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59章,蘇湛的坦白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59章,蘇湛的坦白

    可是這里根本沒有水,除了石頭就是一地的干枯樹葉,其他就什么也沒有了。

    如果出不去,她持續發燒這個后果蘇湛不敢想。

    等著別人來施救,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時候,秦雅現在的情況也無法等下去,他輕輕的將秦雅放下,走到洞口前,望山看,洞口不是直的,并不能看到上面,洞里的光都是那道縫隙照進來的。

    他看向倒在一旁的秦雅,低聲道,“我一定要救你出去。”

    即使他不恐懼死亡,但是他不能讓秦雅死。

    他把上衣和鞋子都脫了,肌膚和石壁相觸能夠增加點阻力,這樣有助于他攀爬,因為洞是扁的,他目測了一下間距,側著身子雙腿有機會撐著兩邊的石壁往上爬。

    然而等到真的實行之后,發現這個間距并不一是統一的,越往上間距越寬,他的雙腿無法支撐這樣的距離,即使挪到最邊上也無法攀爬。

    近一天一夜的時間沒有吃過東西,體力本來就不好,身體稍稍一軟,就又滑了下來,可是她并沒有放棄,而是不斷的嘗試,但是每一次都摔下來。

    秦雅迷迷糊糊的間,似乎看到一個人身影,在洞口攀爬,上去下來,上去下來,反反復復她很想說一句別在白費力氣了,可是她實在是沒了力氣。

    被關著的時候她怕給她的吃食里下迷魂藥之類的東西,所以不敢怎么吃,再加上發燒,她實在是沒了一點力氣。

    想要勸說也有心無力。

    蘇湛的體力在一次次摔下來中耗盡,他筋疲力竭,絕望的仰著頭。

    他死了就死了,可是秦雅怎么辦

    她死里逃生,改變了面貌,改變了聲音,好不容易活下來,難道要死在這里嗎

    不知道是汗,還是淚,從他的眼角滑落。

    怎么辦

    他扭頭去看秦雅,秦雅半瞇著眼睛,眼前像是蒙了一層紗,她看不清蘇湛的樣子,只是一道模糊的輪廓。

    她看到那道身影朝她爬來,伸手拂開擋在擋在她額頭的頭發,嘶啞著和她說,“其實我一點都不怕死,能和你死在一起也挺好的,至少能和你在一起,可是,我舍不得你死。”

    秦雅看著他,看他留下眼淚,哭的像是個孩子。

    “一直沒和你說過我父母的事情,不是因為不信任你,也不是因為我不愛你,而是因為我每次想起,都會被噩夢纏繞很久,可是現在我想和你說,我怕以后連被噩夢纏繞的機會都沒有,我怕,再也無法和你坦白我的內心。”

    他擦了一把臉,“我不記得那時我幾歲,或許是我故意忽略以前的事情,把那個時候的自己也忘記了。

    我媽背叛了我的爸,我親眼看著她把男人帶回家,在她和我爸的臥室里”

    蘇湛低著頭,秦雅看不到他的表情,只能感覺到他那個時候的無助和恨。

    或許是無助那個女人是他的母親,恨,恨她的不知羞恥。

    蘇湛從來不和任何人提起,就連沈培川和宗景灝都不知道這段不為人知的歷史。

    只知道他是被奶奶帶大的。

    父母早逝。

    “我看到很多次,那樣的日子持續了半年,我怨恨我有這樣的母親,可是我無法選擇從什么樣的女人肚子里爬出來,這樣的事情早晚會被人發現,我沒想到那天到來的太快,快到我猝不及防,快到把我的生活攪的天翻地覆。

    我也是事后才知道,我爸那次公司臨時取消他出差的行程,提前返回家中,發現了我媽的事情,當場把我媽和她的奸夫捉奸在床,那個時候他應該是太惱怒了,才會拿刀他失手殺了那對狗男女。

    我放學回到家,就看見他拿著刀對著自己脖子,看到我,他淚流滿面說對不起

    我親眼看著他自殺死在我面前,他會殺人只是一時沖動被傷害的太深,等到理智回籠,后悔已經來不及。”

    “我唯一說過的人就是劉菲菲,那個時候我也是真心喜歡她的,后來她說走就走,一走就是十年,可十年,我自以為的放不下,其實早已經變成了不甘心,不是愛,不是留戀,不是對她還有感情,只是不xdjava甘心那個時候她的不辭而別。

    再次見到她以后,我連十年的不甘心都沒了,我曾設想過,見到她,我會怎么質問她,謾罵她的不負責任,但是我沒有,因為我在遇見你之后,連那點不甘心也沒有了。”

    “和你在一起,我很開心,很快樂,很輕松,其實我曾在一沖動想要和你說過,但是我又怕,怕你嫌棄那樣的我,我怕,讓你看到我我曾經的不堪,我以前覺得劉菲菲就是嫌棄那樣的我,才會不辭而別,我怕,我怕你也離開我,所以我不敢。”

    “其實我不后悔不和你分享我的事情,我的世界太灰暗。”

    現在說,只是他覺得自己可能會死在這里,死之前,向她坦白。

    秦雅昏迷過去,之后他還說了什么已經聽不見。

    apn 蘇湛抱著昏迷的秦雅,他低頭親吻她的額頭,笑說,“老天爺是不是對我也挺好的,你不肯原諒我,卻讓我們死在一起。”

    “吭”

    這時洞口傳來聲響,緊接著是摩擦聲,沒過多久有人掉下來。

    蘇湛睜睜的看著一個穿著迷彩服的男人掉在離自己不遠的地方。

    他先是愣怔了一秒,下一秒他就反應過來,如找到救命的稻草。

    “你是來找我們的嗎”蘇湛激動的問。

    男人捂著腰扭頭看過來,點了點頭,“我們是來找人的,你是蘇湛”

    蘇湛激動的說是,“我是蘇湛,你快點,她發高燒,已經昏迷了急需送醫院。”

    穿著迷彩服的男人,在洞里打量一眼,不急不忙的說,“別急,我同伴會通知人來救我們的。”

    “人都燒昏迷了,我怎么能不急”蘇湛低吼。

    男人縮了一下,心想這人脾氣怎么這么暴躁

    他冷靜的說,“這里能爬上去嗎”

    蘇湛瞪著他,“要是能爬上去,我還用等人來救”

    “那不就是了,爬不上去,就只能等人來救啊,你催我我有什么辦法”男人從隨身攜帶的包里,掏出水遞給蘇湛,“你喂她喝點,我同伴應該很快就會叫人來救我們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