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8章,弄巧成拙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8章,弄巧成拙

    周夫人眼前一亮,想來也是了白胤寧不是b市人,把那個人藏到白城去,這事不就解決了嗎

    顧北想要把那個人藏在家里,就是覺得她家安全,弄到白城去比在她家還安全。

    周夫人覺得白胤寧簡直幫了她的大忙,“胤寧啊”

    周夫人正要和白胤寧說的時候,周淮厚沉聲打斷妻子,“糊涂”

    不是生氣周夫人要告訴白胤寧顧北的事情,而是生氣她不考慮后果,他嚴肅的看著妻子,“你弟弟是個什么人你最清楚,新聞你沒看嗎很明顯那個人不是什么好人,你把他弄給胤寧是想讓胤寧沾上這些亂七八糟的臟事兒嗎”

    周夫人確實沒想這么多,剛剛只想快點解決事情,現在被丈夫一提醒仔細想想,好像是不能把人給白胤寧,那個人在寺廟的里的事情弄得沸沸揚揚。

    顧北自己都藏不住,這事肯定不簡單。

    她就一個女兒,絕對不能給女兒女婿添麻煩。

    白胤寧剛到b市,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所以問道,“我也不是外人,有什么事情你們告訴我,我也好幫你們出出主意。”

    周淮厚嘆了一口氣,語重心長的對白胤寧說,“你剛到b市不太清楚b市里的情況,這里不是白城,人物多,水深的很,不告訴你只是不想你卷入那些沒有必要的渾水里。”

    白胤寧知道周淮厚是對自己好,但也是真心想要替他們分擔。

    “我既然成為你了您的女婿我就把自己當成了半個周家人,如今爸媽遇到為難的事情,身為純純的丈夫,我怎么能袖手旁觀即便我幫不上忙,也請爸媽能告訴我,不要把我當外人,把我想的弱不禁風。”

    周淮厚嘆了一口氣,“你怎么那么執拗”

    白胤寧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他再隱瞞好像不大合適,便讓他看新聞。

    白胤寧掏出手機按照周淮厚的話開始查找新聞,很快關于在寺廟的新聞就彈了出來,多不勝數,佛門清凈之地竟然出現這么個赤條條的男人,還渾身是傷,一看就是里面有事情。

    “你媽的弟弟顧北,就是想要將這么一個臟東西放到我們家里來,虧他想得出來。”周淮厚冷聲。

    白胤寧低著頭繼續瀏覽新聞,不經意卻看到宗景灝和林辛言逛商場的話題。

    他猶豫了一下,劃過去沒有去看,繼續看關于寺廟的新聞。

    “一天到晚就知道惹事,這次又和宗景灝杠上了,不然也不會想著把人藏到這里來,外面他藏不住。”周淮厚不愛管顧北那些破事,但是關于顧北的事情弄得滿城風雨,他就是不想知道也傳到耳朵里了。

    白胤寧抬起頭看著周淮厚問道,“這和宗景灝有什么關系”

    “具體我也不清楚,只是聽到一些關于這件事情的傳聞,好像是顧北抓了宗景灝的人,就是關在寺廟里的,就出現了你看到的那一幕,哼,他不肯把人交出來,外面又藏不住,這不,想nztgp到把人藏到我們家里來,真不是個玩意兒,他爸老來得子也不能這么慣著,慣子如殺子,顧北就這么橫,早晚得出事”

    白胤寧聽完周淮厚的話陷入沉思,顧北抓了宗景灝的人,抓了誰林辛言嗎

    在廟里的男人赤條條很明顯是沒干好事,想到有可能抓的是林辛言,他的眸子暗了暗,“爸,這個顧北畢竟是我媽的弟弟,如果我們就這么拒絕了,肯定會得罪他的。”

    周淮厚不以為意,“這種人早晚得罪,早也是得罪,晚也是得罪,不如早得罪,落得清靜。”

    周夫人了解丈夫的脾氣,如果他執意不管,自己說什么也沒有用,不由得嘆了一口氣,以后陪她過日子的是丈夫,弟弟只有血緣,要論感情還是和丈夫深。

    “胤寧啊時間也不早了,你去休息吧,這事我聽你爸的不管了,他怨我就怨我,反正這些年也沒怎么走動,他也沒把我這個姐姐放在眼里。”

    白胤寧還是想要爭取一下,不是為了宗景灝而是為了林辛言。

    “爸,媽,我知道你們不想和顧北那樣的人有牽扯,可是畢竟沾親帶故,若是袖手旁邊,反而落了人家話柄,反正我和純純就快回白城了,讓他把人給我,我帶到白城隨便找個地方把人安置了,也不會有人發現,也堵了顧北的嘴。”

    周淮厚不語,還是不想讓白胤寧沾手這件事情,可是明顯白胤寧都是在為他們著想,這一點他很欣慰。

    周夫人此刻更加愧疚之前對白胤寧的不信任了,遇到難事的時候他話里話為都是在為他們著想,這份心真的是很難得。

    如果周夫人知道白胤寧真實的想法,恐怕會后悔把女兒嫁給他吧

    “淮厚啊,不如按照胤寧說的,答應顧北吧,把人弄到白城又不是在我們家里,這樣也不至于灰了顧北的面子,說到底他是我弟弟,不管怎么樣幫他這一次”周夫人小心翼翼的看著丈夫。

    如果丈夫不同意,她也沒有辦法。

    周淮厚還是沒松口,“胤寧啊,你不知道這個顧北干的都是些什么勾當,我不想牽扯到你,誠如你所說,我把你當親人看,將來你是要和純純過一輩的人,我不想你和顧北有一丁點的關系,明白嗎”

    “我知道,我們是一家人。”白胤寧也表明了自己的心意。

    見白胤寧這么誠懇,周淮厚沉默了兩秒,“你有把握不牽扯到你自己嗎”

    白胤寧肯定的說,“當然,我有把我。”

    周淮厚不愛管這事,他看了一眼妻子,“你給顧北打電話吧,還有,這是最后一次,趁著這個機會和他說清楚,以后不要來往了,我看他就煩,你爸不管還助紂為虐,這是愛他嗎是害他。”

    “我知道。”周夫人拍了拍丈夫的背,“你先睡,我打個電話。”

    周夫人看著丈夫回到房間才拿起電話,她看向白胤寧,“要不你先休息,明天我再告訴你。”

    “我不困,我等你打完電話。”白胤寧說。

    周夫人只好先撥通顧北的電話,很快顧北的聲音傳來,“怎么樣和我姐夫說了嗎”

    “放在我家里肯定不行,不過,我有個地方可以給你藏人,不會讓人找到。”

    顧北猶豫,“什么地方”

    在b市還能有什么安全不被人發現的地方

    ,ntentnu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