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6章,你都不想撲倒我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6章,你都不想撲倒我嗎

    林辛言望著他那雙深邃暗潮涌動的眸子,清楚他是在試探,亦或者是在等她主動。

    其實她特別想抱住他,努力的回應。

    但是她并沒那么做,因為她現在的身體不允許她放縱。

    久久等不到她回應自己,宗景灝有些氣餒,眉頭緊皺,低聲問,“你都不想撲倒我嗎”

    “想。”林辛言說。

    宗景灝原本壓著的眉頭揚了起來,眉梢眼角都帶著光,含笑問,“那你為什么不那么做”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我不敢。”

    宗景灝,“”

    他的臉靠了過來,離她極近,說話時的呵氣都能吹動她的發絲,低啞地說,“我很好撲的。”

    林辛言扭開他的面孔,低眸摸摸肚子,“你兒子不允許。”

    宗景灝,“”

    這盆冷水潑的他猝不及防,澆滅的連火星子都不剩,他往后仰倒下去橫躺在床上。

    林辛言看他一眼,“我餓了。”

    從早上到現在沒吃東西,肚子早就餓的咕咕叫了。

    宗景灝坐起來,蘇湛買的蛋糕他拿到了屋里,就放在桌子上,他拿過來給她,“你要吃的蛋糕,嘗嘗是不是這個味道。”

    林辛言伸手接過來,打開盒子,奶油的味道立刻傳到嗅覺,饞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

    她自己都發現,自己現在口味變得很奇怪,一會兒想吃這個,一會兒又想吃那個,而且不能不吃飯,晚吃都不行,會覺得很餓。

    包裝盒里有勺子,她舀了一勺送進嘴里,滿嘴奶油的甜膩味,以前覺得奶油很膩,現在卻覺得香甜。

    宗景灝怕她吃渴了,去給她拿了一瓶牛奶過來,插上吸管遞給她,“慢點吃,我不和你搶。”

    林辛言沒接就著他的手吸了一口,沖下嘴里的奶油,“從早上到現在,我都沒吃東西,很餓。”

    “為什么不吃飯”他皺眉,怎么讓人那么操心呢

    “昨天我被高原接過來,早上白胤寧要見我,后來又參加他的婚禮,沒來得及。drecra”林辛言說,完全忘了宗景灝和白胤寧是水火不相容的死對頭。

    說完她才想起來宗景灝多討厭白胤寧,忙抬起頭看他,想要解釋,張了張口卻發現自己什么也解釋不出來。

    因為她說的都是事實。

    果然他的臉色因為聽到白胤寧這個人沉了下來,林辛言主動示好,舀了一塊蛋糕遞給他,“很好吃,你嘗一口。”

    宗景灝不給面子,就靜靜地看著她不語。

    “下次,我一定遠離他,不和他說話,別生氣了。”她討好的又往他嘴邊遞了遞,宗景灝依舊沒張口。

    林辛言皺眉,她都示好了,還要她怎么樣

    人家結婚邀請她,她不來不合適。

    況且當時她也有來這邊散散心的想法。

    “你都沒誠意。”宗景灝壓著聲兒,多委屈一樣。

    林辛言,“”

    她沒誠意

    都主動認錯,主動示好了,還沒誠意

    要她怎么做,下跪求他嗎

    林辛言耐著最后的性子問,“怎么樣才有誠意”

    宗景灝靠過來,曖昧的道,“你用嘴喂我。”

    林辛言,“”

    臉是個好東西,他為什么不要

    為什么

    “耍iuang呢”林辛言將那塊蛋糕送進自己的嘴里,推開他的臉,“臉是個好東西,給你的時候你得要。”

    “臉那是什么我不認識,現在我只想要你。”話音還未落,他的嘴唇就又一次貼了上來,舔掉她唇角的奶油。

    林辛言撤著身子,想要脫離他,可是手里拿著蛋糕,空不出手,宗景灝沒得寸進尺,怕真把她惹惱了,卷著那絲甜膩咽了下去。

    他笑,伸手順她的頭發,“還想吃什么和我說,我去給你買。”

    吃塊蛋糕下去,已經不餓了,林辛言低著頭,“蘿卜是你讓人寄給我的嗎”

    “嗯。”面都見了,也沒有什么好隱瞞的,他特意托人從老遠的地方,給9f她弄來的,蘿卜不是什么稀罕物,主要是因為不是季節超市里的不新鮮,宗景灝看著她問,“好吃嗎”

    將那塊蛋糕吃完,林辛言喝了幾口牛奶將嘴里的奶油蛋糕味沖下去,說道,“好吃,就是忘記帶點過來。”

    宗景灝,“”

    他實在想不明白,那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耐不住她喜歡。

    只要她覺得好吃,吃的高興就好。

    他躺在床上,伸出手臂,示意她躺在自己懷里,“陪我睡一會兒。”

    林辛言躺下來,枕著他的胳膊,想到他說讓孩子隨她的姓,她仰頭問,“你真的要讓孩子隨我的姓嗎”

    宗景灝側身抱住她說,“真的。”

    她在他的懷里動了動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給兩個孩子改姓氏,一是因為她不是林國安的女兒,不該姓林,兩個孩子就更不應該姓林,二是她想讓孩子隨宗景灝的姓氏。

    子隨父姓理所應當,也是她想的。

    可是她從來沒想過自己要改姓氏,潛意識里,她還不知道怎么去接受。

    她的親生父母,她甚至不了解他們,知道他們的事情都是從別人嘴里,聽到只言片語,帶給她的也沒有美好。

    如果可以選擇,她寧愿自己是林國安的女兒,這樣至少她見過這個人,給了她傷害,她可以去恨,給她愛,她就去愛。

    可是現在,算什么

    “我很矛盾,你說我該怎么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