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79章,可以換個方式證明嗎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79章,可以換個方式證明嗎

    顧北語氣不太好,“b市若是有能藏住人的地方,我還找你”

    周夫人不是在顧家長大的,顧北又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從小就被父母捧著,對上面的姐姐,除了在家里養大的大姐和他感情好些,剩下的基本沒什么感情。

    說話也不懂得尊重,覺得人家幫他是必須的。

    周夫人聽著顧北說話的語氣也不好聽,心里很不舒服,提醒道,“我是你姐姐。”

    “我知道,不然我也不會找你啊。”顧北理所當然。

    周夫人閉了閉眼心里嘆息,顧北這是完全沒有理解她的意思。

    在他的眼里親人只是用來利用的,根本沒有親情可言,也不懂得尊重。

    “人不是放在b市是放在白城,你如果愿意那明天就見面商量,不愿意這事就算了,家里我肯定是不能讓你藏人的。”

    周夫人表明的態度。

    這個弟弟實在是讓她喜歡不起來。

    也不想有來往,若不是念著一母同胞,她真的不想管他的事情。

    顧北想要發火,可是現在他走投無路了,不然也不會想到要把人藏在姐姐的家里。

    沈培川的人24小時監視著他,他完全沒有了自由,這樣下去老四的行蹤早晚得暴露。

    現在他完全沒有選擇,只能答應。

    “可以是可以,只是白城在什么地方真的安全嗎”顧北還有顧慮,他怎么沒聽說過白城這個地方

    周夫人,“”

    “白城是個小地方,既然我推薦給你就絕對的安全,你不信我也沒有辦法。”說著周夫人就要掛斷電話。

    顧北忙說,“行,明天我讓人把老四送到你那里去嗎”

    周夫人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將電話拿離耳邊用手捂住話筒,看向白胤寧問道,“他說明天把人送來,你看行嗎”

    白胤寧點頭表示可以,“我會安排人開車過來,從這里把人接走。”

    “那行,我和他說讓他把人送來。”周夫人將電話重新放到耳邊,對顧北說道,“那你明天把人送來吧。”

    “好。”說完那邊掛了電話。

    周夫人看著被掛斷的手機,眉頭微皺連句客套的謝謝都沒有說,直接就掛了電話,不說讓他對這個姐姐多尊敬了,連起碼的禮貌都沒有。

    apnbsdnsahp“媽既然不喜歡,這次事情過后和他說清楚吧,以后不要來往了。”白胤寧瞧出周夫人對這個所謂的弟弟有很多不滿。

    “我會的,趕快去休息吧時間不早了。”周夫人說道。

    白胤寧嗯了一聲滾動輪椅朝著房間走去。

    別墅。

    林辛言睡的沉宗景灝沒叫她,后來是餓醒的,醒來時發現都已經十二點了,她翻了個身揉了揉眼睛問,“怎么不叫醒我”

    宗景灝抱著她,“我看你睡的沉沒舍得叫醒你。”

    林辛言,“”

    “這么晚了還有吃的嗎”她怨念地掀開被子下床,身上還是白天穿的裙子,之前在浴室里被宗景灝扯的衣衫不整,領口都掉到胳膊上了,胸口有他親吻留下的紅印子。

    她扯了扯衣服將胸口遮住,身下特別不舒服,完事后她沒洗就睡了,那種濕粘感還有殘留,她從柜子里拿了干凈的內衣和睡衣去浴室洗guihuachang澡。

    林辛言放了一大池子的熱水,洗了池浴,泡過之后才有精神,洗好澡差不多半個小時以后了,她吹干頭發穿上衣服走出來,床上已經沒有人,她走到陽臺也沒有看到宗景灝,便下了樓。

    這個時間大家全睡覺了,整棟別墅都靜悄悄的,樓下的客廳里也沒有人,只有廚房里的燈還亮著。

    她輕步走過去,看見宗景灝腰間圍著圍裙正在下餛飩,她倚靠在門旁看著他低聲問,“會做嗎”

    宗景灝回頭看她一眼,“小看我”

    林辛言笑,走進來從后面摟住他的腰,問道,“什么時候學會做飯的”

    “于媽說把排骨湯燒開,把餛飩下進來就行。”晚上大家都吃完飯了,他沒有叫醒林辛言就問于媽餛飩要怎么做,想著等林辛言醒來餓了,他就能做給她吃了。

    餛飩于媽之前包好的,排骨湯也是燉好的,一直溫著,打開火燒開把餛飩下進來就可以很簡單。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餓了的關系,林辛言都聞到肉香味了。

    她側著腦袋往鍋里瞅,問,“什么時候能好”

    “餓了”

    林辛言誠實的點頭,“嗯。”

    宗景灝轉身親吻她的額頭,“到外面等著,馬上就好。”

    林辛言放開他,離開了廚房到餐廳拉開一把椅子坐下,等著吃。

    很快宗景灝將下好的餛飩盛到一個大碗里端到她的跟前,排骨湯于媽調過味的,下餛飩就什么都不用放了,里面有玉米排骨還有餛飩,還有好多的湯,滿滿一大碗。

    宗景灝給她拿了一個小碗筷子和勺子,“舀到小碗里吃,太燙了。”

    林辛言點頭舀了排骨和餛飩放在小碗里冷涼,于媽做菜的手藝沒得挑,餛飩用蝦肉泥包的,入口嫩滑咬開鮮香,排骨本來是晚上就可以吃的,溫到了夜里肉很爛了,沒了勁道不過肉香很足。

    宗景灝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一直手臂搭在她身后的椅背上看著她,一大碗沒要多久就吃掉了半碗,“你也挺能吃的,怎么不胖”

    林辛言沒抬頭,問道,“你喜歡胖的嗎”

    宗景灝伸手捏捏她的胳膊,“麻秸棍似的太細了,我想把你養胖點兒。”

    林辛言笑,“我這身高吃到兩百斤行嗎”

    宗景灝,“”

    diannao

    沒聽到宗景灝的聲音,林辛言抬頭,“怎么,嫌棄了”

    宗景灝托著下巴,認真地說,“你想長到兩百斤,我得買激素給你吃”

    林辛言,“”

    的確她很難吃胖,和體質有很大的關系。

    宗景灝的手滑到她的腰間,隔著布料在她的腰間的肉上磨蹭,“你成什么樣我都不嫌棄。”

    “我不信。”林辛言將舀到小碗里的湯喝完,放下了筷子和勺子。

    宗景灝靠過來,“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要不立個字據”

    林辛言扯開點身子,喝了熱湯渾身都想冒汗,宗景灝離得太近讓她覺得更加熱了,湯太多實在是喝不下去,她將大碗里剩下的湯推到宗景灝的跟前,“你喝了吧,我吃過的也不能剩下了,倒了又可惜。”

    宗景灝很排斥,夜里他不吃這么油膩的東西。

    林辛言努了努嘴,“你不是要證明嘛,把大碗里的湯喝完你就算證明了,不用立字據那么麻煩,我還是很信任你的。”

    宗景灝,“”

    他實在喝不下去,“可以換個方式證明嗎”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