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5章 霸道蠻橫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5章 霸道蠻橫

    宗景灝并沒有阻止,站在屋內看著林辛言跟著宗啟封離開堂屋。

    他心里大概知道宗啟封要對林辛言說什么。

    宗言曦掰正他的腦袋,讓他看著自己,“爸爸,你說好不好嘛,我要養這只狗狗。”

    “我給買只小的。”這只太大,他總覺得不安全,怕會傷到她。

    雖說狗通人性,但是萬一呢

    “我不嘛,我就喜歡它。”宗言曦撒嬌,腦袋往他的頸窩里蹭。

    “這狗是我養的,也是經過訓練的,不會隨便咬人,小蕊喜歡就讓她yytsj帶回去玩。”程毓溫又說了一遍這狗是訓練過的。

    他知道,宗景灝肯定是怕狗傷到孩子。

    這個犬種溫順,雖然塊頭長的大,但是脾氣并不暴躁。

    訓練過的也知道講衛生,不會隨地大小便,只要給他弄個窩,吃喝啦撒的東西,并不用費多少工夫。

    左右家里有傭人,也不用太過操心。

    “好不好嘛,你看舅爺爺都同意把狗狗給我了。”宗言曦撅著小嘴,不停的祈求,就差哭給宗景灝看了。

    對于女兒他總是心軟,最后松口答應了。

    宗言曦立刻喜笑顏開,在他臉上親了一口,“謝謝爸爸。”

    她興奮的要從他的懷里下來,跑到薩摩耶跟前摸摸它的腦袋,狗兒溫順的用頭在她的掌心里蹭了蹭,逗得宗言曦咧著小嘴笑。

    她仰頭看程毓溫,“舅爺爺你把它送給我,就是我的了,我要重新給她取個名字。”

    程毓溫養的時候給他取的名字叫敦敦,雖然它雪白一團很可愛,但是也大,毛發長,長得也壯實,就給它取了這么一個名字。

    程毓溫蹲在小女孩旁邊,也摸了摸敦敦的腦袋,對宗言曦道,“那當然,送給小蕊就是小蕊的了。”

    雖然兩個孩子改名字了,但是大家都喜歡叫他們原來的名字,覺得親切。

    把以前的名字就當小名叫著。

    宗言曦歡喜地抱著敦敦的腦袋,順了順他身上的毛,“我要叫它大白,白白的一團,又那么大的塊頭。”

    程毓溫笑著,寵溺的說,“小蕊就是聰明,這名字比我取的好聽多了。”

    宗言曦擼著狗兒的腦袋,不停的叫大白,大白,很自豪自己給它取的這個名字。

    一旁宗言晨也不說話,一個人坐在那里研究剛剛輸了的棋局。

    蘇湛提著一大包東西進來,不但買了水果和冰激凌,還給兩個孩子買了些零食。

    他把東西放到桌子上,喊兩個孩子,“快點過來,冰激凌別化掉了。”

    宗言曦動作倒是快,一溜煙就跑到了蘇湛跟前,“我的冰激凌呢我要吃。”

    蘇湛拿給她,將另外一盒遞給不吭聲的宗言晨,“喂,咋看著不開心,冰激凌還吃不”

    宗言晨沒抬頭,說道,“不吃。”

    大有不研究出個所以然來不罷休的架勢。

    蘇湛嘿了一聲,“這孩子,還挺較真,看樣子是又輸了。”

    宗景灝在兒子對面坐下來,“我們來一局。”

    蘇湛東瞅瞅西瞅瞅,沒看到林辛言問道,“嫂子呢她要吃的蛋糕我買回來了。”

    宗景灝把蛋糕放在桌子的一旁,沒有理會蘇湛的話,開始將棋盤上的棋各歸各位,對兒子說,“你先走。”

    宗言晨抬頭看他,“你先走。”

    宗景灝挑眉,“性子這么要強可不好。”話雖這么說,但是他還是先走了。

    “我不是要強,我只是想看清自己的實力,不想別人讓我。”宗言晨認真的看著棋局,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

