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2章 官越做越大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2章 官越做越大

    沈培川坐直了身體,看到門推開是顧北的身影,他低聲道,“人來了。”

    緊接著就是顧北那虛偽的笑聲,“不好意思,被事情絆住了,來晚了,你們沒有等太久吧”

    “顧總是大忙人,我們自然不會挑理,現在又不是古代,還講究待客之道。”沈培川一語雙關,他不講究,是他沒禮貌。

    他們不追究,是他們的氣度。

    顧北的臉色往下沉兩分,笑說,“沈隊長,不光官越做越大,話也越來越會說了。”

    “顧總過獎,我就是小蝦米,哪有顧總風光。”沈培川也笑著。

    虛偽的表現誰不會

    顧北沒繼續這個話題,而是轉頭看向,“宗總這是等我等的睡著了嗎”

    沈培川剛想說話,宗景灝卻先緩緩地睜開眼睛,沒有剛睡醒的惺忪,眸子異常清醒,他輕笑,“看來顧總這是風水寶地,還有催眠功能。”

    顧北大笑,“這個是自然,不是風水寶地,也不能在這個地段,這個是時期,屹立不倒。”

    這是在明著暗著告訴宗景灝,他多有實力,靠山有多硬。

    他在沙發上做下來,展開雙臂仰靠著,“宗總太不夠意思了,身邊有美人還藏著掖著,是怕我和你搶嗎”

    宗景灝瞇眸,暗潮在眼底涌過。

    面上卻是云淡風輕的模樣,笑道,“顧總什么樣的美人沒見過我身邊就算有女人,也稱不是美人。”

    “宗總謙虛,那位叫”顧北故作記性不好的樣子,扶著額頭冥想,像是想到了,一拍大腿,懊惱的模樣說,“對了,叫林辛言,上次在c市一見,我也頗有好感,要是宗總哪天玩夠了,送我玩玩”

    宗景灝一把揪住顧北的衣領,他的眼里閃爍著一股無法遏止的怒火,那股怒氣愈演愈烈,最后都流竄到手指尖,手背青筋暴起,顧北被勒得喘不過來氣,憋的面色漲紅,卻還在強扯著笑,不怕死的道,“宗總,這么惱怒,是因為太在乎那個女人了嗎也是,把人都藏到c市去了,可想而知多稀罕,不知道她的床上技術是多么了得,才拴住宗總的心的”

    “你在找死”幾乎沒有人看到他的動作,只聽見酒瓶爆破的巨響,淺紅色的洋酒淌了一地,包間里彌漫著酒香氣,卻遮不住這一刻的驚心動魄。

    他將酒瓶鋒利的斷口抵住顧北的下顎,劃出一道血痕,瞬間就滲出了血珠。

    顧北疼的皺眉,此刻沒有了剛剛囂張的模樣,因為他在宗景灝的眼里看到了殺氣。

    旁邊沈培川完全驚住了,從未見過宗景灝如此兇狠涼薄的眼神。

    一直以來他都是最沉穩,最不動聲色的那一個,第一次毫無收斂的展露他骨子里的暴戾。

    “你,你,你別忘了,我手里還有個叫秦雅的女人,我死了,她也得給我陪葬,不,我家老頭子也不會放過你。”

    他可是顧老爺子的老來得子,他死了,顧家會傾盡所有為他報仇的。

    沈培川被顧北的聲音拉回過神,低聲道,“我們來日方長。”

    現在秦雅在顧北手里,他們怎么樣都賺不到便宜,左右先想辦法把秦雅救出來,再和他算賬。

    顧北雙手舉起,“宗總息怒,我們好好談,我為我剛剛的話給你道歉,對不起,實在是對不起”

    說話時他悄悄的往后撤著身子,宗景灝有所察覺,只是沒追究。

    始終秦雅攥在他手里,這一點,他就不得不先妥協。

    到了安全距離,顧北跳下沙發站在一旁,用手抹了一把脖子手上沾到了血,他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顫,若是在劃狠一點,他的命說不定今天真的會交代在這里。

    他紅著眼,怒氣沖沖,“你瘋了”

