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5章,感覺自己上當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5章,感覺自己上當了

    宗景灝的身體僵硬了一下,回頭,“你怎么上來了”

    “我不能上來嗎”她伸頭往水池里看,怎么感覺他害怕自己看見似的,宗景灝挪動身體擋住她的視線,“今天家里來客人,你都不用招待嗎”

    “你女兒在招待。”林辛言仰頭看著他,他越是不讓自己看,林辛言就越想看,“我怎么發現你心虛呢”

    宗景灝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我有什么好心虛的”

    “既然不心虛就讓開點。”林辛言伸手撥開他,水池里面泡著她今天在商場買的內衣。

    宗景灝“”

    空氣靜止了幾秒。

    忽地林辛言笑出聲音。

    宗景灝正經臉,“你笑什么”

    林辛言靠著門框,扶著肚子繼續笑。

    哎呀,這個男人太可愛了。

    宗景灝,“”

    “出去”他板著臉。

    林辛言收斂起笑容,卻還是忍不住,說話都是笑腔,“我不笑了。”

    宗景灝懶得理她,轉身繼續洗。

    他手里拿著的女性內衣明明是很曖昧的表現,可是此刻一點旖旎的氣氛都沒有,林辛言只是沒有想到他會給自己洗內衣。

    有股暖流竄進心底。

    她從后面圈住他勁瘦的腰際,額頭抵著他寬厚的背,宗景灝的身體微微僵了一下,很快就恢復自然,回頭看了她一眼,“明天穿給我看嗎”

    林辛言圈緊他的腰身,嗯了一聲。

    這個答案宗景灝很滿意。

    他的勞動沒有白費。

    “老公。”林辛言撒嬌的叫他。

    宗景灝洗衣服的手一頓,問道,“你叫我什么”

    他剛剛是不是出現幻聽了

    林辛言沒在說話而是隔著薄薄的布料,將嘴唇貼在了他的背上,柔軟的觸覺從背后傳來,他喉嚨發緊,繃著神經今天她怎么了

    忽然好熱情

    林辛言低聲,“你玩社交軟件嗎”

    宗景灝

    什么意思

    “嗯”

    “就是現在常見的那些社交軟件比如微信呀陌陌微博之類的這些。”說話時她的手在他的腰上不停的蹭著。

    他低頭看著她的手,卻從她ddgyf的話里嗅到了一絲不尋常,好好的怎么問的問題這么奇怪

    這是又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眉頭緊皺,生怕又有人從中使壞,破壞這僅有的一點安靜時光。

    “微信你不是有我的嗎,我不發動態,至于那個陌陌是什么微博有官方,個人沒有,怎么了嗎”

    他轉過身因為手上有水所以沒沾她,小心翼翼地說,“那個,我保證,我絕對不會在外面亂來的,發生了什么事情你直說好嗎,這樣我心里發毛。”

    總覺得她的話都是在試探。

    讓他很不安。

    林辛言望著他小心謹慎的樣子知道他誤會了,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笑問,“你這些害怕干什么”

    “我不是怕你誤會我”

    他的話還未全部說完,林辛言忽然踮起腳尖吻了一下他的唇瓣,認真的看著他,“我從來都沒有懷疑過你。”

    就算是顧北使壞給她送那些逼真的照片,她都沒有相信過。

    除非她親眼所見親耳聽到。

    不然別人說什么她都不會信的。

    在她看來感情就是要相互信任,相互坦白。

    如果不信任,當初也不會選擇和他在一起。

    他總是在給她驚喜,溫柔的樣子也很迷人。

    “你知道你剛剛的樣子,讓我有多喜歡嗎”他的每一句話每一個表情,都那么的深入人心。

    “所以你要獎勵我嗎”他用手臂夾著她的腰,手沒有沾她。

    林辛言淺笑,“你要什么獎勵”

    “我說什么你都答應嗎”他的眼底劃過一道狡黠的光,如流星一般迅速淹沒在眼底。

    林辛言完全沒有發現,歪著腦袋想了想了,“行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都一定答應你。”

    宗景灝得逞的悶笑,目光從她的臉上慢慢往下移,最后定格在她的胸口,“我要的,你一定能做到。”

    林辛言這才察覺他發熱的目光,不由得提醒道,“等會兒就吃晚飯了,不要鬧,家里還有客人。”

    “于媽不會這么快就做好飯的,樓上他們不會隨便上來。”他解釋著。

    “那也不行”

    “你已經答應我了。”

    林辛言,“”

    她怎么感覺自己上當了呢

    宗景灝的手有些涼,興許是泡了水的關系,夏天的衣服布料很薄,隔著布料從她的后背覆上來,還是能感覺到涼意,不由的毛孔豎立激起雞皮疙瘩,她輕輕地推搡,“晚上。”

    宗景灝啞著嗓子,“等不了。”

    他拿著林辛言的手往身下按,堅硬滾燙,林辛言的大腦一片空開,臉頰發熱,變得口干舌燥。

    似乎拒絕的話再也說不出來。

    他將林辛言抱站在鏡子前,他從身后摟住她,兩人同時看著鏡子里的對方,都難掩對彼此的渴望。

    林辛言穿著裙子,很容易就掀上來,他結實的胸膛從后面服上來,緊緊地貼著她。

    他闖入的那一刻,林辛言眉頭微皺悶哼了一聲。

    她現在懷著孕,宗景灝并不敢用力動作十分克制。

    但即使這樣,還是折騰了好會兒,后來林辛言站不住,雙手扣著水池邊弓著身體,防止肚子碰到水池邊沿,前方的鏡子被呵氣徹底模糊,只能看到一雙不清晰的影子在動。

    結束后她是靠宗景灝抱著才走出浴室,她渾身沒勁雙腿打軟。

    宗景灝將她放到床上,拉過被子蓋在住她衣衫不整的身體,聲音帶著酣戰后的嘶啞,“你睡一會兒,晚點再吃飯。”

    林辛言半瞇著眼睛,一動也不想都動,躺在床上昏昏欲睡,但是還是無法安心就這么睡了有氣無力的說,“今天家里有客人,我不下去不太合適。”

    宗景灝拂開她擋在眉眼凌亂的發絲,指尖觸碰到她的額頭,有些細碎的汗,他俯身親吻她的眼睛,林辛言本能的閉上,他低聲道,“不要想了,聽話一點行嗎”

    林辛言輕嗯了一聲,伸手拉住他的手交代道,“別忘了叫醒我。”

    宗景灝說“好。”讓她安心的入睡。

    看著她睡著宗景灝才起身,他將浴室收拾干凈,時間也差不多了,他輕輕地關上房門走下樓,于媽走到樓梯口正想上來叫他們,看到他下來說道,“晚飯都準備好了,現在吃飯嗎”

    宗景灝嗯了一聲。

    “太太呢”于媽沒有看見林辛言問道。

    “她睡覺了,等晚些再吃。”宗景灝表情很淡,說話時的語氣也很平靜,于媽沒心思多想,畢竟現在林辛言懷著孕,覺得嗜睡也正常,今天在外面跑了一天肯定累了。

    “那我現在就去準備。”于媽轉山去廚房端菜,宗景灝敲女兒房間的門,并沒有人會回應。

    他又敲了兩下,“小蕊”

    “爸爸你不要進來。”宗言曦的聲音明顯很慌亂。

    宗景灝皺眉,“小蕊,你在房間里干什么呢”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