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8章,別鬧了好不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8章,別鬧了好不好

    忽然林辛言叫住他,想要問問蘇湛的情況,但是又沒問出口,想著先給他做點吃的,一天都沒吃飯,肯定餓壞了。

    “什么”宗景灝回頭看她。

    “沒什么,你去換衣服吧。0577edu”林辛言扯唇對他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

    宗景灝看的出她是有話要問,心里也猜到她要問的應該是什么事情,但是沒有戳穿,也不想討論,人沒有找到說什么都無用。

    他上樓,林辛言走進了廚房,因為她和兩個孩子回來,下午的時候于媽去超市買了好些東西回來,整個冰箱都塞滿了,她打開冰箱上下看了一遍,最后拿出肉和青椒一點青菜和西紅柿。

    她將菜都洗干凈,切菜的時候燒了開水,這樣節省時間。

    瘦肉切成薄片加上調料用淀粉和雞蛋腌制,這種方法腌制出來的肉特別的滑嫩,腌肉的時間她切了青椒和西紅柿。

    樓上,宗景灝洗了澡換上睡衣,蠶絲的質地柔軟舒滑,雖然長袖長褲也不會悶熱,他踩著白色室內拖鞋走下來,先去孩子的房里看了兩個孩子,這個時間兩個孩子都睡了,別墅里很安靜,只有廚房有輕微的響動。

    他走過來站在餐廳里,就能看到在廚房里那抹忙碌的纖細背影,他沒動,就這么靜靜的看著,他很喜歡這種感覺,內心深處都是溫暖的。

    其實他想要的生活很簡單,就是這樣,他的孩子妻子都在身邊,當他在外面一天回到家時,有這么一個人在等他。

    她不需要會的太多,只要肯親手給他下一碗便足以。

    林辛言下面時,忽然被人從后面摟住,她回頭鼻尖掠過他的臉龐,他剛洗過澡,身上有清新的沐浴露香味。

    她用手肘輕輕的推了他一下,“出去等一會兒,很快就好了。”

    宗景灝雙臂圈著她的腰,手掌覆在她的肚子上輕輕的撫摸,彎曲著上身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說,“我看著你做。”

    林辛言沒好氣的瞪他,“你這樣抱著我,很礙事兒。”

    “我不管。”他就要抱著。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對這個人已經無語到極點,“我的手藝沒有于媽的好,你就湊合著吃。”

    “只要是你親手做的,對我來說都是美味。”說話時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林辛言沒時間看他,面要煮好時她放了生菜關火,宗景灝這樣抱著她,真的限制了她的動作,她耐心的和他說,“別鬧了好不好到外面等著吃飯行嗎”

    宗景灝放開了手,但是并沒有出去,而是將她拉到一旁,“我來盛。”

    他打開碗柜拿出一個小碗,正要盛面的時候,林辛言出聲問,“你確定要用這個碗”

    宗景灝低頭看看,覺得沒什么不妥,“吃飯用的不就是這個碗”

    有何不妥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將他手里的碗拿掉,順便給他科普了一下,“這個是飯碗,面要用面碗來盛,面碗足夠大里可以盛湯,飯碗太小盛不了多少,面放在鍋里不盛出來,時間久了就坨了,所以用這個最合適。”

    她從另外一個柜子里拿出一個白釉的面碗遞給宗景灝。

    宗景灝抬眸看她一眼,笑著接過來,他盛面,林辛言將炒的兩個菜端到餐桌上,西紅柿炒雞蛋,青椒炒肉片,清湯面放了生菜。

    她拉開椅子坐下來,宗景灝端著面放在桌子上,在她對面坐下來,“你要吃點嗎”

    林辛言搖頭,宗景灝已經熟悉了西紅柿雞蛋面的吃法,不用林辛言再告訴他,自己就把西紅柿和面拌在一起。

    “我覺得完全可以把西紅柿和面一起煮。”那樣多省事,這樣太麻煩,還得先把西紅柿和雞蛋炒了再拌到面里。

    林辛言托著下巴并未反駁他,而是說道,“那我下次就這么給你做。”

    之所以這樣吃,是因為西紅柿炒過之后會把屬于西紅柿的汁炒出來,不僅顏色好看,而且味道濃郁,放在面里一起煮,西紅柿也可以煮的很爛,但是味道會淡很多。

    宗景灝夾了一塊肉片放進嘴里,肉質很嫩,而且經過腌制的肉腥味完全沒有了,他抬眸,“你學過做菜”

    林辛言點頭,“以前也就會做個西紅柿雞蛋面,有了他們兩個以后,我會抽時間學習一些簡單的菜色,有時間就親手做給他們吃。”

    有了孩子以后她才對做飯有學習的想法,覺得親手為自己的孩子準備三餐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只是她要工作,所以只能抽時間陪伴他們的時候,才會做。

    宗景灝輕輕的垂下眼眸,過去那六年他沒參與過,聽到她說過去的事情,他會感到失落。

    他看了一眼墻上的鐘,問道,“你困不困”

    林辛言確實有些困,被于媽叫醒之后就沒在睡過。

    “你先上去睡覺。”宗景灝瞧出她有困意,不忍心讓她在這里等著。

    林辛言猶豫了一下,站起身說道,“那我先上樓了,吃完就把碗放在水槽內。”

    “知道了,上去吧。”宗景灝打斷她。

    林辛言上了樓,她已經洗過澡,躺到床上之后很快就睡著了,就連宗景灝上來都完全沒知覺。

    只是睡夢中感覺到有人從背后抱住她,潛意識里她知道這是誰,所以睡的很安心。

    沈培川帶人搜索到下半夜,可是依舊是沒有找到人,蘇湛和秦雅滑下去的那個洞口特別隱秘,而且洞很深,上面有動靜他們聽不到,除非是很大的動靜才能傳下來。

    一晚上的時間,蘇湛的手機也沒電了,兩人呆在一個洞里,這一夜誰也沒開口說過話。

    太陽升起,洞里開始有光線,蘇湛去看秦雅,只看她閉著眼睛靠著石壁,蘇湛以為她睡著了,也不敢發出一點聲音。

    可是過了很久,秦雅依舊沒有睜開眼睛,蘇湛試著叫了她一聲,“秦雅”

    沒有人回應。

    他又叫了一聲,“秦雅”

    還是沒有人回應,他眉頭皺起慢慢挪過來,伸手去觸碰她,“秦雅”

    沾到她的身體,傳遞過來的觸感都是滾燙的,蘇湛忙去探她的額頭,很熱,不知道是什么時候發燒的,現在即使不用體溫計去試,也知道她發了高燒。

    她的嘴唇干的脫了一層皮,蘇湛抱住她拍她的臉頰,喊她也沒反應,已經燒的不省人事,蘇湛著急的朝著洞口大喊,希望能引起人的注意,救他們上去。

    喊到嗓子嘶啞,也沒有人回應,秦雅迷迷糊糊聽到蘇湛的聲音,想要睜開眼睛可是沒有力氣,她好渴,好冷。

    “水,水”她的聲音細弱的猶如蚊蠅,蘇湛沒有聽見,耳朵靠近她,才聽到她在說什么。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