    蘇湛吃著宗言晨沒吃的冰激凌,拉過來一把椅子坐在一旁,饒有興致的看著父子兩個對局。

    棋局進行一半,宗言晨的棋子被吃掉了一半,眼看就是要輸,這次宗言晨沒繃住,真的被打擊到了,沒下完就不愿意下了。

    也不吭聲起身就走。

    像是生氣了。

    蘇湛在一旁咂嘴,“嘖嘖,和兒子娛樂一下,還那么較真,你就讓他贏一下開心開心不行嗎都輸半天了。”

    宗景灝倒是想,那孩子要強,自尊心有那么重,他放水贏了也不會開心的。

    “成長的路上,還早著呢,我能讓他,別人也能讓他嗎”宗景灝拿著蛋糕起身走了出去。

    蘇湛撇嘴,小聲嘀咕了一聲,“沒人性。”

    對兄弟沒人性,對自己的親生兒子也沒人性,總結下來就是沒人性的家伙。

    ap 屋外,宗啟封把林辛言叫出去,并沒有把她叫到房間里說話,而是在院子外的一處僻靜之地,大棵的香樟樹枝葉蔥蘢繁茂,密密匝匝的樹葉遮住太陽的光,大片大片的陰涼地,偶爾刮來一陣微風,甚是涼爽,一點都不會覺得燥熱。

    “你們的事情我聽說了。”宗啟封先開的口,他背對著林辛言立在樹下。

    林辛言望著他的背,兩個多月,他消瘦了很多,眼神也不像從前那樣有神。

    不是兩個孩子在,他連現在的精氣神都沒有。

    兩個孩子在這里,他才有這樣的精神。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應該清楚她的心思,知道景灝對她的重要性,她肯定希望自己的兒子生活的幸福,而不是因為她的死,妻離子散。”宗啟封的聲音低沉,他把林辛言叫出來,就是想開導她,讓她不要在意過去,畢竟不是她的錯。

    她有什么錯呢

    她不能選擇出生,不能選擇親人,說來說去都是被上一代的人給連累了。

    “我想她應該希望你好好照顧她兒子,不是因為她的死,而遠離,如果覺得有愧,就好好的留在他身邊照顧他,照顧兩個孩子,兩個孩子太讓人心疼了,沒過幾天安穩日子。”

    兩人真分開,孩子多可憐

    宗啟封轉過身看著林辛言,“人啊,都是要等到失去以后才會珍惜,可殊不知,失去后,就再也挽回不了。答應我,這次跟他回去。”

    林辛言低垂著眼眸,“我答應您,您說的我明白。”

    宗啟封滿意的點了點頭,“我在這邊過幾個月,偶爾會回去看兩個孩子。”

    他這話像是在說,我會不定時回去,看你們有沒有好好過日子一樣。

    林辛言明白他的心意,很感動,“爸,謝謝您。”

    畢竟程毓秀之死和她多少都有點關系,他還這么寬容。

    宗啟封嘆息,“傻孩子,你叫我爸,也叫她媽,我們就是一家人,說什么謝謝。”

    他擺手,“進屋去吧,外面熱。”

    林辛言也沒說什么,但是心里并不那么平靜,聽著宗啟封的話,心里是有波動的,聽著他說等到失去以后才會珍惜,像是在說他自己。

    她想,宗啟封說這話應該是在說他和程毓秀。

    他對程毓秀有遺憾。

    她都明白,也會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愛人也好,家庭也好。

    經歷這次的事情以后,她才清楚的知道自己對宗景灝的感情。

    原來那么深刻

    她踏入門檻,就被人抓住手腕,看到是宗景灝便什么話也沒說,就跟著他進屋。

    這是東廂房,他昨天晚上睡覺的屋子,屋里很干凈也寬敞,雖然是木屋,可是里面都是現代裝修,生活也方便。

    宗景灝將她拉坐到床邊,什么也沒問,就將她摟在懷里,吻上她的嘴唇,他的吻總是霸道蠻橫的深吻,這一次卻沒有,而是蜻蜓點水一般,一下貼上來一下離開,反反復復。

    林辛言望著他那雙深邃暗潮涌動的眸子,清楚他是在試探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