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3章 不像吃齋念佛的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3章 不像吃齋念佛的人

    蘇湛瞬間就變了臉色,不可置信,“你,你說什么你抓了秦雅”

    顧北也是一臉懵逼,“你不知道”

    蘇湛握緊拳頭,就在他要出拳時,顧北推開了他,“你們一個一個的都是瘋子”

    都有暴力傾向

    他還是先走為妙。

    “你站住”蘇湛見顧北想走,立馬闊步追上來,他不追還好,一追顧北跑的更加快了,他不是沒把握打過蘇湛,而是蘇湛看起來不正常,他能打過人,但是打不過一個瘋子。

    瘋子瘋起來可以不要命,但是他很惜命。

    “顧北”

    蘇湛追的快顧北跑的也快,一路左閃右躲出了醫院的大門,快速的上了車,“快點走”

    小弟不明白顧北為什么這么慌慌張張的,還是聽話的啟動車子,蘇湛追上來時,車子還沒還走,顧北將車門上了保險鎖,蘇湛打不開怒砸車窗玻璃,“顧北,你給我出來”

    蘇湛生氣極了,胸脯劇烈地起伏著,脖子上的經脈抖抖的立起來,看著格外瘆人。

    顧北瞧著晃動,像是要被砸爆的車窗玻璃,吞了一口口水,心里明白他為什么和宗景灝能玩到一起,他媽的都不是人,都是瘋子

    “媽的,快點啊”顧北咒罵。

    小弟已經啟動好車子,顧北一吼,他嚇了一跳猛地踩油門,車子如箭一樣飛出去,這樣的速度,推背力很猛顧北沒防備整個人往后一倒,好在車座夠軟,沒有磕到,只是模樣有些狼狽。

    “媽的會不會開車”他揉了揉后腦勺坐起來。

    小弟欲解釋,發現顧北正趴在后擋風玻璃往后看呢。

    他閉上了嘴,安心的開車。

    蘇湛也顧不得去找醫生了,也立馬上了車去找宗景灝,想要問問個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顧北怎么會抓秦雅呢

    他好像明白了宗景灝為什么急著從白城回來,怪不得總覺得他有事情瞞著自己,果然,他真的有事情瞞著自己。

    蘇湛開的快,到了別墅車子堪堪停穩他就跳下車,大步走進別墅,然而因為一夜沒有怎么睡的兩個孩子還有林辛言都睡了。

    林辛言本沒有困意,想要等著宗景灝回來,可是躺著躺著就睡著了。

    只有于媽一個人在樓下陽臺晾兩個孩子換下來的衣服。

    不是僅剩的理智蘇湛就跑上樓去找林辛言問了。

    他壓抑著說,“于媽,你上樓幫我把嫂子叫下來,我有急事要找她。”

    于媽看得出來蘇湛很急,還是說了一句,“她在睡覺,要不等一會兒”

    于媽沒有別的意思,就覺得現在林辛言懷孕的月份大了,容易犯困,現在去叫醒她影響她休息。

    “我很急”蘇湛喘著粗氣。

    于媽放下手里的衣服上樓去叫林辛言。

    推開房門她走到床邊,輕輕的喊了一聲,林辛言睡的有些沉,沒有叫醒。

    于媽又叫了兩聲,大了些聲音才把林辛言叫醒,她以為是宗景灝回來了,睜開眼睛就問,“是他回來了嗎和他回來的還有誰”

    她想知道有沒有把秦雅救回來。

    于媽聽得一頭霧水,說道,“蘇湛一個人來的。”

    “蘇湛”林辛言蹙眉。

    “是的,我看著挺著急的,我說你在睡覺,他讓我叫醒你。”于媽如實的說。

    林辛言揉了揉眼睛坐起來,人也清醒多了,他這么著急八成是知道了秦雅的事情。

    她下床穿上鞋,問了一聲兩個孩子,于媽說在睡覺,她了然的點了點頭,走下樓。

    蘇湛不安的在客廳里來回走動,看到林辛言下樓立刻走過來,“嫂子”

    “我們去書房說。”

    蘇湛耐著性子,等著她下來一塊去了書房。

    一到書房蘇湛就迫不及待的問了,“到底怎么回事秦雅怎么會被顧北抓走”

    “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你別急,景灝和培川已經在想辦法。”當時不告訴他,就是怕他著急上火,沖動做出什么難以挽回的事情。

    “我怎么能不急,顧北可不是什么好人”蘇湛啞著嗓子,“你們怎么能瞞著我呢萬一她有什么事情,我我怎么辦”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去安撫他,她看了一眼時間,已經一個上午了,怎一點音訊都沒有,也不知道宗景灝和顧北談的怎么了。

    “我去找顧北去”蘇湛實在是做不到,什么都不做,就這么干等著。

    不管用什么方法,他一定要把秦雅從顧北的手里救出來。

    林辛言呵斥,“你冷靜一下”

    他自己都說顧北不是好人了,能這么好說話就把人放了

    “我怎么能冷靜”蘇湛怒吼,吼過之后也覺得自己太過激動了,其實大家都是著急的。

    “對不起”

    “我理解你的心情,我給景灝打個電話問情況吧。”林辛言喊于媽,讓她去樓上把自己的手機拿下來。

    蘇湛把自己的手機遞給她,“用我的吧。”

    他沒有第一時間給宗景灝打電話,就是怕他不告訴自己,所以直接來找的林辛言。

    林辛言看他一眼伸手接了過來,蘇湛已經把屏幕鎖解了,她找到宗景灝的號碼撥了過去。

    這個時候的宗景灝和沈培川已經快回到別墅。

    沈培川開著車,回頭看了一眼,“其實這個也不能怪你,顧北yytsj說話太難聽,你受不了,很正常。”

    宗景灝用力摁眉心,和顧北交換條件怕是不可能了,看他拖延時間就知道他可能會有別的想法。

    他不能把希望放在顧北身上,“你的人跟蹤到老四沒有”

    沈培川說,“我打個電話問問。”

    宗景灝和他說的時候,他就給屬下發信息了,這會兒有沒有跟蹤上老四就不知道了。

    他打電話的時候,宗景灝的手機也響了,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是蘇湛,眉頭皺的更加緊了,都快要掛斷的時候,他才接了起來。

    “喂。”

    宗景灝拿掉手機看看屏幕顯示確實是蘇湛的手機號碼,怎么是林辛言的聲音

    他將電話重新放于耳畔,“你怎么用蘇湛的手機他去找你了”

    林辛言嗯了一聲,“他都知道了,你那邊情況怎么樣”

    答應林辛言一定要把秦雅帶回去的,結果和顧北鬧的更加僵了。

    就在宗景灝不知道怎么回答林辛言的時候,沈培川回頭看他說道,“他們跟蹤老四去南山寺了。”

    “南山寺”

    “是的,看他也不像是吃齋念佛的人,去那里”

    兩人對視一眼,有了同樣的懷疑,難道秦雅藏在哪里

    “什么南山寺”林辛言聽到了沈培川的聲音。

    “你讓蘇湛來門口。”宗景灝說。

    林辛言說好。

    電話掛斷,她把手機還給蘇湛,告訴他宗景灝讓他到門口去。

    蘇湛接過手機就出了門。

    他走到別墅的大門口,剛好沈培川開著車子也到了別墅,他將車hjfjd子停到蘇湛身旁,降下車窗說道,“上來吧。”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