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0章 新聞里的主角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0章 新聞里的主角

    蘇湛看了男人一眼,立刻接了過來,他擰開瓶口,遞到秦雅跟前,低聲喚她,“秦雅你醒醒,有了水。”

    秦雅毫無反應,任憑蘇湛怎么叫,怎么晃動她的身體,就是完全不省人事。

    穿著迷彩服的男人提醒道,“掐她人中。”

    蘇湛將手里的水遞到另一個手里,空出手掐她的人中脈。

    過了片刻秦雅悠悠轉醒,依舊是有氣無力隨時會再昏過去的虛弱模樣,蘇湛將水遞到她的嘴邊,低聲道,“喝點水。”

    秦雅干裂的唇瓣皺在一起,只是張嘴的動作,掙開表面那層薄弱的皮,滲出了血,她喉嚨干的像是著了火,燒干了她身上所有的水分,她接近干枯,忽然觸碰到水,她大口大口的喝起來。

    甚至能聽見她咽水的咕嘟聲。

    就半壺水,并不能完全滿足她需要水的渴望,不過也讓她稍稍有了些精神。

    “我們都是結伴而行,我掉下來時,我同伴就在我們身邊,我想他很快會叫人來救我們,你們不要著急。”穿著迷彩服的男人說道。

    秦雅聽見聲音慢悠悠的轉過頭,這才看見里面有人,她了然,水是從哪里來的了。

    “我們得救了,你再撐一撐。”蘇湛抱著她激動地說。

    秦雅眨了眨眼睛,卷翹的睫毛微微扇動,透過微弱的光線,看著蘇湛激動地樣子。

    回想到他對自己說的話,輕輕的垂下了眼簾。

    這時,洞口有人喊,問有沒有人。

    穿著迷彩服的男人站起來,仰頭面朝洞口回應,很快上面丟下來繩子,對下面的人喊話,能夠到繩子時,用力拉一拉,這樣他們就知道長度,不用再往下丟了。

    男人站在洞口等著,沒過多久救援繩子就丟了下來,男人看向蘇湛說道,“你們上去。”

    蘇湛抓過自己脫下來的襯衫穿到秦雅的身上,把她身上的衣服整理整齊,才抱她起來走到洞口,男人抓住繩索走到蘇湛跟前,看了一眼秦雅的情況,“我看她沒有太虛弱,往上拉的過程中,她很難照顧到自己,要不,你們一起上”

    蘇湛點頭。

    男人將繩索系到蘇湛的腰間,并且交代他,“你的身體盡量貼合石壁,把她放在你身前,這樣會減少對她的傷害。”

    秦雅腳上和小腿都是傷,樣子也虛弱,明顯是需要被照顧,不然只會加重她的病情。

    蘇湛表示明白,男人拉了拉繩索,通知上面的人下面準備好了。

    上面起先就三個人,拉的時候感覺到下面同時上來的可能不是一個人,又叫了兩個人一起拉。

    蘇湛沒有穿衣服,肌膚和石壁相摩擦發出細微的聲音,開始還好,久了,他的整個后背都火燒火燎的疼。

    他只是微微蹙起眉頭,并未過多的在意,只想快點上去把秦雅送去醫院。

    過了一會兒,上面的人看到了他們,把繩子往中間拉了些,減少蘇湛的身體和石壁摩擦,沈培川站在洞口看著他們上來,到洞口處,他彎身下來接住蘇湛懷里的秦雅,“交給我把。”

    蘇湛抬頭看他,沒說話,把人遞給了過去。

    在別人的幫助下,蘇湛成功的從洞里上來,到了岸上他急忙去接身上的繩索,領隊的說,“我來吧,你解不開。”

    他們的這種系法,一般人解不開,不是普通的那種打結的方式。

    蘇湛著急催促了一聲,“麻煩你快一點。”

    領隊沒說話,用行動給了他表示,很快,他身上的繩索解開,他走到沈培川跟前伸手,“給我吧。”

