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581章,我叫蘇慫包_蝕骨前妻太難追 - 小說涯

章節目錄 第581章,我叫蘇慫包

    周純純站在門口,林辛言明顯愣了一下,沒有想到大清早的周純純會來這里。

    “姐姐你好。”周純純和她打招呼。

    林辛言微笑著回應,“有什么事情嗎這么早過來。”

    ap 周純純誠實的點了點頭,“胤寧給你打電話但是沒有打通,我只能跑來一趟了。”

    林辛言想到早上的電話,心中了然,她側開身子讓周純純進來,“先進來再說吧。”

    周純純搖頭,“不了,我還是說事情吧。”她指著門外停著的一輛黑色的車子,玻璃上貼了超黑膜,完全看不到里面,顧北四點多的時候就讓人把老四送到了周家了,白胤寧在昨晚也做了安排,讓高原準備了一輛車子,用來運送老四。

    接到人之后,他并沒有把人立刻送去白城,而是給林辛言打電話,結果林辛言沒有接,便讓周純純過來一趟。

    這是他見林辛言的機會,但是和周純純說過話之后,他想努力克制住想要見她的念頭。

    “那里面有個人,胤寧讓我交給你。”周純純說。

    林辛言一度覺得自己聽錯了,“車里有人”

    周純純肯定的回答,“是的,里面有人胤寧說對你肯定有用。”

    林辛言似乎猜到一點說道,“帶我去看看。”

    周純純回答道,“好。”然后帶著林辛言朝路邊停著的車子走去,高原在車里看到她們走過來,下了車子。

    “把人給姐姐看看。”周純純對高原說。

    高原會意打開了后車座,老四身上穿著病服昏迷在后車座。

    白胤寧接到老四以后給他打了一針麻醉劑,所以老四現在還處于昏迷的狀態。

    看到老四的臉林辛言立刻認出了他,關于寺廟的新聞老四的臉并未打馬賽克,想到這個人可能欺辱了秦雅,林辛言就渾身發抖,狠不得立刻扇他幾巴掌,但是她知道,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宗景灝一直在找他的下落,竟然會在白胤寧手里,她想要問問老四怎么會被白胤寧抓到,問了一句,“白胤寧呢”

    “胤寧說你肯定不想見到他,就不出現在你面前讓你討厭了,所以沒來。”周純純說。

    這話是白胤寧讓周純純這么說的。

    林辛言只當白胤寧想明白了,覺得這樣也好,希望他能好好對待周純純,“替我和他說一聲謝謝。”

    周純純說,“不用客氣,胤寧說這些都是他自愿做的。”

    林辛言沒接這個話茬,就當沒聽懂,“你們給我一點時間,我先進去一下。”

    這個人肯定不能弄到家里來,得告訴宗景灝讓他做安排。

    周純純說行。

    別墅里宗景灝穿戴整齊從樓上下來,沒有看到林辛言問于媽,“她人呢”

    “剛剛有人按門鈴,門口沒有人嗎”于媽說。

    宗景灝正要出去,正好林辛言這個時候走了進來。

    “白胤寧送來了一個人。”看到他林辛言立刻說,“現在就在外面。”

    宗景灝邁步走過來,“你在屋里別出去,我去處理。”

    林辛言點頭。

    宗景灝出來在高原的引領下,看到了昏迷的老四,他給沈培川去了一通電話,讓他派人過來把老四弄走。

    蘇湛這兩天都和沈培川在一起找老四的下落呢,一心想要抓住欺負秦雅的人,知道抓住了老四,跟著沈培川一塊來了別墅。

    防止老四醒來意圖逃跑,沈培川將人綁起來裝進了麻袋,丟到后備箱里,不是沈培川阻攔,蘇湛當場就要把老四弄死,他帶著怒氣坐在車里,等著把老四帶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弄死他。

    宗景灝讓高原給白胤寧帶了一句話,“白總這個人情我領了。”

    不管多不喜歡白胤寧,但是這次他把老四送來這個人情他必須領。

    高原說,“這話我一定帶到。”說完他拉開車門讓周純純上車,“我們走吧。”

    周純純上了車子和高原離開。

    林辛言換掉了身上的睡衣,穿著整齊走出別墅看到高原的車子離開,知道周純純走了。

    “你要和我一塊出去嗎”宗景灝看她換了衣服問道。

    “嗯,我想知道他到底對秦雅做了什么。”林辛言冷聲。

    宗景灝沒有勸說她什么,左右有他陪著呢,“你坐我的車。”

    沈培川和蘇湛開著裝老四的車子走在前面,他開touchedyou另一輛車子跟在后面。

    關老四的地方是沈培川選的,沒有放在郊區而是放在了所里的審訊室。

    現在沈培川是副局比以前有權利,想要做點什么事情不像以前那樣費力。

    而且他有親信,也不怕有人亂說。

    不知道白胤寧給老四注射麻醉的劑量有多大,被人扔到地上都沒有醒來,沈培川讓人弄來一盆冰水潑醒的。

    老四身上還有傷猛地被人暴力潑醒有些懵,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情。

    他四處瞅瞅想要問到白城了沒有,畢竟之前顧北告訴他要把藏到外地一個叫白城的地方,說是怕宗景灝找到他,結果就看到眼前站著的三個男人。

    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他不是上了車子去白城了嗎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你,你們”他嚇得語無倫次。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這是怎么一回事兒,就被蘇湛一腳踹到地上,他捂著踹到的腹部,疼的半天沒有起來,腸子斷了一樣。

    蘇湛一把扯住他的衣領,眼眸赤紅的質問,“你對秦雅做了什么”

    老四望著盯著自己如野獸般的眼神,本能的瑟縮了一下,“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他現在清醒了不少,知道蘇湛指的是誰,但是他不敢承認,很明顯只要他說了oghua就有可能被他們打死,就算不打死也得給弄殘了。

    蘇湛冷笑,“不知道是嗎”

    下一秒他的拳頭就砸在了老四的臉上,吭,老四悶哼了一嘴角溢出了鮮紅的血,驚恐之余他惶恐的問,“你們是怎么找到我的”

    蘇湛現在只想知道他對秦雅都做了些什么,哪里有心情回答他的問題,冷冷地笑了一聲,“少他媽的廢話,我問你,對秦雅做了什么”

    林辛言被安排在另一間房里,里面的顯示屏可以監視到這屋里發生的一切。

    宗景灝和沈培川成了旁觀者。

    “我什么都沒做。”老四依舊死不承認,蘇湛被惹惱了,明明把衣服都脫光了,秦雅也是衣衫不整,他竟然說什么都沒做

    “沒關系,不管你做了什么,今天落到我手里,我都不會讓你活著出去。”怒極蘇湛反而平靜了,他居高臨下的看著老四,單手解開西服的扣子脫了外套扔在地上。

    老四害怕了,不斷的往后退,“你,你別過來”

    蘇湛冷哼了一聲,“沒用的玩意兒,敢做不敢當你以為你死不承認我就拿你沒辦法了不弄你以后我不叫蘇湛,我叫蘇慫包。”

    老四求救的去看宗景灝和沈培川,“你們快點攔住他,打死我他也是犯法的。”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今日比特币价格行情 比特币价格走势图