題,瞅著棋盤在想走哪一步,才能反敗為勝。

    就連屋里進了人都沒有察覺。

    宗啟封有意要鍛煉宗言晨的耐心和細心,也不急著催促,靜靜地等著他發現棋局的破綻。

    宗景灝和林辛言自覺的放輕腳步,沒有打擾他們,而是從haoboce門旁沿著墻壁往里面走,里面靠著窗戶的角落里,宗言曦就蹲在那兒,地上趴著一只大型的薩摩耶犬,它一身雪白的毛,沒有一根雜毛,像是雪球一樣,白白的一團。

    宗言曦用手撫摸著它的腦袋,好像很喜歡它,嘴里還念念有詞,“你怎么這么可愛”

    林辛言蹲下摸摸女兒的頭發,“很喜歡這只狗嗎”

    宗言曦仰頭,看到是林辛言驚喜的撲進她的懷里,“媽咪。”

    親熱地緊緊摟著她的脖子,“你怎么來了”

    林辛言順順女兒的頭發,“想你了,就來了。”

    宗言晨的下巴抵著她的肩膀,扭頭看向宗景灝,“爸爸,你和媽咪和好了嗎”

    “我們什么時候不好了”他將女兒從林辛言的懷里抱出來,捏她的臉蛋兒,“我和你媽咪只是暫時的分開,并不是吵架生氣分開,懂嗎”

    宗言曦撇撇嘴,她才不管他們為什么分開,只想他們在一起永遠不分開,這樣,他們就可以一直生活在一起了。

    “爸爸,我可以養這條狗嗎我很喜歡它。”她指著趴在地上的薩摩耶。

    宗景灝并未一口答應,這狗看起來很可愛,但是很大一只,擔心會傷到她。

    “爸爸,好不好嘛。”她抓著宗景灝的衣領撒嬌。

    “這狗很溫順,不會傷人,而且是訓練過的。”程毓溫走進來,看到林辛言也在,“你也來了”

    心里卻了然宗景灝為什么去而復返,應該是因為她吧。

    他從宗啟封嘴里聽說了林辛言離開的事情,出現在白城應該是為了參加白胤寧的婚禮吧。

    林辛言點了點頭。

    這局宗言晨又輸了,他不甘心,“我們再來一局。”

    宗啟封摸摸孫子的腦袋,“有斗志是好樣的,不過,晚上我們再戰。”

    他站了起來,目光轉向這邊,宗言晨焉焉的沒精神,他一局都沒贏過呢,第一次有挫敗感。

    宗啟封故意沒有讓他,這孩子聰明,沒吃過虧,這并不是好事。

    老話說,不經歷凌冽的寒風,不會有梅花的怒放。

    他對孫子抱有期望。

    比那個時候對宗景灝的期待高。

    有心磨礪他,這孩子年紀小,卻思想成熟,也有些小驕傲。

    偶爾打擊一下,不是壞事。

    看到林辛言他知道宗景灝為什么沒離開了。

    “你跟我出來一下。”他對林辛言說。

    林辛言說好,知道他肯定是有話對自己說,于是跟著他走出堂屋。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