    沈培川看他一眼,他的狀態也不是很好,從林子里抱出去還得一段路,怕他不行。

    “我可以。”他知道沈培川在猶豫什么。

    他都這樣說了,沈培川也不好在說別的,而且現在是他表現的時候,就在沈培川要把秦雅遞給蘇湛的時候,她虛弱的開口,“能麻煩你抱我出去嗎”

    她看著沈培川。

    沈培川第一時間去看蘇湛,到洞口時他去抱秦雅,是因為這里沒有地上可以躺人,而且到洞口肯定需要有人把秦雅從他的懷里接下來。

    與其別人,蘇湛肯定會更加不愿意,所以他主動上前。

    這會兒秦雅不愿意讓蘇湛抱著她,他倒害怕蘇湛誤會。

    蘇湛抿著唇不說話。

    “好嗎”秦雅看著沈培川又說了一聲。

    她太虛弱,沒有辦法自己離開,只能依靠別人。

    上來的過程她感覺到蘇湛肯定受傷了,她不想欠蘇湛什么,即使他對自己坦白了心事,她也沒想過要和他和好。

    對她來說,過去就是過去了。

    而且,她的身體

    “既然沈大哥不愿意,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走。”秦雅倔強的說。

    “你抱她出去吧。”不等沈培川回應,蘇湛就先開了口。

    沈培川抿唇看了蘇湛一眼,知道蘇湛這是顧忌秦雅,而且現在他們都有傷,他不想耽擱時間,對領隊的說,“這里交給你了。”

    說完他抱著秦雅往回走。

    蘇湛怕前面有樹枝擋住路,沈培川不好走,刮到他懷里的秦雅,他主動走到前面擋開樹枝。

    apnyouboosbsp 秦雅靠在沈培川的肩膀上,半瞇著眼睛,蘇湛走在他們的前面,剛好他能看見他背上的傷,整個后背都是摩擦的傷痕,嚴重的地方都要冒血了,沒有冒血的也是紫紅一片。

    她心里有微微的波動,有些許的心疼,但不是心軟和他重歸于好。

    這輩子她不會再和他在一起。

    她閉上眼睛,隔開了看他的視線。

    這段路程不是很長主要是因為山路難走,過了近一個小時他們走出山里。

    蘇湛認識沈培川的車子主動走過去把車門打開,這樣方便他抱秦雅上車。

    沈培川剛想把秦雅放下,蘇湛說,“把車鑰匙給我,我來開車。”

    他怕秦雅排斥自己,還浪費時間。

    沈培川彎身把秦雅放到后車座上,把車鑰匙遞給他,蘇湛拿著車鑰匙走到前面,拉開駕駛位的車門上去。

    沈培川則是上了后座,照顧秦雅,他從車座后面的網兜里,掏出兩瓶礦泉水,一瓶給遞給蘇湛,“你喝點水。”

    蘇湛沒往后看,說,“給秦雅吧。”

    沈培川又往前遞了遞,“后面還有。”

    他們在洞里困了那么久,肯定需要水。

    蘇湛知道后面還有便接了過來,擰開蓋子,就往嘴里灌,一瓶水,也只是一分鐘的事情,就灌完了,他將空瓶子丟出車外,啟動車子。

    后面沈培川將礦泉水擰開蓋子遞給秦雅,“你也喝一點。”

    秦雅抬起胳膊接過來。

    別墅。

    林辛言起的晚,不知道是因為自己嗜睡,還是因為在宗景灝的身邊,睡的總是很沉。

    起來時宗景灝已經走了,吃過早飯,宗言曦說是大白的毛臟了,拉著于媽到院子里給大白洗澡,還說要于媽帶她去買狗糧。

    于媽笑著說好。

    林辛言站在玻璃窗前看著于媽帶著兩個孩子給狗洗澡的畫面,不自覺的勾起了唇角。

    她轉身拿起手機,準備給邵云打電話問問那邊的情況,電視不知道誰開的,她拿起遙控器,準備關上時,看到了一側新聞,還有新聞里的主角,她竟然認識。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