    宗景灝慢條斯理的整了整袖綰,“開個玩笑,顧總不必當真。”

    “都見血了,你告訴我開玩笑你當我傻嗎”顧北喘著粗氣,就差掀桌子了。

    “不是開玩笑,難道我真想殺了顧總不成”宗景灝抬起眼皮,看著他說,“我今天來,不是和顧總交惡的,若是顧總執意魚死網破,我們誰也落不到好。”

    顧北瞇眸,“你和文傾鬧得再兇,誰死誰活都和我沒有關系,可是你們卻拉著我下水,當我好欺負”

    他也是有脾氣的人

    ap 他若是就這么咽下這口氣,以后還能混下去嗎

    “你說條件,怎么樣才能放人”宗景灝起身走過來,顧北往后退了兩步,“你別過來。”

    他心里對宗景灝有陰影,這個男人太他媽的恐怖了

    宗景灝站定腳步,笑說,“這是嚇到顧總了嗎脾氣太臭,一時間沒控住,顧總別介意。”

    顧北心里吐槽,這叫脾氣臭

    “我提什么條件你都答應”顧北掂量著秦雅在宗景灝這里的分量。

    分量重了,他自是要謀取更多的好處。

    左右他的虧,不能白吃

    “顧總這是再開玩笑嗎什么條件都答應,你問我要個月亮,我還能摘給你不成我可沒那個本事。”宗景灝彈了彈領口沾到的酒漬,“只要顧總不要求的過分,我能力范圍內,我都可以答應。”

    “容我想想。”顧北抓秦雅就是咽不下,宗景灝利用自己欺騙自己,就想討個說法,現在看來,這個梁子是接下來了。

    那么,他就不能輕易放了那個女人,不然他就沒有拿捏宗景灝的籌碼了。

    現在他只能用緩兵之計。

    從長計議。

    “我們男人之間的事情,你抓個女人,傳出去我怕會有損顧總的名譽。”沈培川接話道。

    “少給我打官腔。”顧總捂著脖子,“我受傷了,我得去醫院,關于放人的事情,我們下次再談。”

    顧北說完就走。

    走出包間的顧北感覺手上濕粘,看了看手,還有血,他怒聲,“老四”

    夜總會的小弟連忙跑過來,“四爺出去了。”

    顧北氣的怒罵了一聲,“給我準備車,帶我去醫院”

    “好,我這就去。”小弟跑步出去備車。

    小弟開著車btved把顧北送去醫院,醫生檢查后,說沒有大礙,只是劃破了皮,傷口稍稍有點深,才會流血,并沒有傷到要害。

    醫生給他清理過之后,說,“天氣熱,不適合用紗布,保持干爽,傷口才好的快。”

    顧北說了一聲知道,起身離開門診出醫院的時候,在走廊遇見了蘇湛。

    蘇湛來醫院給老太太復查身體,檢查的單子出來,他來門診樓給醫生看。

    兩人相視,顧北沒想說話,剛剛被宗景灝給傷了,這會兒正在氣頭上,連帶著和他有關系的人看著也討厭。

    冷哼了一聲撞過蘇湛的肩膀走過去。

    “顧總這是受傷了”蘇湛本來就不是個吃虧的主兒,被人怒氣沖沖的撞了肩膀,心情也很不好。

    “傷到的脖子,沒有生命危險吧”蘇湛涼涼的問。

    顧北咬著牙,回頭指了指顧北,“我不和你呈口舌之快,幫我給宗景灝帶一句話,想要救那個女人,讓他登門道歉”

    蘇湛咯噔一下子,女人,哪個女人

    林辛言剛回b市,就出事情了

    “女人,哪個女人”

    顧北冷哼了一聲,“你和宗景灝關系這么近,會不知道”

    覺得蘇湛這是在和他揣著明白裝糊涂。

    懶得和他大廢,轉身就走,蘇湛闊步上前抓住了他,“你說清楚,什么女人”

    顧北一把甩開蘇湛的手,怒聲道,“還有什么女人,不就是我從c市抓回來的那個叫秦雅的女人。”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