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3章,他就是狗皮膏藥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3章,他就是狗皮膏藥

    白胤寧的車子是經過改裝的,所有他們一眼就知道是誰的了。

    林辛言幾乎是下意識的去看宗景灝,果然,在看到白胤寧的車子停在這里,他的臉色變得陰沉了。

    她主動去握他的手,“我們一起下去。”

    宗景灝扭頭看過來,目光和她相視,林辛言對他扯出微笑,“我會和他說清楚。”

    “他能聽進去嗎”宗景灝冷哼了一聲,“他就是狗皮膏藥。”

    噗的一聲,林辛言笑出聲音覺得宗景灝生氣說粗話的樣子特別可愛。

    她握著宗景灝的手用力了一些,鄭重的道,“相信我。”

    宗景灝看了她幾秒,沒說話算是默許了。

    他先推開車門下來,走到這邊給她開車門,林辛言彎身下來然后主動挽著他的手臂。

    “他們回來了。”周純純站在白胤寧的身后,看到他們下車說道。

    白胤寧看著呢,即使心里有波動但是面上卻很平靜,總是帶著一抹淺笑,“純純你推我過去。”

    周純純很聽話,推著白胤寧走過來。

    “我們是來道歉的。”走到他們跟前白胤寧先開的口。

    林辛言臉上沒有一點笑顏很生氣的模樣,“你的確該道歉,你給我帶來了很大麻煩,今天,也是讓我丟盡了臉,被人拉著誤會成小三,這種感覺很不好。”

    “對不起”

    “如果真覺得對不起,知道給我帶來了困擾,就不該再出現在我眼前。”林辛言的意思很明白,雖然有些不留情面,但是這樣對誰都好。

    畢竟大家都是已婚身份,必須為自己的家庭和另一半負責

    白胤寧他已經結婚了,就該好好的對待妻子,而不是心里還有別的心思。

    這樣的白胤寧讓她很不喜歡。

    白胤onghupan寧在林辛言掛斷他的電話,就意識到這次她肯定是生氣了,“我保證沒有下一次了,我和純純過來,就是專門為今天在商場里發生的事情向你道歉的。”

    林辛言態度明確且決絕,“道歉我接受了,今天的事情也給我們敲了一個警鐘,我們都已經結婚,各自有家庭,為了自己的另一半,我們有必要劃清界限,引以為戒。”

    說完她仰頭看向宗景灝,臉上不在是剛剛的嚴肅,而是溫柔的淺笑,“我們進去吧。”

    宗景灝扣著她的腰,寵溺的說,“我聽你的。”

    目光完全沒往白胤寧這邊放過,直接把他當空氣。

    “等一下。”

    他們要走時,周純純叫住了他們,她走到林辛言跟前,“我媽把你的手機摔壞了,這是為了道歉還給你的,希望你能接受我們的道歉,把這枚手機手下。”

    她眨著清澈的眼睛看著林辛言,“今天實在對不起,我媽媽只是太愛我了,才會那么無理,她自己也知道自己太激動了。csruihe”

    她提著手機袋子,遞到林辛言的身前,“請你收下。”

    林辛言沒有立刻接,她并不想收下。

    因為她是要和白胤寧劃清界限的,為了大家好。

    “姐姐你收下好嗎不然我會心不安的。”周純純真誠的說道,“別人都覺得我很傻,沒有人愿意和我交朋友,你是胤寧的朋友,也就是我的,希望你能原諒我們。”

    林辛言能對白胤寧硬下心腸,卻無法對周純純太過刻薄,伸手接過她遞來的手機,“我說過,我接受道歉了。”

    周純純笑了,“謝謝姐姐。”

    “我們還沒吃飯,可以請姐姐留我們吃飯嗎”周純純按照白胤寧教她的對林辛言說。

    宗景灝扣緊了林辛言的腰,知道她善良,怕是不會拒絕這個單純的女孩,正要替她拒絕時,林辛言自己開了口,“可以,我可以留你吃飯。”

    林辛言很明白這么個單純的女孩,覺得不會自己提出這樣的要求,怕是別人教的,所以說的很明白,只留她一個人。

    “胤寧和我一樣也沒有吃晚飯呢。”周純純回頭去看他。

    林辛言沒有去看白胤寧,而是說道,“我們家地方小,留不下太多人,如果你愿意我是可以留你吃飯的,當然只能留你一個人,我們家餐桌沒有多余的位置了。”

    周純純猶豫了,白胤寧不在怎么辦。

    “那算”

    “純純你去吧,我還有些事情,等會兒我會來接你。”白胤寧笑著打斷周純純,他知道林辛言對自己的態度,現在也只能讓周純純和她走的近一些,自己才有機會看到她。

    哪怕什么話都不說,只是看一眼也好。

    周純純雖然不討厭林辛言,而且還挺有好感的,可是白胤寧不和自己一起,就她一個人有些不敢,所以猶豫不決。

    “乖。”白胤寧給了她一個溫和的眼神,周純純看著他的眼睛,點了點頭,“我會很乖的。”

    說完她轉頭看向林辛言,“那今天謝謝姐姐留我在你家吃飯。”

    林辛言說不謝,“進來吧。”

    周純純跟在林辛言旁邊,宗景灝放開林辛言走在最后,進入別墅內他轉身關門,目光冷冷的掃了一眼白胤寧。

    白胤寧不以為意,回以微笑,“謝謝宗總招待我妻子。”

    宗景灝冷哼了一聲關上門。

    “爸爸。”在客廳里和大白玩耍的宗言曦看到宗景灝,從沙發上滑下來,朝著他奔過來。

    宗景灝彎身迎接著女兒的到來。

    “你終于回來了。”宗言曦撲進他的懷里委屈巴巴的摟住他的脖子。

    宗景灝抱起她,走到沙發前坐下來,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想我了是嗎”

    宗言曦點頭入搗蒜,“我看著時間過的。”說完開始告狀了,“媽咪都不讓我出去,她自己出去玩一天。”

    林辛言聽到女兒說的話,看了她一眼,她立刻把腦袋埋進宗景灝的懷里。

    “要喝點什么嗎”林辛言問周純純。

    周純純搖頭,“我不渴。”

    “你坐,不用拘束。”林辛言笑著說。

    周純純在沙發上坐了下來,林辛言去廚房讓于媽多做點菜。

    大白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望著周純純,從喉腔里溢出威脅的低吼。

    大白雖然很溫和,但是對陌生人還是很有敵意的。

    周純純有些害怕。

    宗言曦聽見大白的聲音才注意到周純純,她喊了一聲,“大白不許叫。”

    大白立刻乖乖的搖著尾巴跑過來,在她身上蹭蹭。

    宗景灝放下女兒,“爸爸去樓上換衣服。”

    宗言曦說,“好。”

    宗景灝沒有直接上樓,而是到外面把給林辛言買的東西拿進來,才上樓。

    “阿姨,你是誰啊”宗言曦上下打量著周純純。

    以前沒有見過這個阿姨。

    周純純笑著說,“我叫周純純,你叫什么呢”

    “我叫宗言曦,你也可以叫我小蕊,關于名字呢,說來話長,我就不多說了。”

    宗言曦一副很無奈的樣子。

    “你不要害怕大白,它不咬人的。”宗言曦給大白順毛,還讓周純純摸,“阿姨你摸摸,它可乖了。”

    周純純沒敢上手,心里還在打怵剛剛它兇狠的樣子。

    宗言曦拿著周純純的手,往大白的身上放。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