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4章,我好好伺候你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4章,我好好伺候你

    蘇湛立刻拉開車門坐上去,“到底是怎么回事顧北怎會抓走秦雅呢現在她怎么樣了顧北有沒有傷害她”

    一到車上蘇湛就一大串問題砸下來。

    是沈培川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先冷靜一下”

    蘇湛梗了梗脖子,“我冷靜不了。”

    秦雅現在不知道什么情況,他怎么能冷靜下來

    “你不要激動,現在我們已經有線索,現在就是朝那邊過去,你如果一直這樣的狀態,你就下車。”

    說著沈培川將車子靠邊停下來。

    蘇湛回頭看看宗景灝,又看看沈培川,默了默,“我保持安靜。”

    “不是保持安靜,是保持冷靜。”沈培川糾正道。

    蘇湛繃了繃,“我保持冷靜。”

    他怕自己被趕下車,他必須要去救秦雅。

    沈培川看了他一眼嘆了口氣,再次把車子開走。

    去南山寺要走山路,雖然柏油路修的很寬,但是卻崎嶇無比,曲折迂回,無法開的快。

    然而,老四在把他們帶到包間以后,和幾個小弟喝了點酒,就離開了夜總會去了南山寺。

    南山寺確是關秦雅的地方,顧北也是夠小心的,就是怕宗景灝發現秦雅的線索,才沒有藏在市區,而是寺廟里。

    老四喝了幾杯酒,心里起了色心,才瞞著顧北獨自一個人上山。

    顧北是不允許任何人來看的,怕被宗景灝盯梢發現秦雅的蹤跡,正在風頭上的老四,早就得意過了頭,覺得就算自己上了秦雅,顧北也不會怎么樣他,才敢不把顧北的話放在心里。

    車子停在了寺外,老四下車走進大門,院內正中央是一座四方的大型水池,池水清澈見底,底部鋪著鵝卵石,里面養了白色和紅色的錦鯉,四個角上設立出水口,嘩嘩的流淌,池子中央是一座石雕的送子觀音,石像雕刻的惟妙惟肖,可見雕刻師傅的功底。

    老四繞過池子踏上臺階繞過金寶殿,從右側的回廊繞到后面,南山寺位于b市南邊最高的一座山頭,故而大家叫它南山寺。

    這里有僧人,現在的僧人不和從前一樣,不需要剃度,據說家里還有妻子和孩子的,而且文化程度也高。

    不是什么人都能當上僧人的。

    老四走到寺廟最后面堆放雜物的放置房,放置房建在這座寺廟的右側,挨著院墻,極為不顯眼的位置,平時很少有人往這邊來。

    顧北敢把人放在這里,就是打點好的,不會有人敢往外透露消息,他自己安排了兩個人在這里看守,和送一日三餐。

    吱呀老四推開放置間的大門,里面有張木桌子,桌子上亂七八糟的擺放著酒瓶,花生米,一次性飯盒,煙頭丟的到處都是,屋里一股子難聞的氣味。

    看到老四進來,兩個小弟立刻站起來笑著說,“四爺。”

    現在老四是顧北身邊的紅人,大家都尊稱他一聲爺,他揚了揚眉對這樣的稱呼,很合心意,原本看到屋子里亂糟糟的想要咒罵的,這一聲爺叫的心情甚好情緒也高漲,擺擺手,“你們都出去,我去看看那個女人。”

    兩個小弟對視一眼,說道,“顧總不是吩咐不可以來看她嗎”

    老四眉頭一挑,不高興的道,“就是顧總讓我來的,怎么,要不要你們打個電話問問”

    兩個小弟哪里敢,忙賠笑,“不敢,我們這就出去。”

    老四交代一聲,“給我看著點人。”

    兩個小弟對視一眼,又同時看向老四,好似知道他見那個女人干什么,但是也不敢吭聲,安靜的退出去關上門。

    老四看了一眼關上的門,大拇指抹了一下嘴唇,走到內間的門前推開木門,吱呀一聲,這響動吵醒了用繩子綁住的秦雅,被抓到這里來以后,她就不敢閉眼睛,是實在撐不住了,才睡著,她睡的很淺,一點點的動靜就醒了,警惕的看著門口。

    看到是抓她的那個瘦矮的男人,整顆心都提了起來。

    老四走過來,目光毫無遮攔的上下打量她。

    那天她被抓時是晚上,她都洗好澡穿著睡衣準備睡覺了,結果門鈴響了,她去開門,就被老四帶著幾個男人沖進屋。

    二話不說就是一通翻,幾個房間都沒找到人,就把她給抓了。

    秦雅穿著兩件式的睡衣,里面是一件吊帶絲質的紫色吊帶,外面同樣顏色絲質的睡袍,腰間系著腰帶,那天被抓時的掙扎早就扯開了腰帶,睡衣已經沒有整齊的樣子,歪歪斜斜的掛在身上,露出大片大片的白皙肌膚。

    老四蹲到她的跟前,從腳一點一點的往上看,細弱的腿,衣角堪堪遮住的大腿根,細如水蛇般的小腰,只是這么看著,老四就已經覺得自己快要被脹死,他吞了一口口水,“媽的,這身子絕了。”

    秦雅睜著大眼睛,眼底滿是驚慌,很明白他想干什么,她被綁著,動彈不得,她一點反抗的余地也沒有。

    想要逃走根本不可能,唯一逃走的希望就是獲得他的信任,讓他解開自己的繩子,才有機會。

    老四將手伸到她圓潤細致的香肩,撫她的肌膚,觸感細膩極了,心潮澎湃的不能自已,像餓狼一樣就撲了過來,胡亂的一通親吻。

    秦雅忍著心慌和惡心,沒有做出絲毫的反抗行為,反而裝出一副很享受的樣sdt子,配合的從喉嚨溢出嫵媚的喘息聲。

    老四被刺激的只想立馬提槍上陣,胡亂的扯掉自己身上那些礙事的衣物,夏天的衣服也好脫,三兩下就把自己扯了個干凈。

    看到他骯臟的身體,秦雅心口翻滾的厲害,惡心的想要吐。

    “唔唔”

    她嘴上被纏了膠帶,無法說話,只能用眼神傳遞她是愿意配合的,而且有話想要和他說。

    老四頓了頓,問道,“你,你愿意和我”

    秦雅點頭。

    老四舔了舔嘴唇,伸手揭掉她嘴上的膠帶,笑問,“是不是覺得我很有魅力”

    秦雅壓下吐出來的沖動,笑的魅惑,伸腿勾他,低低的道,“你是我見過最有魅力的男人。”

    老四盯著她白細的腿,一把探進裙底,秦雅雙手握成拳頭,才忍住,內心再痛苦,面上始終是享受的模樣,“你解開我的繩子,我好好伺候你。”

    “我覺得這樣更有趣。”老四撲上來壓住她,準備最后的侵略。

    秦雅在他身下微微扭動,用身子蹭他,“繩子綁的我很痛,你給我解開,我也好配合你的姿勢,嗯,好嗎”

    老四浴火焚身,快要被她折磨死了,腦子里只有男女火辣的場面,沒有多余的思考,解開了綁住她手腳的繩子。

    他將繩子丟到一旁,再次撲下來掰開她的雙腿,挺腰進犯。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