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6章,她的心腸那么硬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6章,她的心腸那么硬

    聲音似乎有些熟悉,很快她意識到這是誰的聲音,身體僵硬了一下。

    她不知道是回頭,還裝沒聽見好。

    見面了也不知道能說些什么。

    這時,喊她的人又叫了一聲,目光也在不斷的打量她。

    林辛言無法裝作沒聽見,只能回頭。

    果然,李靜就站在她的遠處,其實相隔的并不久,但是李靜變化很大,人一下就蒼老了許多,原本保養的不錯的模樣,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大些,黑發里摻雜了許多白發。

    李靜扯著笑,“我還以為我認錯了。”

    說話時目光落在了她的腹部上,現在已經很顯懷,小腹微微的鼓著,“快五個月了吧”

    林辛言嗯了一聲,“快了。”

    “是來買東西嗎”李靜問。

    apnbshaoshengyup林辛言說是。

    “著急嗎不急的話這六樓有一個咖啡廳,我們進去坐坐。”她試著說。

    林辛言抿唇不語,內心糾結不知道和她能說什么。

    “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和你說說話,家里就我一個人,挺無聊的。”李靜笑著說。

    她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林辛言再拒絕顯得不近人情,即使她不想談論和文家的關系,可是這個婦人,到底是什么錯也沒有,以前也跟親人一樣的說話,一起吃過飯。

    “你找個地方等著我。”林辛言對司機說道。

    司機點頭說,“好的。”

    “這邊有電梯。”李靜指著乘電梯的位置。

    林辛言走過來,等了一下電梯停下來兩人乘坐電梯到了六樓,李靜挑的位置,靠里貼近窗戶的位置,咖啡廳里很安靜,這個時候也沒什么人。

    服務員過來,李靜點了一杯咖啡,而后看向林辛言問,“你想要點什么”

    “一杯果汁。”

    李靜對把茶水單遞給服務員,說道,“一杯咖啡,一杯果汁。”

    “好的。”服務員接過茶水單問道,“請問,你要什么咖啡呢”

    “隨便。”李靜道。

    “好的。”服務員退下去。

    兩人相對無言了片刻,林辛言也不知道怎么先開口說話,問她最近好嗎

    明顯不會好。

    好像找不到適合這個時候的詞語。

    還是李靜先找到的話題,“月份越大越累,會不會累”

    林辛言輕聲說,“還好,只是比之前嗜睡了,好像人家是開始嗜睡,我是后面嗜睡。”

    李靜笑畢竟都是生養過的,說起來也有話題,“我有小寂那會兒,也是后面嗜睡。你還是一點沒胖,我那會兒可是胖了不少,臨產前都長到了一百四十斤。”

    林辛言笑笑,“可能是我體質的關系,很難吃胖。”

    李靜還想說什么,這時服務員走過來,將咖啡端到李靜跟前,果汁放在林辛言前面,“有什么需要,隨時叫我。”

    林辛言淡淡的嗯了一聲,服務走后林辛言端起果汁喝了兩口。

    李靜端著咖啡并沒有喝,在心里斟詞酌句,怎么開口和林辛言說文傾的事情。

    但怎么提起好像都會讓氣氛變得尷尬。

    最后她還是放棄了。

    “你和小寂還有聯系嗎”李靜放下咖啡杯問。

    林辛言如實的說,“沒有。”

    她離開后誰都沒聯系,因為不想知道事情的發展,回來以后,也從來沒和宗景灝討論過hnr800這個問題。

    關于文家的人和事彼此都很避諱。

    “他去當兵了。”李靜低眸轉著咖啡杯,“你舅舅的事情,你聽說了吧”

    說話時沒有看林辛言。

    聽到舅舅這個稱呼,她的放在桌子下的雙手遽然攥緊,卻未做回應。

    李靜知道她聽到了,笑著說,有些諷刺的語氣,“都上新聞了誰還不知道呢”

    她頓了頓,“當時挺恨你的,不管怎么樣你都該勸說勸說宗景灝的,看在你的面子上放手的。”

    林辛言不贊同她的話,但是沒有說出口,她恨也好,怨也罷,她都不在乎。

    她不想為過去的事情糾結很多,只想過好眼前。

    更不可能為了這樣的事情和宗景灝起沖突。

    “不過很快我就想明白了,的確是你舅舅的錯,不管知不知道他都不應該,還害了程毓秀,歸根結底,還是他太在乎文嫻。”李靜抬起頭看著林辛言,“是你舅舅去自首的,你在宗景灝那里不必有心里負擔,你不欠他什么了,你舅舅這么做就是考慮你和他的關系,其實他一直很想見你。”

    說到后面李靜的聲音有些哽咽,原本好好的一個家,現在家里就她一個人了,因為文傾的事情,外面有不少流言蜚語,她也很少出門。

    這是文傾進去之后第一次出來,因為表妹的孩子結婚,她出來買禮物的。

    林辛言心里有些波動,或許是她如何去忽略,但是有些東西就算她可以刻意忽略,卻依然存在。

    就比如她和文家的關系。

    她再不去承認這個關系它就是存在的。

    李靜擦了一下眼角,“說著說著就說多了,對了,小寂現在發展的很好。”

    這也是她唯一的欣慰的事情了。

    “我和你說這些,不是要你怎么樣,只是想,等你舅舅出來,你見他一面可以嗎”李靜幾乎是有些懇求的說。

    這是文傾的心愿。

    作為妻子她現在能為丈夫做的也就這點事情了。

    林辛言看著李靜,此時此刻她的內心很亂,千思萬緒糾纏在心頭不能平靜。

    她無法拒絕李靜的懇求,但是,又不想和文家有牽連。

    畢竟程毓秀之死和文傾有直接關系。

    “這個要求很難嗎”李靜有些不理解了,只是去見文傾一面怎么了

    忽然,她發現林辛言的心腸很硬。

    “難道你的眼里只有你的丈夫,沒有親人嗎”李靜想要壓住情緒,可是說出來的話還是帶了質問的口氣。

    apnbzgaipirensp 林辛言定定的看了李靜幾秒,解釋了一句,不是怕她誤會自己,而是想讓李靜清楚,她為什么要劃清界限。

    “出車禍時她不會死的,是因為保護我,我的毫發無損,是她用命換來的,你讓我怎么去面對你丈夫”

    因為文傾她的孩子沒有了奶奶,宗景灝沒有了母親,這輩子他都沒機會叫程毓秀一聲媽。

    這是他一輩子的遺憾。

    拿什么也彌補不了。

    李靜愣住,她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那個”

    “不要說了,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我只想和他平靜的生活。”說完林辛言站了起來,“我先走了。”

    李靜也跟著站起來,“等等”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