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2章,我不穿給你看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2章,我不穿給你看

    進入店內之后就有人上來接待,關于這個品牌接待者并未多做介紹,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不需要多余的講解。

    “最新款要不要看一下”接待者臉上帶著適宜的微笑,身著黑色的套裝,店里的接待都這打扮,她們訓練有素,說話舉動都很得體。

    不會導購只會簡單的介紹。

    林辛言很清楚,新款就意味著價格高昂,不管是什么產品,最新款都是最貴的。

    “不用了”

    “看看吧。”林辛言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宗景灝打斷。

    接待者引著他們走到里面的玻璃柜前,從獨立的格子里將最新的款式拿給林辛言看,“關于這個品牌的款式和質量我想不需要我多說,您應該也知道,這個新款其實非常的適合您,撞色拼接,而且有幾個顏色可以選,我覺得黑和粉的這款適合您。”

    林辛言伸手摸了摸,皮質柔軟,設計簡潔大方沒有多余的累贅,拉鏈的設計帶有流蘇,讓簡單中增添了一絲俏皮,不會顯得沉悶。

    “我看您很年輕,粉色這款很符合您的氣質。”接待者是真的覺得這個顏色適合林辛言。

    不是她懷著孕,會讓人以為她還是大學生。

    覺得她適合這種偏甜美點的。

    林辛言不是很喜歡接待者介紹的這個顏色,她喜歡黑藍的,更百搭一些。

    “這款真的非常的適合您的。”接待者是在真心推薦,覺得她適合。

    林辛言擺手,“我再看看別的吧。”

    “可我看您很喜歡的呀。”接待者笑著說。

    林辛言想再看看別的款式,然而宗景灝卻對接待者說,“這兩個都要。”

    林辛言,“”

    她仰頭看著宗景灝,蹙眉問,“買這么多干什么我又不拿來賣。”

    “你換著用。”宗景灝倒是瞧出她喜歡那個黑藍的,但是接待者介紹的黑粉,他也覺得林辛言提著好看,特別顯得俏皮年輕。

    接待者笑著說好的,“我這就幫您包起來。”

    說玩接待者拿著兩個包就去前臺了,林辛言抓著宗景灝的衣領,把他拉向自己,“有錢不是這樣花的,雖然我也喜歡,但是一個就夠了”

    林辛言把宗景灝的身體拉的太低,他俯著身子,順著林辛言的力道往下壓的更低,臉都快貼到了她的胸口上,低聲道,“我想給你買。”

    那邊的兩個接待正站前臺往這邊看,小聲和身邊的同時說,“這個是經常上財經頻道的萬越集團宗總嗎”

    “難道他還有個兄弟不成,肯定是呀。”同時沒好氣,但是有羨慕的不得了,“誒,這女的命真好,看看人家出手多大方。”

    剛剛負責接待的,連忙點頭附和,“是的,這女的就看中了一個,但是人家男人有錢,一句話的事情,你說,這老天爺這么會那么不公平讓他有能力賺錢,為什么還要給他一副好面孔有些不會賺錢的男人吧,還長的尖嘴猴腮其貌不揚,同為人但是差別真的是太大了。”

    同事接話,“是啊,你看他這么一個大老板,在這個女人面前一點架子都沒有。”

    接待者頓了一下,也是羨慕的目光,“這女的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這輩子老天爺才會給她這么完美的男人吧。”

    男人最大的魅力是寵自己的女人,一個長得帥又有錢的男人,還能放下架子寵自己的女人,可想而知這樣的男人得多迷人。

    這邊林辛言完全沒發現她們的竊竊私語,正在和宗景灝講道理,“儉以養德懂不懂”

    宗景灝被她拽著的這種姿勢盯著,已經持續了幾分鐘,他悶笑,一副慵懶痞氣的勁兒。

    “你這樣看著我,眼皮不疼嗎”

    林辛言無聲翻白眼,將手放開了,宗景灝站直撫平被她抓皺的領口,輕笑著湊到她的微耳邊,聲音極輕只有她能聽見的音量說,“回去,我不穿給你看。”

    林辛言,“”

    她在心里罵了一句不要臉,誰要看

    “包已經給您裝起來了,還需要點別的嗎”這時那個接待者走了過來,林辛言連忙推開宗景灝,輕咳了一聲,“沒有需要了,結賬吧。”

    “好的,請跟我過來吧。”接待者走在前面,收銀臺已經把單子打出來,她拿過來遞給林辛言看。

    林辛言沒看,讓她直接給宗景灝,她怕自己看了會肉疼。

    宗景灝也沒看,從皮夾里掏出一張卡遞過去,“沒有密碼。”

    很快付款的單子打出來,接待者將單子遞過來,“需要持卡人簽字。”

    宗景灝拿過黑色的水筆,在簽名處龍飛鳳舞寥寥幾筆就完成了簽名,他放下筆,接過卡裝進皮夾里。

    接待者把裝起來的包遞給林辛言,裝好皮夾的宗景灝伸手過來,接過了紙袋。

    他一手提著袋子一手握著林辛言的手。

    “我們回家吧。”出了店門林辛言說,她已經出來很久了。

    宗景灝回頭看她,“沒有想要的了嗎”

    林辛言搖頭,笑著說,“有的話,下次問你要。”

    “行。”宗景灝應聲,他們沒在繼續逛走出商場,宗景灝讓司機開車回去,林辛言坐他的車。

    路上林辛言的手機響了,她掏出手機,上面顯示著白胤寧的號碼。

    林辛言滑動屏幕,屏幕破了不太靈活,掛了幾次才掛掉。

    宗景灝看過來,才發現她的手機屏幕破了,“誰打來的,手機怎么壞了。”

    “不小心摔的,無關緊要的電話。”林辛言不想和白胤寧再有任何交集,不是因為今天被誤會帶來了困擾,而是她真的覺得周純純是個很好的女孩,白胤寧應該好好對她,不應該還聯系她。

    “剛剛在商場怎么不說,壞了還怎么用”宗景灝皺眉。

    林辛言低聲道,“我忘記了。”

    她發現自己的記性真的是越來越不好。

    “還能用嗎”宗景灝問。

    “不太靈活了。”

    “明天我讓關勁去給你買一部送到別墅。”說話時宗景灝想到莊子衿給他打電話的事情。

    ap莊子衿給他打電話是詢問林辛言的情況,前段時間她經歷的幾次手術,沒時間問林辛言的事情,現在恢復了,才聯系他。

    宗景灝猶豫了一下還是和林辛言說了莊子衿現在的情況。

    莊子衿接受治療以后,配合的也積極,現在身體狀況不錯,日后不復發的話,應該能活不少年。

    “她現在已經回去xdy服役,只要她表現好培川會給她盡早爭取減刑,最多一年就可以出來。”

    她當時能出來,是因為生病的關系,現在好了是要回去的。

    林辛言感到欣慰,莊子衿還能好好的活著就很好了。

    “她還說要給我帶孩子呢。”

    宗言晨和宗言曦小時候都是她照顧的,上次她也表面了自己的態度,想要給她照顧孩子。

    她伸覆上肚子,“她就是我媽。”

    生恩沒有養恩重。

    這些年都是她和莊子衿一起生活,吃過苦受過累,她們不離不棄相依為命感情深。

    宗景灝輕嗯了一聲,明白她的心思。

    之后兩人沒在說話,似乎是莊子衿的話題,讓氣氛變得沉悶了,車子開到別墅,門口除了家里車子外,還停著另外一輛黑色的商務車。

    這輛車子林辛言和宗景灝都認識。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