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7章,好懷念那個味道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7章,好懷念那個味道

    “你用不著這樣自責,而且我也不會領你的情。”

    秦雅依舊是冰冷的模樣,從始至終都沒有給過蘇湛一絲有溫度的表情。

    蘇湛抿著唇看著她良久,才啟唇,“我不需要你領情,我只想做,我想要做的事情。”

    秦雅撇過他的目光,不在言語。

    蘇湛也沉默下來。

    山洞里沒有了光,但是外面的天并沒有黑的看不見人,只是到了傍晚,太陽落下去了。

    沈培川和宗景灝并沒找到他們的蹤跡。

    “這山高林密,只憑我們兩個我看是難找到人,也不知道會不會遇到危險,我叫了半天也沒有人回應。”沈培川擔憂的道。

    這山這么高不知道林子里有沒有野獸之類的動物,只要蘇湛沒跑遠,就一定能聽到他的聲音才對。

    可是完全沒有蹤跡,所以心里有些擔心。

    宗景灝像是看出沈培川的心思,說道,“這里沒有聽說有野生動物,你叫人來吧。”

    等到天黑更加難搜尋。

    沈培川和宗景灝退出林子,在林子林手機沒信號他給蘇湛打電話都沒有打通。

    退出林子以后又試著打了兩次,依舊是無法接通,他只好叫人來搜尋,希望太陽落山前能找到蘇湛和秦雅。

    他看向宗景灝,“要不你先回去,這里我盯著”

    宗景灝看了一眼時間說,“再等一會兒。”

    秦雅沒有找到,現在連蘇湛也不見蹤跡,回去他怎么和林辛言說

    沈培川沒有勉強,找了個能做的地方等著人來。

    因為上山的路太過曲折所以人來的有些晚,到地方已經是一個小時以后,一共十幾個人,個個挺拔魁梧迷彩服軍裝加身英姿颯爽,裝備完善,沈培川說過是要上山,他們準備了照明燈。

    沈培川跟隨他們上山,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暗下來,他們進入山中,驚動晚上棲息在林子里的鳥獸,撲啦啦一陣騷動。

    十幾個人分成六隊,兩個人為一隊,領隊的和沈培川一起,一邊找人領隊的一邊和沈培川說,“晚上最不好找,視線太差,還有我們為止的陷阱,你說人到這里面不見了,我尋思是掉陷阱里了。”

    沈培川拂開擋路的樹枝,扭頭看向領隊的,“山里還有陷阱”

    領隊的說是,“有人在山上設陷阱鋪野味。”

    apnbactiondtsp 沈培川蹙眉,往腳下看了一眼,怕自己踩到夾子之類的捕獸器。

    領隊的玩笑道,“也有沈副局怕的東西官越做越大,膽子反倒越來越小了。”

    沈培川笑道,“小心謹慎才能使得萬年船吶,我是一刻也不敢放松,官越大,責任越大。”

    “宋局器重你,看來等到宋局退休以后,也會推你上去的,聽說,宋局有意讓你做他女婿”領隊的笑著問。

    沈培川冷下了臉色,“別胡說”

    他對宋局是尊敬,其他的他可從來沒有想過,也不愿意別人傳這種沒邊的事情。

    他是男人無所謂,影響到宋局的女兒就不好了。

    “以后這種別在說了。”沈培川嚴肅的說。

    領隊的也會看臉色,忙說道,“我胡說八道呢,胡說八道的話,哪能說第二次。”

    沈培川沒再搭腔,四處瞅了瞅,他開始擔憂起來了,到現在也沒有線索,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找到。

    經過三個小時的搜尋,已經沒有找到人,沈培川先撤出來和宗景灝回合,并且告訴他山里的情況。

    “晚上搜尋難度很大。能照亮的地方太少,而且還要提防自己滑下陡坡,我看你還是先回去吧,有線索我立刻聯系你,老四已經被帶走,明天估計就得見新聞,明天顧北肯定得主動找你,你還得應付他,這里就交給我,我們不能都耗在這里。”

    當時報警叫記者,目的就是要把這事弄大,寺廟里出了這樣的新聞,恐怕會引起不小的轟動。

    關注多了,也就是需要警方給交代了,現在他有權利,到時候可以光明正大的查顧北。

    把他查個底掉,看他還猖不猖狂

    宗景灝沉思了片刻,點了點頭,“你當心點兒。”

    沈培川點頭。

    宗景灝開車回去。

    等到他開車回到別墅已經十點半,他推開門看到林辛言就站在玄關前在等他。

    林辛言一直沒睡,一直在等他,看到有車燈亮她就走了過來,往他的身后看了看,“就你一個人嗎”

    宗景灝走進來剛想伸手摟她,想到自己進過山,身上不干凈便收回了手,“進去說。”

    林辛言失落的垂眸,肯定是沒救出秦雅,不然這里秦雅沒有住處,一定會來這里的,現在就他一個人,完全沒有秦雅的影子。

    “她從顧北手里逃了出去,我們正在找她,還沒找到,應該是藏在什么地方,只要沒在顧北手里,就不會有危險,你就不要擔心了。”具體的細節他沒有說,生怕林辛言擔憂。

    “真的”

    她扭頭用審視的目光看著他,像在確定他有沒有說謊。

    宗景灝坦蕩的面對林辛言的目光,這點事情他還穩得住,“當然,這個能說謊嗎我這么晚回來就是在找她,她可能是怕顧北的人,不敢出來,越是這樣其實她越安全。”

    林辛言點了點頭,可是沒見到人心始終放不下。

    她握著宗景灝的手,“秦雅會被顧北抓,大部分原因是因為我,他一開始就是沖著我來的,可能因為我去了白城,他們才抓了秦雅。”

    她在家里一直在想這件事,那些照片出現在她眼前沒多久,秦雅就被抓,這明顯是一個人干的。

    而且一開始的目標也很明顯就是她。

    是她連累了秦雅,要是秦tianeizhu雅有什么事情,她會很自責很難受。

    宗景灝理解她的心情,現在他也不能給她什么承諾,寬慰她說些不著邊際的話,萬一到時候出了差錯,她會更加難接受,于是故意岔開話題,“我還沒吃飯。”

    林辛言看著他,“不會一天都沒吃東西吧”

    他嗯了一聲。

    “我去給你做點,你想吃什么”林辛言問。

    “面。”末了他又加了一句,“西紅柿雞蛋面。”

    他第一次吃林辛言煮的東西就是西紅柿雞蛋面。

    忽然好懷念那個味道。

    林辛言看了他一眼,說,“我去給你做。”

    他輕嗯了一聲。

    “那個”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