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1章 作為狗也是有煩惱的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1章 作為狗也是有煩惱的

    新聞是關于南山寺的,這并沒有什么,主要是引起這則新聞的主人公,竟然是上次在c市戲弄她的人。

    這則新聞之所以成為新聞,是因為這個人赤身出現在寺廟,還渾身的傷,畫面引人無限揣測。

    畢竟,眾人皆知寺廟是干凈之地,最忌諱污穢的東西,現在卻出現這樣的事情。

    她坐到沙發上繼續往下看,知道這個人是在寺廟最不起眼的放置房內被人發現的。

    林辛言攥著電視遙控器陷入沉思。

    她捋了捋這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情。

    apnbs 最開始是那些照片,緊接著出現戲弄她的人,還出現了英雄救美的人,當時邵云說那個男人是個有錢人,但并不是c是人。

    這么說明就是b市人,因為現在那個人出現在了b市,當時那個有錢人,想必就是宗景灝嘴里的顧北。

    然而,這個人能配合顧北演英雄救美的戲碼,肯定是顧北比較信任的人。

    可是他此刻卻這幅模樣出現在寺廟里。

    秦雅被抓,也一定被關在很隱秘的地方,南山寺就很隱秘。

    事情越捋越清晰,越清晰,她就越心驚膽戰,如果秦雅真的是如她猜想的那般是被人藏在寺廟的,那么這個人赤身,是想要對秦雅不軌

    林辛言感覺自己要窒息,她用力得拍著胸口,可是呼吸怎么都不順暢。

    “媽咪媽咪,我們可以出去嗎”宗言曦跑過來,撲進她的懷里,抱著她的撒嬌,“媽咪,我想要去寵物店給大白狗糧,那個栓狗的鏈子我也想換一條”

    “今天不可以出去。”宗言曦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林辛言打斷,她摸摸女兒的頭發,“乖,聽話,今天就在家里那都不可以去。”

    “為什么”宗言曦失望的抬頭看著她。

    林辛言不知道怎么和女兒解釋,那個叫顧北的人,她不清楚那到底是一個怎么樣的人,他們敢抓秦雅就說明這個叫顧北的不是什么善茬,一而再再而三的搞事情,萬一注意打到兩個孩子的頭上怎么辦

    別墅里比較安全,她試圖找借口,安撫女兒,“外面太熱”

    “我們坐在車里,有司機叔叔可以帶我們的啊,又不用曬太陽,再說了有太陽,我們拿把遮陽傘,不行,還可以戴遮陽帽子。”宗言曦快速把林辛言的話給反駁的毫無說服力。

    林辛言,“”

    這孩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會說話了

    她正了正神色,收斂起笑容嚴厲的道,“今天不可以出去。”

    宗言曦眨了眨眼睛,猛地從她的懷里撤出來,轉身跑進房間。

    生氣了。

    于媽不知道這里面的事情,不忍心宗言曦失望,給大白的洗澡的時候就念叨著要給大白買什么,上前勸說道,“孩子想出去,就帶他們去唄,有我和司機呢,會帶好他們兩個的。”

    林辛言不曾松口,抬頭看向于媽,“最近還是在家里比較好。”

    于媽還想說什么,林辛言及時打斷了她,“我要出去,等下要用司機,今天他們兩個就在家里。”

    說完她起身上了樓,因為不大算出去,身上穿的還是寬松舒適的居家服,看過新聞之后,她得出去一趟,昨天晚上宗景灝說秦雅逃出去了,是發生了什么事情不敢告訴她,故意在騙她。

    不弄清楚她無法安心。

    于媽也不是拎不清的人,林辛言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她也不好說別的,走進屋里去哄宗言曦,宗言晨嘆了一口氣,倒了一碗狗糧放在大白跟前,蹲下摸摸它的腦袋,“你真幸福。”

    可以做一只無憂無慮的狗,只要主人給吃就行。

    大白如果知道宗言晨心里在想什么,肯定會說,作為狗也是有煩惱的,它要討主人開心,還要時刻擔心被拋棄。

    作為寵物狗,它們也是很不容易的,別把以為他們活得多輕松似的。

    林辛言走下來,看到兒子蹲在地板上喂大白,說道,“哄哄你妹妹。”

    宗言晨抬頭看向她,“我會照顧她的,你放心出去吧。”

    apnbxiangyaxuansp 林辛言走過來親親兒子的臉蛋兒,還是兒子懂事,“謝謝兒子。”

    “不過等你有空了,還是帶她去一趟寵物店吧,大白用的福來恩沒有了,得買了。”宗言晨說。

    林辛言沒養過寵物,不知道他說的這個是什么,問道,“大白生病了嗎”

    宗言晨調皮的道,“還有媽咪不知道的東西耶。”

    林辛言揪他的耳朵,模樣狠,其實沒有用力,“我能把你和妹妹養大就不錯了,哪里有閑空和金錢去養什么寵物”

    宗言晨連連求饒,“媽咪我錯了,我錯了,那個不是生病的藥,就是給狗狗驅蟲的,舅爺爺帶過來的,就一點了,剛剛給他洗完澡之后用完了。”

    驅蟲藥,是家里養寵物的必備藥,尤其是家里有小孩的,狗狗身上的毛里容易長虱子和跳蚤,不用藥的話,很容易弄傳到小孩身上,家里也會有。

    林辛言拍拍他的腦袋,“等你爸有空了,讓他帶你們去。”

    “媽咪那你和我們一起嗎”宗言晨笑嘻嘻地問。

    “當然,我有事出去,先出去了。”林辛言站了起來,宗言晨乖乖的說再見,林辛言也朝他擺了擺手,然后換了鞋子走出門,上次走什么都沒帶,所以家里什么都有。

    司機走過來給她打開后車門,恭敬的問道,“去哪里”

    林辛言想了想,“去公司。”

    司機將車門關上,跑到前面開車。

    很快車子就停在了公司門口,林辛言沒立刻下車,來的時候她沒想清楚,不知道宗景灝有沒有在公司,他掏出手機準備給沈培川打電話,問沈培川恐怕比問宗景灝靠譜一點。

    林辛言知道他不想自己操心這件事,可是秦雅不是外人,她一直把秦雅當親人,而且,這件事還是因為他們才連累秦雅被抓的。

    她撥完號碼放在耳邊等沈培川接聽時,他們的車子旁邊停下來另外一輛車子,很快車門打開,里面下來一位西裝革履的男人,他轉身往公司里走,林辛言看清了他的臉。

    她睜大眼睛,是他。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