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2章 無足輕重的人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2章 無足輕重的人

    那個出現在c市,她猜測為顧北的男人,此刻出現在這里,是來找宗景灝的嗎

    這時,她撥通的號碼接通了,那邊傳來沈培川的聲音,“喂”

    因為這是林辛言去了c市以后,換的新號碼,他那邊顯示的是一串陌生的手機號碼。

    林辛言握著電話,“秦雅到底什么情況”

    沈培川似乎愣了一下,意外這個聲音,頓了一下才說道,“現在在醫院。”

    “她受傷了”林辛言緊張的問。

    “身體上有些傷,還發燒了,不過現在醫生已經正在給她用藥。”沈培川如實的說。

    可是這樣的話聽在林辛言的耳朵里,卻變了味道。

    身體上有傷還發燒了

    她會想到新聞里老四赤著的場景,潛意識里以為秦雅被侵犯了。

    她低眸,啞著嗓子問,“蘇湛知道了嗎”

    沈培說,“知道。”

    “你們現在在什么醫院”林辛言沙啞的問。

    “你要過來嗎”

    “不是,等一會兒再過去。”現在她要知道顧北來找宗景灝是干什么。

    “第一人民醫院。”沈培川回答。

    “我知道了。”說完她掛斷了電話。

    她推開車門下來,對司機說道,“你等我一會兒。”

    等下她是要去醫院的。

    司機應聲開車去了地下停車場,上面太熱。

    林辛言走進去,宗景灝雖然沒對外公布她的身份,但是在公司里承認過,大家都知道她的身份,進去的時候沒有人阻攔,處處被尊敬。

    面對和她打招呼的人,總是淡淡的回以微笑。

    走下電梯碰見了關勁,見到她,關勁笑說,“來找宗總”

    作為宗景灝的得力干將,雖然不像沈培川和蘇湛參與宗景灝生活上的事情多,但是對老板的事情,還是很清楚的。

    林辛言說,“是啊,現在他方便嗎”

    關勁說,“老板現在再會客。”

    “是一位穿著銀灰色西裝的男士嗎”她問。

    關勁點頭,“你看見顧總了”

    聽了關勁的話,她徹底肯定了,這個果然就是顧北,不然關勁也不會稱為顧總了。

    她點頭,“看見了。”

    “你要在休息室等一會兒嗎”關勁問。

    林辛言搖頭,“不用了,我進去看看他們在談什么。”

    說完她朝著宗景灝的門口走去。

    快要到辦公室的門口時口袋里的手機響了,她掏出手機,上面顯示二叔,她走到一旁接起電話,那邊邵云還沒說話,她就先問道,“二叔,是那邊出了什么事情嗎”

    不然怎么會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

    “沒有什么事情,這邊一切都還好,有人來定制服裝,我就說前面的單子太多,愿意做的話要等段日子,不愿意等的就讓她們走,工廠那邊運轉一切正常,你和秦雅忽然都不在,兩個孩子你也帶走了,我想應該是發生了什么急事,不然你不會走的那么急,我打電話給你是想告訴你,不管是什么樣的難事,都盡管和我開口,你要相信你的父親母親,他們給你留下的不僅是財富,懂我的意思嗎”

    林辛言低頭,看著腳尖低聲道,“知道了。”

    “嗯,兩個孩子好嗎我都想他們了。”都快習慣他們了,一下又都走了,生活里總覺得少了些什么。

    “晚上我讓他們兩個給你發視頻。”林辛言說。

    “好,那我掛了。”邵云說。

    林辛言嗯了一聲,電話掛斷她在原地站了片刻,對于父親的事情邵云沒有和她說過,不過和邵云呆在一起久了,多少也有些感覺以前她的父親是什么人。

    不管他是什么人,她都會謹記文嫻信里說的,他是一個好人。

    她收斂起情緒,轉身重新走到辦公室門口,她抬手敲了敲門,里面過了片刻才傳出進來的聲音。

    她直了直脊梁推門走進來。

    宗景灝坐在背著她沙發上,對面是顧北,跟前放著咖啡但是都沒有動過,看樣子是在說話,因為有人進來,才停止談話的。

    看見她顧北的目光稍稍不自然了片刻,笑道,“我們又見面了。”

    宗景灝的目光慢慢的轉過來,看到是她時,眉頭微微的蹙了蹙,不曾想她會來,溫聲道,“怎么過來了”

    宗景灝倒也沒在顧北面前避諱,能給林辛言送照片,肯定是知道她的身份,和他的關系。

    林辛言邁步走過來,朝著他笑,“不能來看你”

    說話時她在宗景灝的身邊坐下。

    顧北舔了舔唇角,饒有興致,“這是要當著我這個外人面,大秀恩愛嗎”

    “這里有外面人嗎”林辛言笑問。

    顧北大笑,目光從宗景灝的面孔略過,壞心眼的想要給他難堪,故意說道,“林小姐的意思,是不把我讓外人了我也覺得我們關系很好。”

    顧北在心里想,難道她還念著上次在c市,給她解圍的情分

    “我只是沒看到你而已。”林辛言不輕不重的依然掛著淺笑。

    “呵,林小姐這話有意思,我一個大活人坐在這里你沒看見難道我不是人不成”顧北收斂了笑容。

    林辛言依然笑著,“不是人是顧總自己說的,我可沒說,只是,你自己都覺得自己不是人了,我也不好反駁你。”

    顧北的表情僵硬了片刻,恢復笑臉,“女人太伶牙俐齒,不討人喜歡,小心你男人變心。”

    “這個不勞煩顧總操心。”林辛言輕輕的扯著唇角,“上次在c市見面,不知道顧總身份,沒機會道謝,您送的禮物我都收到了,看得出來,顧總很用心。”她的目光輕輕的看向宗景灝,此時宗景灝也在看她,視線交匯,不用言語也能洞察彼此的心思。

    她笑說,“顧總送了我們那么大的禮物,你不需要回禮嗎”

    宗景灝伸手撩起她耳畔的碎發,溫柔的別到她耳后,寵溺的淺笑,“這個自然,凡是講究個禮尚往來,只收不回,沒禮貌。”

    宗景灝的目光投過來,“顧總對我的回禮覺得怎么樣”

    顧北瞇了瞇眸子,“是你先招惹的我。”

    “顧總這話說的,不是你先答應文傾雇人綁架的嗎難道是顧總覺得宗家好欺負,可以隨意任人綁架”宗景灝的聲音發沉,藏著不易令人察覺的戾色。

    “綁架的算是宗家人嗎誰不知道程毓秀是小三上位宗總不也是不喜歡這位繼母嗎你如今因為這么個無足輕重的人,和我為敵,對你有什么好處”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