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47章 你給我解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47章 你給我解開

    宗景灝沒明白她這句話問的是什么意思,怎么忽然來了這么一句

    aptaojiangjia 他低頭看她,“嗯”

    林辛言仰頭看他,面孔近在咫尺,就連彼此的呼吸都相互交纏在一起,他應該是沒有刮胡子,下巴冒著青色的胡茬,林辛言伸手摸他的下巴,并不扎手,只是不如臉上的觸感細膩。

    “你說,我要不要去改姓”其實她不想去改。

    宗啟封的話她都聽進心里去了,文傾也好,文嫻也好,亦或者是莊子懿,她都不想去想。

    只想和宗景灝安靜的生活。

    她往他的懷里鉆了鉆,臉貼著他的心口,聆聽他強有力的心跳。

    “你始終是你,姓什么不重要。”宗景灝知道她如果想改,早就該了,不會等到現在。

    她是文嫻和莊子懿的孩子,也是他們生命的延續,至于姓什么,改變不了她身體里流淌的血液。

    他雙臂圈緊將她嬌柔的身軀禁錮在懷里,他不希望她糾結過去,讓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困擾。

    林辛言明白他的意思,是啊,她始終是她,姓什么不重要,聽他這么說,她不糾結了,有種茅塞頓開的豁然。

    她白細的胳膊摟著他的腰線,“離開你的時候,我很難過,這段時間也很想你,對你始終有愧疚,但是我不想對你的感情里有別的因素,所以,以后我不會對你感到愧疚,我只想簡單的愛你。”

    簡單的生活在一起,不摻雜任何恩怨。

    宗景灝低頭吻她gdzqr的額頭,未曾離開,只是在哪里輾轉廝磨低低的嗯了一聲。

    “你喜歡哪兒”他的聲音太低,聽起來有些含糊不清。

    但是林辛言還是聽清楚了,“為什么這么問”

    “我想,等你生完孩子,我們去度蜜月。”他很認真地注視她,幽深地眸子閃著亮光,溫柔如水的低音在她耳邊說,“我很想看你穿婚紗的樣子,一定很美。”

    林辛言摳著他的衣領,怨念的道,“你都沒陪我去領結婚證,沒一起照相,沒有宣誓。”

    他們是有結婚證的,是宗景灝打點好關系的,關勁帶著她就把證領出來了,結婚證件上連合照都沒有,極不正式。

    宗景灝,“”

    他不會預知未來,要是知道當時肯定要用最盛大的婚禮,把她娶回家。

    他剛想說以后都補上,林辛言的手機卻響了,截住了他欲說的話。

    林辛言伸手去拿包,宗景灝抓住了她的手,“今天陪我,什么都不準干。”

    林辛言好笑,覺得他好幼稚,心里想,這會兒怎么像個孩子一樣

    幼稚到讓人不忍心拒絕。

    手機鈴聲就這么響著,直到結束,林辛言笑說,“高興了”

    傲嬌的男人沒說話,卷著絲滑的薄被裹住兩具緊貼在一起的身體,林辛言穿的裙子,他的手從下往上掀開她的裙擺,林辛言咬著唇,身體微微緊繃呼吸微喘,“現在是白天。”

    “嗯。”

    他知道,可是他真的好想她,他也是凡人,一個身體正常的凡人。

    他抓著林辛言的手,放在皮帶的金屬扣上,“你給我解開。”

    林辛言的臉滾燙呼吸也愈發的急促,手并不熟練地摸索著摳開,咔嚓一聲,似乎所有的熱度也隨著這聲響,達到了頂點。

    都那么的迫不及待,兩人忘情擁吻時,林辛言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兩人同時一頓,卻又不予理會。

    可是這道手機鈴聲,卻沒像上次那樣,沒人接就斷了,這次是連著響的,似乎一直要打到有人接聽為止。

    這不和適宜的聲音,破壞了所texiaotu有的氣氛,宗景灝掀開被子抓過她的包掏出手機,想要把手機關了,林辛言看到上面顯示著秦雅的名字,伸手抓了過來,“她這么給我打電話,肯定是有急事。”

    “等會再給她回過去。”宗景灝伸手想要奪過來,林辛言撇了過去,“別鬧。”

    她按下接聽鍵放在耳畔,“秦雅”

    那邊并沒有傳來秦雅的聲音,而是一聲男人的笑聲。

    她的神經一緊,又喚了一聲,“秦雅是你嗎”

    “想見她”一道男人的聲音傳過來,林辛言似曾相識,但是又記不起在哪里聽過,皺眉問道,“你是誰她的手機怎么會在你手里”

    “她當然是在我這里做客,手機才會在我手里了。”

    林辛言察覺到了不對勁,目光轉向宗景灝,從她說的話里,宗景灝也知道似乎出事情了,拿過她手里的手機,冷聲問,“你是誰”

    突然換了人,那邊頓了一下,笑道,“呦,宗總,上次一別好久沒見了,有沒有興趣見一面”

    “你想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干,只是想問宗總要個說法,我得罪過你嗎你和文傾有什么恩怨我不管,可是你欺騙利用我,害我差被卷進去,不該給我一個說法嗎”

    “這是你我的事情,有什么事情,沖著我,抓人,是不是過分了”

    “我倒是想和宗總坐下來心平氣和的談,奈何宗總太忙。總見不到人影,這樣,我在老地方等你,我們見面談對了,我抓的這個女人,對您重要嗎不重要我看著長得挺好”

    宗景灝怒聲低呵,“顧北”

    顧北笑,“行,那我們老地方見,我隨時恭候。”說完他掛了電話。

    林辛言緊張的看著他,“顧北是誰為什么要抓秦雅”

    宗景灝簡短的說是和程毓秀的車禍有關,林辛言心里了然,說道,“那我們現在就得回去。”

    宗景灝嗯了一聲。

    顧北可是個沒底線的人,耽擱了時間不知道他會對秦雅做出什么事情,他將手機裝進了自己西褲口袋,怕顧北等會兒再打電話過來,讓林辛言擔憂。

    他扣上皮帶,擺正金屬扣,“你收拾一下,我去和蘇湛說一聲。”

    林辛言不安,“她不會有事吧”

    “暫時不會。”宗景灝伸手將她扯開的領口拉上去,撫平褶皺,“不要擔心。”

    林辛言嗯了一聲,可是心里的擔憂卻一點都沒減少。

    而且,怎么會是抓秦雅呢

    蘇湛坐在堂屋的椅子上看手機,察覺到門口有人進來,抬起頭看見是宗景灝,笑著調侃道,“小別勝新婚,這么快就膩歪完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