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0章 你想噎死我不成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0章 你想噎死我不成

    林辛言剛剛說話急,沒得及細想,越是著急解釋越是說不出話來,不知道怎么去和蘇湛解釋,自己知道顧北這個人。

    這個男人她也只是從宗景灝的嘴里聽說,沒有見過的人。

    “顧北去c市去找過她。”忽然宗景灝開口。

    carashippo蘇湛一下就炸鍋了,“他去找嫂子干什么難道因為”

    蘇湛沒將話說出來完,顧忌林辛言在。

    因為顧北的事情是因為文傾才牽扯出來的,說顧北就要提到文傾。

    前面有服務區,宗景灝讓蘇湛進去,蘇湛說好把車子靠邊開進服務去,停到車位上,林辛言叫醒兩個孩子,叫他們下車透透氣。

    宗言曦迷迷糊糊的揉眼睛,喊林辛言,“媽咪,我要上洗手間。”

    林辛言抽了一張濕巾給她擦臉,很快小女孩就清醒了,“我帶你去。”

    晚上服務區的人并不多,她牽著女兒去洗手間,宗言晨半不清醒的樣子,躺在車里沒下來,宗景灝打開這邊的車門,問他要不要上洗手間。

    他緩緩的睜開眼睛,搖了搖頭,說,“我有點餓了。”

    “你下來,我帶你進去買點。”宗景灝說。

    他從車上趴下來,伸手拉住宗景灝的手,仰頭問他,“我們什么時候到家”

    宗景灝看了一眼時間說,“快了。”

    這個時間沒有賣正餐的,只有些小吃,宗言晨要吃關東煮,“給妹妹和媽咪也買一份。”

    他體貼的說道,末了,又加了一句,“爸爸你餓嗎也給蘇叔叔買一份他開車該累了。”

    宗景灝摸摸他的腦袋,感到欣慰,覺得他能想到別人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后來又買了玉米和粽子,還有些喝的。

    夜里服務區也沒有多少東西可以買。

    蘇湛去洗手間回來,把狗從車里弄出來防風,他站在車旁活動筋骨,坐的太久了,身體都僵硬了。

    “蘇叔叔。”宗言晨將買回來吃的遞給他,“你湊合墊墊肚子,晚飯沒吃,肯定餓了。”

    蘇湛伸手接過來,感慨了一聲,“比你爸有人情味多了。”

    宗景灝抬眼看過來,他撇了撇嘴,閉上了嘴巴。

    宗言晨吃的是一串魚丸,軟糯q彈,覺得好吃,遞給宗景灝,“爸爸你也吃一顆,很好吃。”

    他把水瓶蓋子擰上,彎身就著兒子的手,咬掉一個吃進嘴里,蘇湛正要問他顧北去找林辛言是不是心懷報復時,宗景灝的手機響了,他掏出來看,上面顯示著沈培川,信息發給他快一個小時了,現在才回過來。

    他走到一旁接聽電話。

    “怎么回事”

    那邊沈培川很為難的開口,“對不起,我沒去c市,臨時被所里的事情絆住了,手機丟在車里,我才看到信息。”

    宗景灝嗯了一聲,并沒有要怪的意思,他有工作不可能時刻都能空出時間,他往蘇湛這邊看了一眼,對沈培川說道,“顧北把秦雅抓走了。”

    “什么”沈培川真的沒有預料到,而且也想不明白,他是怎么知道秦雅的,就算知道,現在也改了模樣,怎么可能找到她呢

    “怎么回事是從c市抓走的怎會抓她呢”沈培川問。

    具體宗景灝也不知道,不過不難猜,顧北能抓秦雅就說明他一定知道林辛言,照片的事情肯定也是他做的,是想挑撥他和林辛言之間的關系,或許他是想抓林辛言的,沒有機會,或者是林辛言來了白城他找不到人,知道秦雅和林辛言的關系就抓了。

