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6章,她只是累了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6章,她只是累了

    “反正你不要進來。”隨著她說話的聲音,有東西摔到地上,咣當一聲,宗景灝擔心女兒立刻推開門,就看見一個粉色的兒童玩家家化妝盒掉在地上,里面的東西撒的滿地都是。

    周純純慌亂的站在一旁低著頭,宗言曦則是站在那片狼藉中摳著手指,小聲解釋著,“那個爸爸我們只是在玩化妝游戲。”

    宗景灝看著女兒臉上被涂的紅紅綠綠跟鬼畫符似的,無語的扶額。

    “爸爸”宗言曦不覺得自己做錯了,就是莫名怕爸爸生氣。

    宗景灝吸了一口氣,盡量語氣平和“去洗干凈吃飯了。”

    說完他轉身看見于媽在擺放餐具,想到秦雅也在家里,還有兩個孩子,林辛言又懷著孕,于媽一個人明顯忙不過來,他掏出手機給關勁打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

    他走到窗邊,握著電話說道,“你明天去找個靠譜的傭人來別墅,工資不是問題,背景一定要查清楚。”

    “好的我知道了,只是一天的時間有點短。”關勁擔心一下找不到那么合適的。

    “兩天。”說完他掛了電話。

    ap 那邊關勁早已經習慣了,準備干完手頭上的活就去找保姆。

    “爸爸媽咪呢”宗言晨走過來,廚房客廳都沒有看到林辛言。

    宗景灝將手機裝進口袋,說道,“在樓上。”

    “我去叫她吃飯。”說著他就要往樓上跑,宗景灝伸手勾住他的一領,“不許去叫。”

    宗言晨不明所以回頭看著他,“你和媽咪吵架了”

    不然怎么不讓她下來吃飯

    “你們才好幾天啊”是不是要他操心死,不對,今天他們不是還到商場秀恩愛呢嗎

    宗景灝蹙眉,“你就不能盼著你爸媽點好”

    宗言晨撅了噘嘴,問道,“是不是因為網上的事情”

    “網上什么事情”很快宗景灝聯想到林辛言今天問的事情,他掏出手機正想查看,宗言晨給他遞了過來,“看吧。”

    宗景灝就著兒子的手滑動屏幕,很快各種平亂映入眼簾。

    這女人從哪里冒出來的

    有人回復現在很多女星不都喜歡嫁富豪嗎說不定是個十八線的女明星呢。

    回復我才也是,哈哈,就是網上完全找不到這個女人的ifai信息誒

    可我覺得他們很般配啊。

    下面太多,他隨便看了兩眼差不多知道怎么回事了。

    只是這些人都是怎么知道他的

    是他出席過不少公開場合,可是并沒有在微博開個人賬號,怎么會有這么高的人氣

    看看評論和點贊,都趕上一線明星的流量了。

    怎么回事

    “你看好看沒有”宗言晨的手舉酸了,將平板扔到了一旁揉揉手腕,“你自己拿著看吧。”

    ap宗景灝沒做理會,摸了摸兒子的腦袋,“洗手吃飯去。”

    “爸爸。”宗言曦洗好臉和周純純走過來。

    周純純感覺到不好意思,解釋了一句,“小蕊非讓我給她畫。”

    宗景灝對白胤寧不滿但是也沒遷怒周純純,畢竟人品不行的是白胤寧,他淡淡的道,“去吃飯吧。”

    “謝謝爸爸。”宗言曦立刻眉開眼笑,拉著周純純的手,“純純阿姨快點。”

    “大白。”周純純提醒宗言曦,“還沒喂大白的呢。”

    “對了哦,我去給他倒狗食去。”大白似乎知道要給自己吃了,搖著尾巴跟在他們身后,宗言曦從柜子里拿出狗食,在周純純的幫助下把狗食倒進狗盆里。

    然后又去洗了手才在飯桌前坐下來,于媽都已經將菜全部端上桌。

    宗景灝走進廚房,于媽正在將留下來的飯菜放在托盤上,準備端給秦雅,看到他進來問,“需要什么嗎”

    “給她留吃的沒有”宗景灝問,怕林辛言醒來沒吃的。

    “鍋里有我下午煲的有玉米排骨湯,等她醒了,我給她用湯下點小餛飩,還可以吃點瘦肉和玉米。”

    宗景灝點頭,說道,“這兩天都會有新的傭人過來。”

    于媽笑,“希望一直這么下去,前段時間太冷清了,這次太太不會走了吧”

    宗景灝說不會,轉身走出了廚房,于媽端著飯菜去給秦雅送屋里面。

    飯桌上周純純還沒動筷子,雖然她已經餓了,因為桌上只有兩個孩子,她是客人不能先動筷子。

    宗言曦給她往餐盤里夾菜,“純純阿姨你吃呀,于奶奶的手藝可好了。”

    宗景灝拿起筷子,看了她一眼說道吃吧,周純純這才拿起筷子。

    吃過飯之后宗言曦拉著周純純回屋還想和她玩,結果周純純的手機響了,是白胤寧打來的,說是來接她回去。

    “下次我再陪你玩。”周純純說,她也很喜歡這個小女孩,還有大白很可愛。

    宗言曦再家里憋的悶,有些不舍得她走,她都不會覺得自己幼稚,愿意陪自己玩,拉著周純純的手,“純純阿姨,下次你還來我家嗎”

    周純純說,“有機會回來的。”

    “我送你吧。”宗言曦和周純純玩了一會兒把他當朋友了。

    宗景灝很不想看見白胤寧,但是不能讓女兒一個人出去只能跟著。

    周純純牽著宗言曦走出別墅。

    白胤寧已經從車上下來,在大門口等著,大門和圍墻上都有燈,此刻都亮著,光線很足這一片像是白日里一樣亮。

    看到他們出來白胤寧笑著說,“謝謝宗總。”

    宗景灝都沒有理會他朝著女兒伸手,“我們該回去了。”

    白胤寧不死心,繼續說,“是怕我和她說話嗎故意不讓她出來”

    “姐姐應該是不舒服吧,晚飯都沒有吃。”

    宗景灝還沒有說話呢,周純純就接過了白胤寧的話茬,她松開了宗言曦的手走到白胤寧跟前。

    一聽林辛言不舒服白胤寧皺起了眉,問道,“她怎么了”

    周純純扶住他的輪椅搖頭,“我也知道。”

    宗景灝牽著女兒往別墅內走,她回頭給周純純擺手,“純純阿姨再見,下次有空來找我玩。”

    周純純也朝她擺手說好。

    看著宗景灝的背影白胤寧擔心林辛言,問了一句,“她哪里不舒服”

    宗景灝的腳步一頓,過了幾秒他轉過身,“誰告訴你她不舒服的”

    “那怎么不吃晚飯。”白胤寧仰頭看了一眼周純純,很快又收回視線。

    宗景灝輕笑了一聲,“她只是累了,要我告訴你她為什么累的嗎”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