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69章,你真的陪我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69章,你真的陪我

    林辛言不想和她糾纏,“既然說清楚了,我可以走了嗎”

    夫人連忙擺手,“不好意思,你走吧。”

    林辛言仰頭看宗景灝,精神不是很好,輕聲說,“我們走吧。”

    宗景灝低眸看著她,臉上布滿疲態,精神也不是很好,想來是被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給煩到了。

    他握住理林辛言挽在自己臂彎內的手,眉梢下壓眸子瞇了起來,陰沉的看著白胤寧,警告道,“以后離我老婆遠一點,這是最后一次,下一次我不會這么好說話。”說完他的目光冷冷地掃過周純純和周夫人,然后帶著林辛言離開。

    出了內衣店,宗景灝才問,“怎么一個人出來。”

    林辛言嘆了一口氣,調侃地說,“不然找你和我一起來逛商場嗎”

    她又沒有什么朋友,相處的比較好的就是秦雅,現在秦雅受傷在家,想到秦雅,她的心情更加的沉重起來。

    宗景灝扭頭看她,“想買什么,我陪你去買。”

    林辛言本來也不是自己買東西,剛剛不過是故意逗他說的,知道他忙,也知道他不可能像普通家庭里的丈夫那樣,陪著她去逛街什么的。

    她仰頭看宗景灝,臉上洋溢著微笑,撒嬌說,“你真的陪我”

    宗景灝低頭在她的嘴唇上落下一個吻,輕笑道,“我說的不認真嗎”

    從服裝店出來的白胤寧正好看見不遠出發生的這一幕,臉色保持著平靜,眼底卻有異樣的情緒閃過,他看得出來,林辛言和宗景灝的感情很好。

    周夫人沒注意到白胤寧神色,還震驚在宗景灝已婚是的事情里,而且妻子都已經懷孕了,“外面一直被稱為超級黃金單身漢的宗景灝,竟然已經結婚了。”

    白胤寧看了周夫人一眼,沉默的滑動輪椅離開,周純純忙跟了上去,周夫人回神看到女兒慌忙的樣子,沉了一口氣。

    女兒心思單純也就罷了,對白胤寧還如此在乎,對他也是很聽話,如果有一天被白胤寧拋棄了,她可怎么辦。

    不會她往壞處想,盼著女兒不好,而是女兒太過單純,也不懂得人情世故,更不懂怎么討男人歡心,栓男人的心,時間久了,她害怕。

    她叫了一聲女兒,“純純,你慢點。”

    說著她跟上了上去。

    回去的路上白胤寧一直很沉默,像是在無聲訴說著自己的不滿,

    他看得出來,林辛言生氣了。

    被人拉著說是小三,還被人圍觀肯定心情不能好。

    他沒想到周夫人能不顧身份的當眾拉住林辛言不讓她走。

    這太離譜了

    周家住在b市人民政府旁的小區里,因為人民政府前是一大片公園,所以這里的環境很好,小區建在公園右側,被公園里種的樹木全部遮擋,看著很低調,但是能住在這個小區的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基本都是家里有公職人員,才能住在這里面。

    看著很低調的小區,但是設施和安全性超級好。

    很快車子停下來,白胤寧在高原的幫助下從車上下來,周夫人和周純純也在后面下來。

    cxj05

    白胤寧帶著周純純來b市是婚后第一次來拜見岳父岳父母,順便和周淮厚說工作上的事情。

    周淮厚并不是從商的,而是政職人員,在機關單位有職稱權利不小。

    他夫人顧惠欣是顧家的三女兒,但并不是在顧家長大的,而是在姑姑家長大的,她對父母并不熱乎,或許是因為從小沒被養過,所以沒什么感情。

    和周淮厚結婚之后對顧家就更加冷淡了,很少來往。

    因為她的丈夫不喜歡顧家,特別是她那個弟弟顧北喜歡干些歪道的東西,而他丈夫又是正直清廉的人,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所以關系不是很好。

    但是周夫人和丈夫之間感情很好,就只有周純純一個女兒,雖然女兒不是很聰明,還有些不懂得人情世故,但是兩個人從來都不嫌棄,盡力呵護女兒,也沒有要第二個孩子。

    白胤寧正在和周淮厚說話的時候,白胤寧收到周純純的信息出去的,看到他們一起回來,問道,“純純叫你出去干什么”

    白胤寧沒吭聲,心里還是對周夫人不滿,他雖然不愛周純純,也真是想借助周家的背景,但是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周純純,也是真心真意想要把這個單純的女孩留在自己的身邊。

    他不喜歡被人懷疑和揣測。

    周淮厚一眼就瞧出白胤寧這是不高興,轉眸看向女兒,“純純你說。”

    周純純如實的將發生在內衣店里的事情說了一遍,“我實在無法勸說媽媽就告訴了胤寧。”

    她話音一落,白胤寧就開口了,“我娶純純,是有看她的家庭背景,但我也是真心實意地喜歡她的,她并不聰明,但是卻是我見過pi最單純善良的姑娘,我想讓她陪伴我余生,我也想要盡我的能力照顧她一輩子。”

    他對周純純沒有愛,只是單純的喜歡她的單純。

    他不喜歡勾心斗角,既然和喜歡的人沒有緣分,不如和一個相處舒服的人相伴往后余生。

    白胤寧抬頭看向周夫人,“您今天這樣,讓我覺得您不信任我,我以為你們把純純交給我,是了解我的,信任我的,但是貌似不是,我心里其實很不舒服。”

    周夫人想要解釋,但是找不到解釋的詞,她確實懷疑了白胤寧的人品。

    “好了,這次是我莽撞,沒有下次行嗎你總不能挑著我的理不放啊。”周夫人也是豁達之人,做錯了就是做錯了,并沒有因為自己是長輩,就死不承認,“改天我去找宗太太道聲歉,畢竟是我當眾讓人家難堪了。”

    說到這里她還感慨了一聲,“誰能想到那個女人竟然是宗景灝的妻子。”

    白胤寧也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人,而且對周家夫妻很是尊敬的,他沉思了片刻,說道,“您就別去了,您是長輩,讓純純代替您去吧,她是小輩和那位宗太太年歲差不了多少,她去最合適。”

    白胤寧有私心,他想讓周純純和林辛言成為好朋友,關系走的近些。

    他不是要借機接近林辛言,只是想能看見她。

    周夫人一想也是,她一個長輩去道歉挺沒面子的,讓女兒去,也能代表她,只是她擔心周純純不行,她不會客套的話。

    白胤寧看出周夫人的擔憂,說道,“媽,您別擔心,那位宗太太也是善良之人,她不會為難純純的。”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