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4章 心疼勝過了身體的純潔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4章 心疼勝過了身體的純潔

    是不信任他嗎

    他靠過來,下巴抵在了她的肩上,聲音輕緩像是有意又像是無意的吹拂著她耳畔的發絲,曖昧道,“我不會睡除了你以外的任何女人,只有你才能激發我的潛能。”

    求生欲很強

    他離的太近說話的呵氣,噴灑在耳邊很癢,林辛壓撤了撤身子睨他一眼,“你能不能正經一點兒”

    他哪里不正經了

    他很正經的在解釋,他真的不想睡別的女人,手機里也沒什么女人,有也只是工作上的需要,絕對沒有亂七八糟的女人。

    他害怕,林辛言連這點都不放過。

    忽然林辛言知道他在解釋什么,扭頭看著他,扯著一絲笑意,“我和你說過吧你給我戴綠帽子,我會給你戴更大的綠帽子。”

    宗景灝,“”

    這女人

    林辛言沒繼續和他胡扯,正了正神色,“我知道你不想我插手這些事情,我也沒那個能力幫你什么,我能做的就是照顧好兩個孩子和我自己,讓你沒有后顧之憂,所有的事情還是要交給你處理,我看顧北并不好對付,我存你手機里的號碼是二叔的,你有不方便做的,就讓他替你做。”

    說完她抬起頭看著他,“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欺負秦雅的那個人,你必須要讓他受到懲罰,這是我對你的要求,能答應我嗎”

    宗景灝伸手將她攬入懷里,低頭吻她的額頭,沒有立刻離開而是抵著她的額角廝磨,輕聲說,“我答應你。”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林辛言從他的懷里撤出來,“你忙吧,我先走了。”

    “快中午了,一起吃了飯再走。”宗景灝拉著她的手,攥在手心不松。

    林辛言掙了一下沒掙開,認真的說,“我要去醫院看秦雅。”

    宗景灝再不想放開她,還是放了手。

    “看完秦雅我會直接回家。”臨走前林辛言說。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

    出了公司林辛言從地下停車場坐上車去醫院。

    她到醫院后給沈培川打電話,問他們在哪里。

    沈培川說秦雅已經被送到觀察室,告訴她觀察室在三樓。

    林辛言找到三樓的觀察室,就看見沈培川在走廊接電話,好像是在說工作上的事情,沈培川看到她過來,又和那邊說了幾句話就結束了通話。

    “秦雅就在房間里,現在在休息,蘇湛在里面陪著她。”沈培川說。

    林辛言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而后說道,“你有事情你就去忙吧,這里交給我。”

    沈培川確實有事,但是有些顧忌,“你行嗎”

    畢竟她懷著孕呢。

    “我只是懷孕,又不是病人,放心去忙你的事情吧,這里我看著,有事情我會給你打電話tdianxue。”林辛言再次說,而且語氣堅定,沈培川也不好再說什么,便離開了。

    她看著沈培川離開以后,才走到觀察室門前,透過門上的玻璃看到蘇湛穿著一身藍色條紋的病服坐在床邊,林辛言在門前站了一會兒,輕輕的推開門。

    聽到響動蘇湛以為是沈培川所以沒有回頭看,就這么靜靜的坐在床邊看著秦雅。

    林辛言看了一眼在昏睡的秦雅,輕聲說,“蘇湛,我們到外面說幾句話吧。”

    聽到不是沈培川的聲音,蘇湛回頭,看到是林辛言之后,沉默了兩秒,點了一下頭。

    他站起來給秦雅掖了掖被子,轉身說道,“走吧。”

    林辛言走在前面出了觀察室蘇湛在后面關上房門,他們沒有走很遠,就在走廊內說話。

    “你受傷了”林辛言看他身上穿著病服,關心的問。

    “一點小傷。”蘇湛耷拉著腦袋,就是后背,他的衣服已經不能穿了,所以在醫院清理過傷口之后,弄了一套病服穿。

    “沒事就好。”林辛言站在窗口,看著他,“秦雅的情況你知道嗎”

    蘇湛靠在墻上觸碰到了后背的傷,眉頭微微皺起,他低著頭,“不管她怎么樣,我都不在乎。”

    不是不在乎,是心疼勝過了身體的純潔。

    秦雅的第一次是給了他的,跟著他以后,都是被傷害,這次她也是受害者。

    他怎么有臉去在乎那些微不足道的東西

    “就算我不在乎,她也不肯再接受我。”蘇湛有些頹廢的說,他感到無力,無從下手,無從訴說。

    林辛言也知道上次秦雅真的是被傷的太狠了,能走出來,是她心智堅定。

    “她需要時間。”林辛言說。

    感情上的事情她不會干涉,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問蘇湛就是想知道他的心意,如果他還愛秦雅,那么,他就用心去溫暖秦雅冷掉的心。

    得到她的原諒。

    如果不愛了,就不要打擾她。

    不過看這個樣子,蘇湛對秦雅的感情還是很深的。

    她微微嘆了一口氣,問道,“她的情況怎么樣醫生怎么說”

    “發燒了醫生已經給她打過退燒針了,腿上有些傷,最bangai近不能下地,需要養一段。”蘇湛說。

    林辛言點頭,“需要住院嗎”

    “醫生說不需要住院,回家更好一些。”蘇湛抿了抿唇,還是對林辛言說出內心的想法,“我想把她接回家照顧,我知道她肯定不愿意,你幫我勸勸她好嗎”

    沒有親人可以照顧她,她身邊又離不開人,他想要親自照顧。

    蘇湛怕林辛言有顧慮連忙解釋道,“我不是要求她必須原諒我,也不是故意要在她面前表現什么,只是單純的想要照顧她,她不必有壓力的。”

    林辛言明白蘇湛的意思,只想單純的照顧她,可是他們曾經的關系,秦雅怎么可能能若無其事的接受他的照顧

    除非秦雅原諒了他,才有可能接受他的照顧。

    “我不會勸說秦雅的。”林辛言看著蘇湛,“你要清楚,她還沒原諒你,你要她以什么身份接受你的照顧呢”

    “可是誰能照顧她”蘇湛難過的靠著墻,滑坐了地上。

    他的內息很壓抑,很痛苦。

    “我照顧她,等她醒來我把她接回別墅,你知道別墅的房間多,住的下,我會再雇個傭人做家務,完全照顧的過來,你想見她,就去別墅看她便是。”

    林辛言也是和蘇湛有一樣的想法,別人照顧不放心,還是要在自己身邊才能安心。

    蘇湛低聲說,“謝謝。”

    “不用,我照顧她和你沒有關系。”在a國時她們關系就好,又跟著她回國,幫助她將云之繡建立起來,她們的感情早已經超出了朋友的范圍。

    她們是相互欣賞,相互支持,是親人。

    看著蘇湛如此頹廢,她也于心不忍,“振作起來,你這樣并不能挽回秦雅的心。”

    蘇湛仰頭看著她,“嫂子,你說我該怎么辦”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