    基本上就是他猜的這樣,只是宗景灝不知道,顧北是挑撥不成謀劃引誘,結果被邵云破壞,最后沒有辦法才想要抓人的,能把照片寄給林辛言就是查到了她的住處。

    他讓老四帶人去抓的,結果林辛言不在,就只抓了秦雅,覺得能住在一起,關系肯定也不一般。

    調查林辛言的時候知道她身邊有個叫秦雅的,只是現在秦雅改變了模樣,老四只當是林辛言的另一個朋友。

    “我現在能做些什么”沈培川有些懊惱,覺得自己要是去了c市,顧北可能就不會得逞。

    他覺得自己對不起蘇湛。

    “六點你去別墅等我。”那個時間他們大概能回到別墅。

    沈培川說好。

    電話掛斷他走過來,他們還站在車頭前吃東西,引擎蓋成了他們的桌子。

    他走進發現東西怎么越吃越多

    “媽咪又買了。”宗言晨看出他的迷惑解釋說。

    林辛言不知道宗景灝已經買了,她自己也有些肚子餓,不知道是不是月份大了的關系,不吃飯會感到很餓。

    就那幾樣東西差不多都買重復了,林辛言插一個一塊豆腐干給他,“你也吃點,太多了吃不完都浪費了。”

    宗景灝,“”

    apn 他還以為是心疼他會餓呢,結果是怕浪費了才給他吃

    林辛言哪里知道他那么多心思,把豆腐干又往前遞了一點貼著他的唇瓣,用命令的口吻,“吃了。”

    宗景灝張嘴吃進嘴里,還沒咽下去林辛言又遞了串蟹肉丸子,“張嘴。”

    宗景灝,“”

    他還沒吃完呢。

    “快點,我們停留太久了,你快點吃。”林辛言催促。

    宗景灝張口想要說,再快也得嚼爛了咽下去,總不能吞整的吧

    結果一張口,林辛言又往他嘴里塞了幾個丸子。

    宗景灝,“”

    林辛言也發現自己太急了,忙給他遞水,宗景灝接過來水,吞下嘴里的東西之后,才喝了一口水,壓下嘴里味,問道,“你想噎死我不成。”

    “沒有。”林辛言是怕他吃不慣這些東西。

    畢竟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在這里也不能有別的要求,能墊肚子就行。

    林辛言拽他的袖口,小聲道,“你別生氣。”

    宗景灝本來也沒生氣,媳婦兒喂的,噎死了也得吃,此刻看著她認錯的小模樣,怎么忍心責怪呢

    他故作生氣的模樣,“回去再懲罰你。”

    林辛言,“”

    有些沒吃完的喂了大白,這次停車他們耽擱了半個多小時。

    回到b市已經天已經亮了。

    宗景灝直接開車回別墅,兩個孩子在車里都沒有睡好,也沒有吃好,別墅有于媽能夠照顧他們,他也能放心去處理秦雅的事情。

    于媽看到他們一群人都回來,開心的合不攏嘴,抱抱兩個孩子,又看看林辛言的肚子,說時間過的快。

    宗景灝讓于媽給兩個孩子洗澡換衣服,家里有兩個孩子的衣物,他和林辛言上樓。

    因為要去見顧北,他需要梳洗一下,換一身衣服。

    林辛言坐在床邊,等著他。

    過了一會兒浴室里的水停了,很快門拉開他身上裹著白色的浴巾走出來,他看了一眼林辛言,“一夜沒睡,現在好好睡一覺,想吃什么就讓于媽做。”

    說完他去衣帽間穿衣服。

    林辛言坐了一會兒,起身去衣帽間,他已經穿上襯衫和褲子,正在扣皮帶,她走進來給他拿西服伺候他穿上,她從放置領帶的架子上,抽了一條和西服相稱的領帶,溫柔的給他系起來,作為一位服裝設計師,不止會女裝,對男人的穿著也很懂。

    宗景灝挑眉她很少這么溫柔的伺候他。

    “有事”他問。

    林辛言給他整理好領口,撫了撫熨燙平整的領口,低低的說,“答應我,無論如何,都要把秦雅毫發無損的帶回來。”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